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企大潰敗:中國外儲踩踏開始上演

2015/7/28 — 20:41

2015年7月,三星關閉在中國的大部分組裝生產線,將生產轉到越南。事實上,從2013年,三星就開始在越南大規模投資,到2015年初,三星對越南的規劃投資已達到110億美元。隨著越南新工廠建設和運營,三星快速將產能轉向越南,而三星的眾多配套供應商也追隨三星遷到越南。

單純從用工角度考量,越南並不是組裝工廠的好選擇。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報告,越南的生產效率為馬來西亞的1/5,新加坡的1/15,越南青年不喜歡工廠的長時間單調勞動,很多人離開家鄉到工廠工作難以適應,寧願回歸原有生活。在越南開辦工廠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企業主普遍認為,越南工人存在懶散、缺乏質量意識、難以管理等問題。

廣告

然而依然有大量工廠陸續從中國遷往越南。這類似於中國大陸早期吸引外資的模式,最初是服裝鞋帽等低級加工廠遷往越南,利用越南的低人工成本優勢,例如耐克、阿迪等,隨後一些電子產品生產線也從中國遷往越南。無論如何,越南正在迎接大規模的外資投資。

越南工廠的擴張反映出中國的組裝加工正快速消失。過去幾年,由於人民幣堅挺、工人的僱傭綜合成本快速提高以及其他成本持續增加,中國的組裝加工成本越來越高,中國的外資組裝加工企業陸續向其他國家和地區遷移。對於質量和技術要求較高的產品,美日歐等外資企業把組裝工廠遷回本土,對需要一定質量和技術要求的產品,工廠大規模從中國向墨西哥等國遷移。在相對低端的產品上,東南亞和印度等國爭搶原屬中國的訂單,即使社會主義國家越南勞動生產率較低,也仍然承接了相當一部分訂單。從不同層級的轉移可以看出,中國的生產加工已全方位失去競爭力。隨著外資工廠加速從中國撤離,外企在中國的組裝生產加速消失。

廣告

在中國國內市場,外企也面臨營收加速下滑的局面。中國成為世界加工廠後,外資企業積極開拓中國市場,從中國市場獲利,享受中國市場的高速成長碩果。外資企業佔據中國市場的中高端份額,享受市場中的主要利潤份額。隨著中國鐵公基和房地產規模越來越大,供應大型產品和設備等高附加值的外資企業發展更加迅猛,尤其4萬億後,中國人財大氣粗,急劇增加對於外資產品的消費。隨著房地產進一步擴張以及中國消費文化的改變,中國人大量購買汽車。不過,過度的鐵公基建設意味著政府的負債,而房地產價格超美趕日的背後,是大多數民眾的負債。當政府和民眾的不堪債務重負,不得不消減開支,消費能力大幅下降,外企開始受影響。

進入2015年,外企逐步陷入困境。外企作為中國最具有政治優勢、技術優勢、管理優勢和市場品牌優勢的企業群體,具有相當強的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當中國本土企業在2014年陷入嚴重困境時,外企仍有一定收益,但是中國市場整體快速萎縮,外企也無法保持增長。

2015年春節後,中國大陸房地產大面積停工,地方政府實質破產。與鐵公基和房地產相關的產品銷售急劇滑坡,相應的外資企業陷入困境。雖然金融和IT等虛擬經濟部分很火爆,成為外資企業銷售的重要支持者,但是大多數中國勞動力陷入減薪、欠薪和失業的窘境,民眾節衣縮食,根本無力消費外資生產的非生活必需品。

中國股災極大加劇外企困境。 2015年之前,中國各地的高利貸爆破,消滅大量民眾積蓄,極大削弱外企的目標市場。 2015年後,中國股市暴漲,吸引上億家庭參與。私營企業主、城市中高收入人群以及所有具一定積蓄的人,都將資金投到股市,很多人還通過融資槓桿炒股。人們參與炒股時急劇減少非必需品消費,相當一部分外企銷售陷入困境。不過,由於股市上漲的財富效應,其中一些人購買汽車或者其他消費,外企的困境暫不明顯。 6月下旬開始,股災發生,民眾投資大幅縮水甚至血本無歸。

根據數據統計,有21萬多個50-500萬元的賬戶、近3萬個500萬元以上的賬戶消失,這個數據部分反映出股市對社會民眾的大清洗作用。至此,中國大部分民眾返貧,包括大中城市中有一定消費能力的人群也消失。

2015下半年開始,外企將面臨營收急劇降低的局面,汽車企業將面臨大幅度​​的銷售下降和大規模停產。由於外企的綜合運作成本很高,銷售額大幅下降意味著嚴重虧損。

更致命的問題在中國的外儲。過去二十年,數万億美元的資本通過各個渠道進入中國套利,資本主要分為四類:供出口的組裝加工企業、面對中國市場的企業、進入中國的各類金融資本、借錢給中國的資金。除了借貸資本外,​​其他三類資本在中國獲利和積累都極為豐厚。我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一書中有過估算,資本規模在6-10萬億美元甚至更多。

在中國生產成本高昂、市場急劇萎縮、股市股災和國家控盤的背景下,外資生產加工企業、針對中國市場的外資企業以及進入中國的金融資本都無利可圖,將大規模逃離。撤出過程中,把人民幣利潤換成外匯,而實際上,中國可動用的外儲不超過兩萬億美元,隨著外資加速撤離,中國外儲加速減少。當外資撤離到一定程度,中國外儲消耗一空。

外企大潰敗的進程已經開始,而且很快劃上句號。外資將以三部分收場:第一、外儲枯竭前,先逃離的企業可以換到美元保住收益;第二、外儲耗光後,後逃離的企業換不到美元,手​​中的人民幣成廢紙,積累的投資和利潤轉眼成空;3、借債給中國政府和企業的上萬億美元資金,由於大部分期限較長,都將因為外儲耗光而本利盡失。 “十年中國路,就像一場風花雪月的夢,轉眼變成繁花落盡的一地淒涼。”

留給外企的時間已經不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