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抓捕一週年的暴政判決

2016/8/13 — 14:15

周世鋒,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周世鋒,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正當習近平獨裁集團在北戴河召開秘密會議,討論今年10月六中全會如何擬定下屆中共中央委員會候選名單、如何擺脫中央政治局常委框架而樹立總統帝制、如何避談2022年後接班問題、如何為2017年十九大稱霸中國做好準備,習近平一直不忘為自己掘墓,繼續標籤和打壓「新黑五類」,亦即維權律師、地下宗教(實際上是家庭教會)、異見人士(實際上可以是任何人)、網絡領袖、弱勢群體。

在2015年「709大抓捕」一週年後,他的獨裁集團終於把一眾維權律師、家庭教會人士、異見人士逐一判刑,誣陷他們勾結外國勢力,試圖令他們身心俱疲,脅迫撒謊,抹黑形象,剝奪鬥志,分化彼此。這是一場延續毛魔文革套路的赤色風暴,為了獨夫一人存活,不惜剷除異見,泯滅公民自由。暴政至此,死路一條。

一、翟岩民

廣告

8月2月,中國維權人士翟岩民被控「顛覆國家政權」一案,被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入獄3年,緩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控方指控翟岩民與維權人士胡石根,以及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周世鋒、李和平等人「密謀策劃顛覆國家政權,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多次在網上發表「顛覆國家政權」言論,加入地下教會「指揮」上訪民眾滋事,利用輿論「挑起」不明真相人士仇視政府,全被指為「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簡直子虛烏有。事實上,翟岩民早在去年「709大抓捕」前數週已經被捕,然後被迫在央視鏡頭前「承認」收受律師金錢,組織訪民鬧事。這次當然也是無可奈何地承認指控。

翟岩民的「罪狀」是:「把事情炒起來以後,律師、『公民』、訪民在網上繼續炒作,由律師、『公民』開會對事件進行組織、策劃、預謀,決定具體分工。我負責現場總指揮,對抗現今的法律,抹黑公安機關形象,把事情炒大,引起更多的人圍觀此事,百姓上街,造成官民衝突,讓國際社會介入,推翻共產黨領導,進行顏色革命」。被迫認罪的翟岩民還聲稱要「以自己的深刻教訓警醒世人擦亮眼睛,看清境外敵對勢力的醜惡嘴臉,不要被他們標榜的所謂『民主』、『人權』、『公益』等蒙蔽,走上違法犯罪道路」。文革時期把人鬥垮、鬥臭的語言,如今活現眼前。

廣告

就是這樣,翟岩民受盡至少一年折磨,被迫配合猶如文革批鬥大會般的公開認罪儀式,雖然最後被判緩刑,但我預料其自由未來將會續受限制,遭受嚴密監控,形同變相軟禁。這種情形跟因取保候審而獲釋的王宇律師、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公開認錯」後的遭遇,將會相當類似。無論如何,世人對他們違心之言相當無奈,更對暴政邪惡之毒極度憤慨。

一般中國公民號召維權、圍觀、請願、示威,和平理性非暴力,究竟如何能夠跟協助外國勢力發動顏色革命及顛覆政權,硬生生地綁在一起?一切全屬憑空捏造,不值一駁。按照這種中共特色邏輯,那麼與外國勢力「頭目」奧巴馬把酒言歡的習近平,又該當何罪?外國勢力對待習近平那麼好,習近平又對待外國勢力那麼好,怎能誣指外國勢力被別人勾結來顛覆自己?習近平與被罪犯勾結的外國勢力「頭目」把酒言歡,豈非敵我不分,深度智障,鼓勵外國勢力顛覆自己的獨裁政權?面對慶豐暴政,人人都有揭穿真相的責任。

畢竟,對於翟岩民的判決儀式,誰最緊張?正是共產黨這個導演本身。天津法院門外,逾百公安嚴密佈防,大批便衣監視及拍攝走近法院的人和車,還要派車尾隨記者。翟岩民妻子劉二敏質疑丈夫言論的真實性,並且在得知丈夫案件秘密開審後,趕赴天津,但早已被便衣人員事先強行帶返北京,沒收電腦及手機,軟禁於寓所,導致她無法旁聽。這就是瘋漢習近平的所謂「三個自信」:監視自信、跟蹤自信、軟禁自信。

二、胡石根

8月3日,去年「709大抓捕」中被拘捕的維權人士胡石根,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處有期徒刑7年6個月,剝奪政治權利5年。胡石根接受判決,不擬上訴。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遭受國保嚴密監控,不被允許旁聽。

胡石根的「罪狀」是:在先前被判處危害國家安全罪名刑滿釋放後仍「不思悔改」(在刑罰執行完畢後再犯,屬累犯,從重處罰),自2009年起,以「非法宗教活動」為平台,「網羅」不法律師和職業訪民,「散佈」顛覆國家政權思想,「指派」勾洪國赴境外接受「反華培訓」,並與周世鋒、李和平、翟岩民等人「密謀策劃」顛覆國家政權,「提出」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方法和步驟」,「指使」翟岩民組織職業訪民,實施一系列的犯罪活動。被迫認罪的胡石根還供稱:「我就是想抹黑司法,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我想讓更多的人認同我,引起老百姓對政府不信任。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關注,我就想用這些敏感事件推動我的『和平轉型』理論」。原來,「引起不信任」、「推動和平轉型理論」、「指派境外培訓」,就可以被羅織為「犯罪」,真是個莫名其妙的「鬼國噩夢」。

胡石根現年61歲,基督徒,雅和博教會長老。他曾於1991年與王國齊創辦「中國自由黨」、「中華民主同盟」等組織,被當局視為非法組織。1992年,胡石根計劃在北京、上海多地派發六四傳單而被捕。1994年,胡石根被判「組織和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罪成,判處有期徒刑20年。他在2008年提早獲釋。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胡石根前往教會聚會期間失蹤。近半年後,當局才公佈其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綜觀其生平,益見其堅毅,面對此橫逆,誰人不扼腕?

三、周世鋒

8月4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接續在天津開庭。周律師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5年。周世鋒當庭表示服從判決,認罪悔罪,不擬上訴。庭審時,鋒銳員工黃力群及已判刑的翟岩民均以證人身分被傳喚到庭。當審判長問周世鋒有無問題詢問證人時,周稱「有」,並轉頭對黃力群說:「因為我的行為,讓鋒銳律師所和你受到牽連,對不起。」由此可見,周世鋒扛起了一連串根本不應該由他來扛起的責任,令人心酸。

另一方面,共青團意猶未盡,製作動畫短片,誣指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律師(顯然包括周世鋒在內)都是「死磕派」、「智障」、「耍無賴」,造成中國社會動盪不安、「磕壞中國法治」、「法律界黑社會」。其實,反過來拿這些形容詞來形容無恥的中國共產黨,才是最適合不過。

周世鋒的「罪狀」是:長期受「反華勢力滲透」影響,逐漸「形成」推翻國家現行政治制度的「思想」;自2011年以來,以律師事務所為平台,糾集少數「死磕」(誓死對著幹)律師和非律師,專門選擇熱點案件及事件「炒作」,「多次發表」顛覆國家政權言論,「組織、指使」該所職員吳淦、劉四新等「文武幹將」,在公共場所非法聚集滋事、攻擊國家法律制度、利用輿論「挑起」不明真相的人「仇視」政府等,企圖「顛覆國家政權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去年2月,周世鋒在北京七味燒餐廳參加由胡石根、李和平、翟岩民等15人參與的聚會,更被指是一次「交流、完善顛覆國家政權思想,策劃、實施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聚會」。一場聚會就可以「完善」顛覆國家政權思想,這就是共產黨的中文水平!多次發表言論和討論議題就是「炒作」和「挑起仇恨」,也就等於企圖「顛覆政權」,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水平!

被迫認罪的周世鋒在法庭內作出最後陳述。他表示:「認罪悔罪,認罪伏法,永遠不上訴」,並且聲稱他沒有意識到西方國家對中國「和平演變」這麼嚴重,對自己的行為深深懺悔。周律師說自己感謝鄧小平,因為正是鄧恢復高考,中國實現改革開放,才使他得以發展;又違心地說自己第二個感謝的是習近平主席,因為習近平的「依法治國」策略使中國更加強大。宣判後,全國律協負責人表示,全國律協和廣大律師「堅決支持」周世鋒案判決,廣大律師必須「堅守法律底線」,「模範遵守國家憲法法律」。當然,這些都是不值一駁的鬼話。有脊樑的律師被迫撒謊,沒有脊樑的律師繼續撒謊,共產黨就是利用這兩點徹底摧毀了中國律師僅餘一點的獨立、專業、信用、形象。談民主不行,談維權也不行,最後只會逼出革命,反抗暴政。顛覆政權的始作俑者,正是習近平和共產黨。

周世鋒,現年51歲,河南安陽人,北京大學法學碩士,澳門科技大學法學博士,任職鋒銳律師事務所,以代理維權案件聞名,包括2008年三鹿毒奶粉案,艾未未稅案、維權律師陳光誠案等。周世鋒為了捍衛中國公民權利付出了巨大心血,可惜於去年在「709大抓捕」行動中被捕及被迫「認罪」。從刑期來看,周世鋒可能是從1979年中國恢復律師制度以來,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名判刑最重的執業律師。七年鐵窗,漫漫長夜,令人憤慨。應該向鋒銳員工道歉的,絕非周律師,而是習近平。應該向習近平道謝的,也絕非周律師,而是魔鬼。

四、勾洪國

8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連續第4日審理「709大抓捕」人士案件。維權人士勾洪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刑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他在庭上表示認罪服判,不會上訴。

勾洪國的「罪狀」是:他在2013年與胡石根認識,受其影響下「形成欲推翻國家現行政治制度的思想」,並在2014年由胡石根指派「到境外參加有關顛覆國家政權的培訓」,一度「參與炒作」熱點案件、在公共場所聚集滋事、攻擊國家法律制度等,以「顛覆國家政權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勾洪國現年54歲,河北承德人,基督徒,與家庭教會長老胡石根關係密切,參與維權及社會活動,網名戈平。2014年12月,他關注范木根案,因而親赴蘇州市贈送「維權抗暴英雄」錦旗。就是這樣而已,共產黨已經看不過眼,擺明要整他。一面錦旗,一次培訓,就已經足以「顛覆國家政權」,足見共產黨這個政權可以休矣。

五、總結

在「709大抓捕」事件中,涉案律師、律師助理、家庭教會人士、非政府組織活躍人士超過300人,相當浩繁,堪稱文革後最大規模拘捕法律人的暴烈行動:被捕者被長期非法禁錮在秘密場所;家人被剝奪探訪、旁聽、聘請律師替他們辯護的權利;沒有被捕的人士也受到公安及國保全天候監控,甚至被禁止出境;被捕者在當局威脅下錄影而讀出「認罪聲明」,然後通過媒體曝光,形同文革公審。此外,目前仍然在押的律師與維權人士至少還包括:李和平、王全章、謝燕益等人。李和平之妻更行蹤不明,似被當局帶走。凡此暴行,亟待各界關注。

如果有人讀過法律,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然後還相信習近平所說的「全面依法治國」,他的腦袋或心靈肯定至少擇一有極大問題。請不要再相信習近平有心無力、力有不逮懲治酷吏等卸責之詞。對於整個「大抓捕」行動和判刑,習近平始終都是編劇和導演,策劃和批准了整個暴行。

還記得習近平在今年「黨慶」時發表過講話,聲稱中共「實現了中國從幾千年封建專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偉大飛躍」,「使中華民族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事實上,這種所謂「偉大飛躍」和「蓬勃生機」,只不過是羅織罪狀、逼供撒謊、暴政升級的「瘋狂飛躍」,以及肆意搜括、斂財掠奪、境外洗錢的「貪腐商機」而已。

當今世道,置身中國,愚昧亢奮的民族主義思潮甚囂塵上,黨媒及愚民更加大肆吹噓外國「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論。最近,中國官方網站與微博甚至恬不知恥,刊載名為「想讓中國變成這樣?請從我們的身體上踏過」的宣傳影片,聲稱美國正是疆獨、藏獨、台獨、港獨以及維權律師「顛覆國家政權」的幕後黑手,亦即肆意把包括「709大抓捕」蒙難者在內的所有反抗者和異見者,通通標籤為「顛覆國家政權」的「罪犯」。

然而,我有一個很簡單的邏輯問題:為何共產黨不公開通緝美國總統奧巴馬,反而習近平竟與他閒庭信步?擺明就是以「民族主義」和「顛覆政權」之名,轉移焦點,導人愚昧,哄抬亢奮,然後行「剷除異見」及「撲滅雜音」之實。

只要大家群策群力,破除無知、犬儒、沉默、冷漠的覊絆,勇於發言,敢於抗爭,共產黨必定應聲而倒,死不足惜。其實,共產黨現在已經把開竅的中國人的抗爭標語和口號寫好了:「想讓中國變成共產黨想要的那樣?請從我們的身體上踏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