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記:那燒了主殿和金頂的大火啊…(第二天)

2019/3/7 — 14:47

圖為大昭寺火劫第二天,當局官方網站發佈注明拍攝於 18 日 11 時的照片,正是最受關注的大昭寺主殿覺康以及主供佛釋迦牟尼 12 歲等身像。

圖為大昭寺火劫第二天,當局官方網站發佈注明拍攝於 18 日 11 時的照片,正是最受關注的大昭寺主殿覺康以及主供佛釋迦牟尼 12 歲等身像。

第二天:2018 年 2 月 18 日,藏曆新年初三,星期天

著火當晚難以入睡。到處搜尋訊息。友人發來美國電影《霍比特人》的主題曲《吾見烈焰》(I See Fire)。因對好萊塢大片興趣缺缺,我沒看過這部電影,但這首歌的歌詞卻是感同身受的境遇之摹寫:

「群山之下,迷霧之眼
細心哨衛,吾等靈魂
烈焰濃煙,蔽日之時
庇護吾等,杜林子孫

今日所欣,若為焦土
生死契闊,與汝同焚
望火舌熊熊,吞噬長空
喚吾祖先與汝並肩
望漫山遍野,盡綻紅蓮
……

吾見烈焰,坳中熊熊
吾見烈焰,席捲山林
吾見烈焰,灼魂蝕魄
吾見烈焰,如風飲血
祈望汝等,銘記吾名

袍澤前僕,吾將後繼
屹立石廳,獨當烈焰
喚吾祖先,與汝堅守
望漫山遍野,盡綻紅蓮
望淒然蕭索,蒼穹盡顯
……」

廣告

這天上午有讓人心安的消息傳來。微信圈中轉發一位叫丹多活佛的人稱,主殿的覺沃佛像(佛陀 12 歲等身像)「完好無損」。那麼其他情況如何呢?比如以土木結構的方式始建於七世紀的這座古寺的現狀,比如主殿至金頂之間的二層所包括的多座佛殿的現狀,比如這樣一些具有歷史與藝術價值的文物的現狀:二層至金頂之間的簷下排列成行的 103 個木雕伏獸和人面獅身像,史書記載是贊普松贊干布親率工匠雕刻而成,等等。

廣告

獲知大昭寺已對信眾開放,這還真是神速!朋友傳來正在拉薩旅遊的媒體人楊瀟的微信圈截圖:「早晨 9 點 45 分大昭寺廣場開放。目測金頂無恙。」在一張展示了大昭寺正面照片 — 天色灰暗,一根插著五星紅旗的旗杆立在象徵寺院建築的祥麟法輪之後,大門緊閉,只有三個穿絳紅袈裟的僧人和兩個看似便衣的男子背影 — 的下面,他補充道:

1. 剛剛從大昭寺出來,主殿沒事,等身像沒事。寺內的轉經道沒有開放,不知情況如何。

2. 裡面不允許拍照。有藏人偷偷拍短視頻發到群裡報平安,一個排隊的藏族男人哭得稀裡嘩啦,鼻涕都出來了。

3. PS,我不太清楚大昭寺的內部結構,不知道平日是不是允許上樓。今天只開放了主殿的一層。

4. 此外,「目測金頂無恙」是我在遠處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熟悉附近街區的可以指點下在哪裡可以看到金頂全貌。

5. Update:有人在查附近樓頂是否有人。瑪姬阿米露台有崗哨。

6. 綜合判斷,「金頂無恙」修改為「朝向大昭寺廣場方向的部分金頂目測無恙」。

這可能是來自現場的最早披露,雖然後來證明他的目測結論「主殿沒事,等身像沒事」顯然輕率了,但我正是據此有了這樣的判斷:主殿二層有燒著,二層上面的金頂有毀損,不開放轉經道,檢查附近樓頂有無人,都是因為毀損的金頂會被發現。但這時候我還不知主殿覺康也出事了,直到看見官方公眾號「西藏發佈」所發的消息。

該消息題為「大年初三,各族群眾歡度新年,拉薩一片祥和」,含 8 張照片,有關大昭寺的 6 張。但圖說只寫「大昭寺對外開放」,領導「來到大昭寺廣場,與各族群眾親切交流」、「大昭寺內,秩序井然」等等,就像是火災並沒有發生過。但是!第六張照片,注明拍攝於 18 日 11 時的照片,最受關注的大昭寺主殿覺康以及主供佛釋迦牟尼 12 歲等身像的照片,我第一眼看見就覺得異樣,異樣,太異樣。

這與我記憶中的覺康迥然不同。這與著火前的藏曆新年初一、藏曆新年除夕,傳遍微博、微信的覺康迥然不同。我的意思是,雖然這最新照片上的覺沃佛像依然頭戴華麗的佛冠,胸佩精美的項飾,容顏似乎如昨,然而周圍的佈置完全兩樣,尤其是,在覺沃佛像的背後,突然多了大幅的佈滿紅花的黃色帷幔,嚴嚴實實地,密不透縫地,這是為什麼?

我將這張官方發佈的最新照片與之前寺院僧人拍攝的照片、朝拜信眾拍攝的照片,以及我過去歷年拍攝的照片反復比較,心中疑竇叢生。難道是,昨日燒了覺康金頂的大火也燒了覺康佛殿嗎?我於是在眾所關注的推特提出疑問,並寫:「希望官方能給予一個詳細的過程調查和損失情況說明,在昨日眾所周知的火災之後。」我知道,我對突然出現的帷幔這個觀察會被媒體注意到。

這一天,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網也有報導。但遺憾的是,英文報導稱著火的不是大昭寺而是毗鄰建築,藏文報導的說法則稱大昭寺沒有著火。流亡藏人作家桑傑嘉與流亡西藏外交部秘書長聯繫,將著火視頻與照片發了過去。秘書長是個年輕女性,從未回到過父母的故鄉。她說部長們收到境內消息稱不是覺康著火,而他們也認為不會是,所以就那樣報導了,至於是不是覺康著火,「那就搞不清楚了」。這個答覆真輕鬆。我不禁搖頭歎曰:流亡歲月太長,流亡者一代代,已經不認得自己的家鄉了。

從當日的視頻、圖片和訊息可知,當獲知大昭寺今日會開放,成千上萬的信眾排隊至幾公里遠。但安檢極其嚴格。進大昭寺廣場是從安檢門過,刷身份證;進大昭寺再從安檢門過,卻不刷身份證,而是使用了人臉識別!員警用藏漢語重複不能戴口罩和圍巾,要把臉抬起來。而經歷了人臉識別的信眾一進寺內就聞到了燒焦味。排隊數小時,好不容易到了覺康跟前卻只允許較遠地停留數秒,光線又暗,幾乎看不清黃色帷幔前的覺沃佛像是否無恙。各種警力密佈,耳邊全是警告:不准靠近,嚴禁拍照。依順時針方向右繞,平日可上二層的拐角已被封閉,沿西南側經過僧眾誦經修法的大經堂,抬高視線可見二層走廊及頂層走廊,卻意外看見有僧人和穿著迷彩服的軍人抬著一段段燒焦的木頭匆匆經過。

這是否說明,2 月 17 日的火災中,從覺康主殿至二層東面、至覺康金頂都被大火燒過?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