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昭寺火劫一周年記:那燒了主殿和金頂的大火啊…(第六天)

2019/4/11 — 16:05

2018 年 2 月 17 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薩大昭寺 — 尊者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 突發火災,當晚撲滅。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麼起的,那火造成的毀損究竟怎樣,至今當局並沒有給出一個公開的、完整的、如實的交代。

2018 年 2 月 17 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薩大昭寺 — 尊者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 突發火災,當晚撲滅。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麼起的,那火造成的毀損究竟怎樣,至今當局並沒有給出一個公開的、完整的、如實的交代。

第六天:2018 年 2 月 22 日,藏曆新年初七,星期四

終於等來了中國官媒新華社的報導,卻是 2 月 22 日凌晨 12 點 33 分發在新華網上的。標題是:〈大昭寺火災初步排除人為因素 釋迦牟尼佛像完好無損〉。約八百多字的權威報導介紹了火災的起火部位、過火面積、損失情況等。我讀了又讀,總結出以下幾個疑問:

1. 報導稱,「大昭寺供奉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著火」。為什麼要把大昭寺主殿覺康(釋迦牟尼佛殿)稱作「後殿」?在各類專業的、非專業的相關資料中,據我所知,從未有過將主殿稱為「後殿」。

廣告

2. 報導稱,過火點是「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右側」如何定位?是指二樓北面為右側,還是指二樓東面為右側?而二樓東面有通往三樓的兩段臺階,臺階之間即位於牆角的是敞開式的小神殿,供奉白拉姆等兩尊護法神像。而「通風室」又指的是哪裡?有多大的空間?這一說法語焉不詳。

3. 報導稱,「為防止通風室坍塌以及死灰復燃,保護性移除了 2013 年修復的後殿金頂」。首先,「後殿金頂」應該正是釋迦牟尼佛殿金頂,即大昭寺金頂群中最重要的金頂,它原本是有正式名稱的。其次,從多個視頻中可見熊熊火焰吞噬這個金頂,而「保護性移除」的意思,是不是已被燒毀的另一種說辭?

廣告

4. 「過火面積 50 平方米左右」的說法存疑。

5. 著火時間「18 時 40 分左右」,那麼滅火時間又是何時?17 日當晚,朋友在大昭寺廣場前的宇拓路口目睹火情告訴我「火燒得很大」時,已經是 20 時 10 分。

6. 然而,最重要的是,怎麼起的火呢?怎麼起的火呢?怎麼起的火呢?大昭寺內部應該監控無死角、無縫隙,只要調出監控應該可以找出起火原因,這個不複雜吧。

7. 報導稱,「寺內供奉的釋迦牟尼 12 歲等身像完好無損,主體建築完好無損,登記的 6,510 件文物無任何損失」,這是真實不虛的嗎?覺康(釋迦牟尼佛殿)帷幔後的十多尊塑像與諸多珍寶等,算不算文物?

8. 還有,為什麼新華社說的著火位置與公安部檔說的起火部位不一樣?

總是造新詞。主殿變「後殿」,主殿金頂變「後殿金頂」,而被烈焰焚燒的金頂啊,你是被怎樣地「保護性地移除了」呢?現實中的火災狀況已經是那麼地撲朔迷離,關於火災的官媒報導又充斥多個新詞,這無法不讓人想起批判極權的英國作家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說,發明新詞的目的,是為了「消除所有其他的思考模式」,「一旦老話被完全取代,與舊世界的聯繫就完全割斷。」

不在現場,發言更須小心翼翼。只能依靠經驗和常識,以及對於所有訊息的反復對證和比較,才可能趨近事實真相。畢竟大昭寺不同於坐落在深山遠郊的寺院道場,而是位在老城中心,朝拜的重點,無數藏人熟悉得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也因此,我又從最新流出的上金照片發現,怎麼連釋迦牟尼佛像頭頂的純金華蓋也換成了織物布料做的簡陋華蓋?而十幾年前,我在做西藏文革調查時採訪了大昭寺的一位老僧,他說文革中,「慶幸的是,覺仁波切頭上的華蓋是純金做的,但因為被香火熏得很黑,沒人認得出是純金,所以就沒被拿走」。多年來,我也曾多次拍到過金光熠熠的華蓋,製作得那樣精美,無法不印象深刻。但在火災之後呢?黃金的熔點據查是 1,064.18 攝氏度,據說有數百年歷史且倖免於文革的純金華蓋,如今在何處?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網有關大昭寺火災的中文報導也發表了。遺憾的是一錯再錯,居然說成是「後院發生火災」!我不客氣地在推特和臉書上質問:「……那著火的是後院嗎?那是大昭寺主殿的金頂!……連新華社都不敢這麼胡說!」「……看來真的是不認得自己的家鄉、不認得自己的心臟寺院了!」其實我是心口隱隱作痛,要知道,正如尊者達賴喇嘛所言,大昭寺是整個圖伯特最崇高的寺廟。身為藏人,如果連自己的故鄉及心臟寺院都陌生的話,實在是悲莫大焉。

這張公安部文件截圖的原件發表在南京工業大學火災與消防工程研究所網站上,一共四頁。其中最重要的是這句:「起火部位位於大昭寺主殿、金頂」,與新華社報導所說的「大昭寺供奉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著火」完全不同。但在披露之後,該網站將檔刪除。

這張公安部文件截圖的原件發表在南京工業大學火災與消防工程研究所網站上,一共四頁。其中最重要的是這句:「起火部位位於大昭寺主殿、金頂」,與新華社報導所說的「大昭寺供奉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著火」完全不同。但在披露之後,該網站將檔刪除。

大概下午三點多,有朋友在我臉書轉發的那張公安部文件照片下面留言:「檔原件在南京工業大學火災與消防工程研究所網站上,可以下載」,並附了網址(
http://cces.njtech.edu.cn/fire/view.asp?id=905&class=22)。點擊打開後,出現了《關於吸取西藏拉薩大昭寺火災教訓 切實加強宗教寺廟場所火災防控工作的通知》全部,一共四頁。被質疑的文件獲得了證實。它是真的,而不是假的!

(http://cces.njtech.edu.cn/…/uploadfile/20180218120722519.pdf)。其中最重要的是這句:「起火部位位於大昭寺主殿、金頂」,與今日凌晨新華社報導所說的「大昭寺供奉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後殿二樓右側通風室著火」完全不同。那麼好吧,有公安部檔為證,該打誰臉?

檔還要求「嚴防宗教寺廟場所發生火災,絕不能讓火災成為影響社會穩定和節慶氛圍的焦點問題」,「西藏和四省藏區公安消防部門要主動向政府報告宗教寺廟的火災危險性及防控對策措施」等等。

我立即下載了,保存了,並轉發了推特。藏學家 Robert Barnett 也注意到了。之前向他聲稱檔是假的人,悄悄地將自己的留言刪除了。但是當天傍晚,這份公安部檔,從南京工業大學火災與消防工程研究所網站上消失了。

而這天,拉薩下起了大雪。實際上這幾天一直颳風。天色陰沉,卻不是讚美。願我繼續執著於事實,祈求諸佛菩薩、根本上師的護佑。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