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昭寺的管家喇嘛們 有了錢真的什麽都可以嗎?

2015/8/31 — 21:25

今天,出現在微博和微信上的兩張圖片令人震驚。這樣兩張圖片:兩個遊客,一男一女,擺出提筆給至為神聖的佛祖塑像刷金的POSS留影。(被網友認出,男子是開影視傳媒公司賣天珠包女明星的中國土豪楊子。女的是其新女友。)

廣告

我的第一反應是:拉薩大昭寺這是怎麽了怎麽了怎麽了?!僧人的份內事,就這麽慷慨地轉讓了?!是為了吸引更多遊客上金麼?這也是旅遊節目之一嗎?

藏人網友感嘆:大昭寺的管家喇嘛們,有了錢真的什麽都可以嗎?我們神聖的佛陀,平時藏人們想多叩拜一下都被你們拽著衣角像催命似的趕走,邊遠藏區僧尼想多祈福幾句都不讓,被直接拉開。但是今天你們卻讓遊客……你們就這樣服侍佛祖嗎?太過分了吧,這真讓我們心痛啊!

廣告

一位藏人大學生寫文章《論大昭寺的倒掉》。其中寫道:

「擁擠的大昭寺裏,一家家的鄉下藏人,穿著油膩的藏裝,恭恭敬敬地把懷裏的錢交給負責的管家喇嘛,喇嘛取出金,溶於水,寺院繪畫才能最好的僧人,站在只有古修啦本人可以踩上的佛像左側的台梯上,耐心而細致地用軟毛刷劃過佛像的臉龐和身體。而藏人們,就遠遠站在地上,滿足而幸福地仰望著自己的供養實實在在地劃過了佛像的臉龐,身體。那樣的幸福感覺是無法言說的。上完金後,藏人繞佛三圈,把自己的衣角,哈達,念珠恭敬地放置在佛座的四周。再獲得古修啦專門準備的哈達,滿心歡喜地離開。最後再不舍地看看,看看自己上過金的地方。

「撇開外貌,民族,撇開性別,撇開宗教,這奉行了千百年的儀軌,怎麽可以這樣隨隨便便地就改變了呢?我親眼看到一個康巴鄉下藏人把自己準備的酥油倒入覺仁波切前的一盞小小的酥油燈中,被站在梯台上的古修啦一巴掌打懵了。他受傷又驚恐的黝黑的臉龐我永遠無法忘懷,他羞愧地低下了滿臉通紅地向古修啦道歉,他的家人也在一邊責怪他任意給佛前的酥油燈添加酥油。而這個圖片中的人,竟然連口罩都不戴,而世世代代,古修啦都是戴著厚厚的口罩,怕自己呼出的濁氣玷汙了佛祖而在上金的啊!!!

「其實大昭寺曾經就倒掉過,還一度淪為豬圈,整個寺院只有絕仁波切一尊佛像留下,還難逃紅衛兵的毆打,腿部至今還留有當時打成的孔洞痕跡。但那個時候,大昭寺是倒在了暴力之下,如今則是倒在了金錢之下。

「只怕,哪一天,驢友們在微博朋友圈曬和覺仁波切的自拍,而這一項也將成為某種出手闊綽的優待或者『大昭寺旅遊景點項目之一』。」

我把這兩張照片轉發臉書後,有人附了一張圖片說「不要看一面」。那張圖片上,那位給覺仁波切刷金的有錢人捧佛衣在覺仁波切像前留影,圖說稱他「將價值上千萬元的九眼天珠貢養給大昭寺12歲釋迦牟尼佛祖」。我回覆:「多少年來,供養天珠的藏人信徒多的是,修建寺院、塑造佛像的藏人信徒多的是,沒有哪個俗家弟子像他這樣獲得提筆給覺仁波切刷金並擺造型的優待特權吧?而且,信仰的標準是在於供養的多少嗎?聽說過這個故事嗎?是說一位鄉下老婦千裏迢迢走到拉薩,為的是在覺康(釋迦牟尼佛殿)供奉一盞酥油燈。她這麽辛苦,何以不多供幾盞燈呢?原因很簡單,她是一個窮人,她傾其所有,也只夠在一盞用糌粑捏的燈裏倒入她舍不得吃的酥油。誰會明白她的心意呢?連「規尼啦」(廟祝)也催促著她快走、快走,別舉著小小的一盞燈,擋住了慷慨無比的大施主。她諾諾應著,把小心呵護的糌粑燈放在了純金或純銀打制的燈盞之間,那些燈,既精美又巨大,滿滿的酥油可以讓粗粗的燈芯通宵明亮。不像她的,過不了多久就會油盡燈滅。但她很滿足。已經把燈獻給了覺仁波切,那麽就快快樂樂地回家吧。不過故事還沒完。因為第二天乃至許多天,老婦供的那盞燈一直亮著,輝映著覺仁波切蘊含深意的笑臉。」

而就在幾天前,是全藏最神聖的寺廟——大昭寺(祖拉康)遭遇文革被砸四十九周年。當時,至為神聖的佛祖釋迦牟尼塑像,遭「破四舊」的紅衛兵用十字鎬砍出一個深深的洞穴,至今可見。而在大昭寺被砸四十九年後的今日,被商業化席卷的拉薩,已成為專門提供給中國各地遊客消費的展示「拉薩最幸福」的主題公園,而所謂的「八廓古城」被打造成了迎合遊客的充斥異域景觀的旅遊景點。文革傷痕猶在的佛祖塑像,任由只要花錢就可以擺出上金狀的遊客蹬鼻子上臉。想起文革時,拉薩滿大街都扔著破碎的佛像和撕碎的經書,虔誠的老人們難過地說:人活這麽大年紀幹什麽?活的年紀太大了,連菩薩的死都看見了,還有比這更不幸的事情嗎?

我曾在寫毀於文革的寺院廢墟的文章中寫過這段話:我相信,商業化與革命、戰爭的殺傷力、破壞力是一樣的。從某種意義來說,商業化更甚。在革命和戰爭中,會有很多人屈從和背叛,但也會有很多人抵制和反抗,雖然四處皆是硝煙彌漫、殘垣斷壁,但是不會徹底斷送,有些最珍貴的、最本質的事物會被秘密地珍藏、護送、傳承。然而商業化並不是殺氣騰騰的,也不是見血封喉的,有時候還是令人迷醉的,就像酒醉之後雖然記憶喪失,卻已經遭到了全盤的剝奪和傷害。商業化就像潘多拉魔盒,可以刺激、覆蘇和釋放人性中的貪嗔癡,大多數人都會卷入其中,結果腐爛是從內心腐爛的,敗落是從自己敗落的,再加上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的餓鬼投胎,逐漸地,覆水難收,徒留下圖伯特躺在天葬台上任鷹鷲撕咬。唉,我看見了,我聽見了,我萬箭穿心地體會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