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災過後 未必見真情

2018/5/10 — 21:35

汶川大地震造成當地嚴重人命傷亡和財產損失(圖片來源:wikipedia)

汶川大地震造成當地嚴重人命傷亡和財產損失(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李華】

今年是中國汶川地震10周年,當年的這場大地震造成近7萬人死亡,30多萬人受傷,地震波及大半個中國和周邊國家。它和唐山大地震一樣,至今依然讓中國人刻骨銘心。

俗話說"大災見大愛,患難見真情",當年的這場地震過後,真的如此嗎?

廣告

大災是展現英雄主義的最好時刻

還記得當年地震發生10天後,時任總理溫家寶神情凝重地在北川中學的黑板上寫下"多難興邦"這四個字,語帶硬咽地激勵學生們奮發圖強的畫面,令不少電視機面前的人動容。

廣告

其實,多難興邦這個詞也可以是多難興黨,在中國這樣一個黨大于一切的國家裏,大災大難發生後,偉大光榮的黨將會奉命于危難之際,拯救萬民于水火之間,發揚大無畏的英雄主義精神。

由於黨指揮槍的關系,只要黨有了需要,那些軍隊和武警的子弟兵們就要沖上前線,在電視熒幕上演繹一段段奮不顧身搶救災民的動人畫面。將來他們的黨史裏,也少不了這筆濃墨重彩的軍民魚水深情。

大災大難的時候最需要樹立英雄楷模來激勵人心、鼓舞士氣,中共在這方面很早就得心應手。從當年奪權時期的張思德、方志敏到和平年代裏的雷鋒,他們至今依然閃耀著英雄的光輝。

自古英雄出少年,當年汶川地震發生後,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有冰冷的傷亡人數和恐怖的斷壁殘垣,還有那一個個救災小英雄們。十年過去了,當年的這些小英雄們已經長成高大青年,今天他們依然是這個民族的英雄嗎?

當年奮不顧身的小林浩,後來成爲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國旗手,與姚明一起出現在世界媒體的聚光燈下。2011年1月,他還作爲59位傑出華人中的唯一兒童,亮相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籌拍的《中國國家形象宣傳片》,收獲無數掌聲。如今他成爲了一名演員,出演了多部影視作品,真可以說是實至名歸。同樣是救人的小英雄雷楚年,他于2014年重新出現在公衆視野,這次卻不是什麽好事,他因涉詐騙46萬元,獲刑10年以上。

這些小英雄們可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爲媒體追逐的寵兒,但是這個時代和政權注定了需要他們來書寫偉大的詩篇。

宣傳英雄的最好方式莫過于同時樹立"狗熊"了,所以當年地震發生後,不管學生死活,自己第一時間逃出來的老師范跑跑成爲輿論的千夫所指。很多人內心崇高的價值取向不能認同範跑跑的行爲,但是當他們也面臨這樣的情況時,是不是可以做到大義凜然呢?當年的這些小英雄們,在品嘗到成名的喜悅後,還能像當年那樣奮不顧身嗎?

2018年4月,中共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了《英雄烈士保護法》,所有被官方認定的英雄們應該松一口氣。因爲他們只要沒有被褫奪榮譽稱號,都會一直受法律保護,任何歪曲、醜化、亵犢、否定他們的事迹和精神的行爲,將依法懲處直至追究刑責。當一個國家的英雄烈士需要用一紙法律條文來保護的時候,他們是不是英雄已經不重要了。

當英雄們在舞台上光環四射,吸引大衆眼球的時候,會讓人們忽略了台下普羅大衆的辛酸。當年汶川地震發生後,地震重災區德陽市發生大規模騷亂,數千名憤怒的民衆懷疑有人侵吞轉賣赈災物資而進行抗議,最後演變成流血沖突。2008年5月25日,綿竹市因地震失去子女的五福鎮富新二小學生家長遊行抗議學校豆腐渣工程。

大災是煽情斂財的最佳時機

當年災難發生後的頭七,中國官方設立了全國哀悼日。那時我讀高中,當天下午2點多的時候,學校組織全體師生進行集體默哀三分鍾。

默哀過後,學校領導還動員全體師生捐款。捐款本該是隨個人意願、量力而行,但是當時我們的班主任老師卻下了硬性指標,每個人不低于一定數額,還進行實名登記,捐少了的人甚至會被當衆羞辱一番,說些"人家地震那麽慘,你捐這點好意思嗎?"之類的話。

按照當時學校領導的說法:"學校會將全校師生的這些善款交給市紅十字會,然後由他們轉交給災區"。可是後來很少有人知道這些善款的具體數額和流向,有多少真正送到了災區人民的手裏? 恐怕經過這一層層的盤剝,最後到災民手裏只剩下殘羹剩飯。

還記得1991年,我的家鄉發生了五十年難遇的大洪水,全市都浸泡在水中,哀鴻遍野、慘不忍睹。當時的總理李鵬前來視察,在前線指揮救災,海內外也開展了各種形式的募捐活動,但是最後到我們每個災民手中的只有一包救災方便面。

一場大災大難對老百姓來說是災,但是對各地的紅十字會和政府來說未嘗不是福。當年全國那麽多學校和企事業單位捐款、捐物到了地方的紅十字會,他們一時間盆滿缽滿,有多少用在了赈災上,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一個郭美美激起千層浪,我們永遠不知道中國官方背景的慈善機構水有多深,很多天真的百姓還會繼續傻乎乎地把錢送給這些紅十字的領導們來資助情人。

就算這些善款有部分到了災區,怎麽用這些錢完全是地方政府說了算。他們可以花23億元巨資修建一座國家地震遺址博物館來讓人民銘記所謂的苦難,四川北川縣政府可以于震後采購110萬豪華越野車以及組織資助20對新人海南免費歡度蜜月之旅,這些難道都是中國特色的抗震救災嗎?

大災過後的豐厚政治遺産

汶川地震雖然已經過去十年,但是它累積的政治遺産卻越來越豐盛。從當年抗震救災到災後重建和震區振興,這些都可以成爲激發人民愛黨愛國情懷的媒介,也可以成爲中國政府對外標榜的豐功偉績。

今年中國官方將地震發生的5月12日確立爲“感恩日”也就順理成章了,官方所說的"銘記傷痛、更銘記湧泉之恩”沒有錯,問題是誰向誰感恩。如果這個"感恩日"只局限在四川,那麽四川受災的人民向海內外幫助過他們的人表示感恩,還能讓人理解。但是硬要將這一天定爲全國感恩日,著實令人費解了,其他沒有受災的地區又要感恩誰呢? 難道是要感恩偉大、光明、正確的中國共産黨嗎?

每次發生大災後,各國政府的捐款大多出于政治上的善意姿態,最動人的其實是民間的守望相助,尤其是作爲血濃于水的港澳台同胞。當年汶川地震發生後,香港各界向災區踴躍捐款,至地震一周年時,香港立法會共撥款達90億港元,香港民間各界捐款達130億港元,爲境外捐款之最。此外,香港演藝界還舉行512關愛行動來進行募捐。澳門特區政府在地震之後調動1.1億元人民幣赈災,民間也發起了大型捐款運動。

當時與中國對立的台灣陳水扁政府,面對四川大地震的慘況,並沒有幸災樂禍。陳水扁于2008年5月13日指示行政院向四川地震災區捐出二十億新台幣,加上民間的捐款,最後根據中國官方統計有近70億新台幣。

同胞手足相助的情誼是其他國家不能比擬的,中國人難道不應該去感恩嗎?但是今天我們卻看到另外一番景象。

當年海內外的這些善款大都進入了中國政府的腰包,然後再以偉大黨和政府的名義救助災民。就像今天的北韓一樣,國際上對他們的援助再多,他們也只會感恩他們的偉大領袖金正恩。

今天中國政府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斷他們的邦交國,不讓他們參加WHO這樣的國際組織,很多中國人沒有覺得不對,反而認爲這是國家民族的大義。當香港的自由日漸被中共侵蝕,本土文化不斷被打壓,漸漸變成"一國一制"的時候,很多中國人沒有覺得不對,反而認爲這是回歸後的大勢所趨。這些難道都是中國人的感恩方式嗎?

當年港澳台同胞給中國的無私援助並不是看在中國政府的份上,而是念在同胞的情誼,今天的中國人如果再這樣渾渾噩噩下去,這份情誼如何保溫呢? 將來有一天再發生災難的時候,誰會真心幫助妳們呢?

當一場地震過後的救災裹挾了太多的權力和物欲,這不過是一場吃人血饅頭的盛宴,有何真情可言呢?一群不知道受誰幫助的人,何談感恩呢?
     

作者自我簡介:曾經是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流亡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