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陸面子消費與香港旅遊商業

2015/7/3 — 6:54

「這對夫婦並非捨不得花錢。在他們的車庫裡,停放著總值上千萬元的數輛豪車。他們當時每買一輛車,就說這個車好在哪裡。」 (資料圖片)

「這對夫婦並非捨不得花錢。在他們的車庫裡,停放著總值上千萬元的數輛豪車。他們當時每買一輛車,就說這個車好在哪裡。」 (資料圖片)

2011年春節後,我與身家十幾億元人民幣的富人夫婦一起吃飯。期間談起他們的日本之行,他們說的最多的就是日本東西太貴了。他們沒有談日本的風景建築,沒有談社會文化風俗,只是反復強調各種吃喝和用品的昂貴。最後總結,日本倒是挺好,就是生活成本太高,東西太貴,花錢心疼的感覺溢於言表。

這對夫婦並非捨不得花錢。在他們的車庫裡,停放著總值上千萬元的數輛豪車。他們當時每買一輛車,就說這個車好在哪裡。談起時尚,說起他們動輒上萬元的單件世界名牌衣服,他們也覺得物有所值。他們即使在飯店請親戚吃飯,一頓飯動輒上萬元、幾萬元,他們也沒說貴。但是,說到日本那些質量上乘、擺放精美的食物時,他們覺得很貴。

廣告

大陸經濟的實質是面子經濟。在過去20年,雖然大陸GDP總量快速增長,獲利的主要為權貴和外資。在整個社會中,權貴揮金如土,外資低調積累資金,民眾打腫臉充胖子。如果刨去外資和500家權貴,大陸絕大多數人並不富裕。但是人們都在打腫臉充胖子,將金錢主要用於面子消費。即使是上面說的富人夫婦,雖然自己白手起家,在金錢上已經變得很富有;但是在內心中,這對夫婦仍然是窮人,日常生活費用稍微貴一些,就覺得難以承受。

根據不同的財富級別,大陸人進行不同水平的的面子消費。大致上,大陸肥缺部門的實權中層官員(處級到廳局級),消費水平與數億到十幾億元財產的富人相當。這些官員自己往往不用買車,而是需要的時候借用相關富人的豪車。這些人可能會擁有數塊昂貴的手錶以及高檔服裝。官員家屬則購買高檔奢侈品,例如數万以上的手袋,百萬以上的汽車等。當這些官員的家屬到香港購物時,經常以幾萬到幾十萬元計。有時,一次去香港的消費,會達到上百萬元。當然,她們消費並不都是自己花錢,有人幫她們買單。

廣告

一些身家數千萬到上億元的大陸富人,往往以百萬元以上的豪車為標誌,順帶還有幾套房產。肥缺部門的中低層官員和非肥缺部門的中層官員,與這些富人的消費相當。很多做實業工廠出身的富人,甚至都沒有出國旅游過。而有的富人到澳洲旅遊,看到合20元人民幣一斤的茄子,就覺得昂貴到無法忍受。這些人到北美旅遊,對北美具有很高評價。因為,不論房價車價、日常用品和食品,還是奢侈品,北美都相當便宜,讓這些人感到震撼。而這些富人到香港旅遊購物時,可能會花錢購買萬元以上的手錶,萬元以上的奢侈手袋、數千元的服裝等。

至於財產和收入更少的群體,則是較低的面子消費水平。一些中等收入水平(年收入15-50萬元)的大陸游客到香港、北美、歐洲旅遊購物時,不少人買十幾個名牌包,往往是幾百到上千美元一件。當地人覺得他們太有錢,背的過來嗎?而如果了解一下就知道,他們不僅是為了自己買,還幫親戚朋友買,或者買了之後送人。而在大陸,人們在家裡省吃儉用,消費各種廉價的垃圾日用品和有毒食品,攢下錢買點奢侈品充門面。

面子經濟催生出一群面子消費族。由於中國人都注重面子,因此各類人都需要通過面子消費,表現自己的實力。有的人貸款購買豪車,購買奢侈品手錶、手袋、服裝等。這些人面子消費後,可以從銀行、商業合作夥伴以及其他渠道獲得更多的貸款。另外,各種高利貸公司做大後,領導層和中層都購買豪車和奢侈品。外人覺得這些人有實力,更積極往這些高利貸公司存錢。

大陸經濟全面崩潰的實質是面子經濟的崩潰。隨著鐵公基和房地產崩潰,房地產商和建築商面臨全面倒閉,不可能再向官員輸送利益。肥缺部門迅速消失,大多數變成無人問津的部門。而且,煤和焦炭、鐵礦和鋼廠、砂石水泥和建材、建築裝飾和家具等等企業老闆面臨全面倒閉和欠債困境。在出口實體經濟領域,大多數企業面臨虧損。隨著實體資金鍊全面斷裂以及高利貸全面爆破,面子消費族人數也驟減。中等收入群體面臨房貸壓力、高通脹壓力、失業風險等,也開始節衣縮食,更減少面子消費。隨著大陸經濟崩潰,所有依靠大陸的面子經濟供應商都將遭受重創。其中,世界主要奢侈品廠商已經受到衝擊,因為中國市場萎縮而導致收入和利潤大幅下降。在未來一段時間,隨著中國汽車銷量驟降,世界汽車產業也將遭受重創。

面子銷售是香港旅遊商業的主要收入來源。香港開放自由行,主要的目的希望內地遊客在香港過夜,並且中高檔商品消費,而自由行的主要目標客戶群體就是上述面子消費人群。在2012年之前,隨著中國面子經濟的迅猛發展,香港旅遊商業獲得極度繁榮。進入2015年,隨著這些人的經濟崩潰,失去主要收入來源後,也意味著香港旅遊商業必然隨之崩潰。不論港府採取什麼樣的方法,試圖吸引這個正在快速消失的客戶群,都不可能起到任何效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