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安門母親促中共負起六四歷史責任 丁子霖 : 但凡有力氣也會受訪

2015/6/2 — 13:22

資料圖片:丁子霖 ,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丁子霖 ,網絡片段截圖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的住所外,昨日已有公安站崗,她今早表示身體不適,斥當局對待六四死難者家屬的手法「十分不人道」,但她仍堅持接受傳媒電話採訪,來者不拒,希望更多人了解六四。天安門母親發出聯署聲明,要求當局重新調查六四,就每位死者向家屬作交代、賠償,並立案調查,追究相關法律責任。六四臨近,不止天安門母親成員,國內各省市維權人士普遍受公安監視,或「被旅行」等待遇。

丁子霖今早接受《經濟日報》的電話訪問時,表示身體「非常不舒服」,「腸部神經功能紊亂」,昨早便開始肚瀉,不斷服藥。縱便身體不適,她仍堅持受訪,表示「但凡有力氣、能接電話」,均盡量受訪,讓外界更了解六四。

天安門母親於美國時間六月一日在中國人權網發表聯署聲明,丁子霖透露,該文本應於去年六四廿五周年時發表,可惜她當年被阻止回京,未能發出此文,延至今年的六四廿六周年才發表。聲明獲129人聯署,另包括37名已去世的六四死者家屬,合共166人。

廣告

文中要求中央「公開、公正地解決六四問題」,包括公布死者名單和死者人數,就每位死者向其家屬交代及賠償,並就六四慘案立案調查,追究責任者的刑責,並將以上三項要求歸納為「真相、賠償、問責」六字。六四事件是軍隊「對學生和市民實行的最殘忍的大屠殺」,但死亡數字至今仍未公開。

文章提到,天安門母親去年遭中央「前所未有的嚴密監控和打壓」,在京難屬原先每逢五周年、十周年、十五周年,均會在成員家中舉辦集體祭奠,但去年該組織在京的「絕大部分成員」廣受打壓,「被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所在轄區派出所、社區居委會上門『談話』,家門口被設崗,外出被跟踪盯梢」,部分成員被「變相抄家」,被逼將家中電腦的文件交給公安,才能擺脫對方。集體祭奠「胎死腹中」,丁子霖及丈夫於去年五月四日至六月五日被北京國安軟禁在外地,無法回京,首度未能在亡兒蔣捷連的冥誕及忌日時,守在置於他們住所中的亡兒遺骨前。

廣告

文章指,中央對天安門母親的監控進入「新常態」,達至「無孔不入的地步」,包括將竊聽器安裝在某位成員家中,錄下該該組織的討論,隨後採取威嚇措施。丁子霖昨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便自言中央在她的住所安裝竊聽儀器,錄下天安門母親的會議,又將錄音播放給各成員聽,變相恐嚇他們,天安門母親譴責當局行為 :

「殺了你的親人,不給任何交代;你要公道,沒有!只有迫害和監控,封住你的嘴,而且越演越烈!」

文中引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在兩會記招上的講話,他指國家領導人「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天安門母親要求現今的中共領導人為前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所犯下的罪行,負上歷史責任,不應再對六四採取「選擇性遺忘」,應紀念在六四、文革以及其他群眾運動中,大量慘死的無辜者。

除了丁子霖外,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及各省市的民運人士、異議人事、維權律師等,大部分遭中央監視。在六四事件中腿部中槍、而致左腿截肢的民運人士齊志勇表示,自上月26日起便遭監視,國安警員24小時守在他家門前,他只要出門就會被跟蹤。但他從無後悔過成為六四抗暴者,自言六四使他認清中共是「向人民開槍」的政權,他會更堅強地生活,不會忘記中共當年向市民及學生開槍。

在港聲援雨傘運動、在運動後留守添美道的民運人士王登耀,上周日亦對《希望之聲》表示,他的電話已遭到監聽,他希望能盡早結束一黨專政,向政權追究六四屠城的責任。維權網有消息指,西安人權活動家楊海於上月29日遭當局強制「被旅遊」,不少位於西安的維權人士均「被失蹤」或遭監視。在湖南邵陽市,當局一日內便控制當區廿多名維權人士,他們全部「被失蹤」、被監視或身處當局指定的居所。

湖南綏寧縣人權捍衛者歐陽經華曾號召湖南維權人士,在六四當日「相約長沙」,他於上月31日被國安人員帶走。維權人士郭春平在上月24日發表《紀念“六.四”事件26周年倡議書》,呼籲民眾在六四當日到天安門廣場、或各省會的地標廣場散步,當晚舉行燭光晚會紀念六四。他在25日就被廣州警方傳召,遣返鄉下原籍,現時情況未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