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津是座沒有新聞的城市?

2015/8/19 — 14:07

8月12日天津大爆炸的情況(天津遊客拍攝片段截圖)

8月12日天津大爆炸的情況(天津遊客拍攝片段截圖)

【文:陸昕慈】

天津濱海新區發生爆炸案的影響之大,顯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連日來官方的連串反應失誤—救援不當引發二次爆炸、各部門互相推諉、指示混亂致使民眾恐慌、殉職編外消防員不獲承認、封鎖記者進入現場—激起網媒和社交媒體上的批評聲浪,雖一再被刪,卻一再被流傳。官方雖一再以「謠言」反駁,卻也被網民追得腹背受敵。很顯然,傳統媒體時代的輿論控制手法已經失效,但當局的管治邏輯卻仍停滯不前。

廣告

爆炸案的選址不當,使得整件事被定性為「人禍」,所有疑問都指向爆炸倉庫所屬的物流公司—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其背後複雜的政經關係。爆炸發生後,官煤一度將這片地區成為「入住率極低的鬼城」,在當地居民多次聯名抗議之後才改口道歉。然而,涉事企業至今未出面解釋或澄清—直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家傳媒拿到了爆炸區域存放的所有危險化學品清單—讓人不禁猜測官方是否有意隱瞞真相。

瑞海物流成立於2011年,是天津海事局指定的危險貨物監裝場站。發生爆炸的佔地4.6萬平方米的倉儲基地,在2013年獲得批復建設。這樣一個堪比「定時炸彈」的專案当年如何通過了環保測評,讓人不禁猜測瑞海後台強勁。網民一度熱傳瑞海总经理只峰之父是天津前市長只昇華,大股東李亮伯父是曾主政天津多年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前者被當局否認。瑞海第二大股東舒錚自稱是代人持有股份,於是網民挖出更有料的信息:瑞海實際控制人是天津港公安局局長董培軍之子,這消息被天津物流業、公安系統內部人士確認,並被《財經》所報道,可信度頗高。爆炸發生後,瑞海物流在工商總局官網的資料迅速遭刪除,更助漲了這次爆炸案牽涉當地乃至中央級官員的流言。

廣告

由於救援無力、真相不明,事故發生的每日記者會上,天津市政府的官樣文章都被記者和受損居民的質疑所淹沒。13日記者會上,有記者直問—「危險品倉庫按照規定應離居民區多遠」,在座的天津市各書記局長面面相覷;正在進行記者會直播的央視直接切斷信號,將畫面調回演播室。14日記者會上,有記者大聲喊道—「只峰是誰」,無人回應。16日,現場仍然餘波不斷,有記者追問總指揮身份和救援方案時,天津宣傳部副部長龔建生卻仍說「有待了解」。記者會上的尷尬局面,和當地媒體集體在關鍵問題上的集體緘默,讓網民戲稱「天津是座沒有新聞的城市」。

其實,天津的官員們無一人敢任總指揮,並不僅因為救援處理失誤,更是因為爆炸案引出牽連甚廣的政商關係,讓當地官員無一人敢拍板徹查。

於是乎,16日国家总理李克强匆匆來到一日,表達了「徹查」的決心。然而中國的網民們心知肚明,虽然身為瑞海物流法人代表的只峰已被便衣控制,但關於責任歸屬的進一步調查恐怕不會公開進行。大部分媒體仍然專注於「大難興邦」之類的荒謬煽情,誇讚領導人處理之迅速和英明,一個個逝去的生命成為空洞的數字。一些記者將被撤掉的調查或手記發表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很快就被刪除,激起网民接力转发的怒火。

這正是中國的災難處理悖論,在民間流言四起的時候仍然屏蔽有限的真相,只因這真相未經過當局的批准。當局一邊集體掩耳盜鈴般的封鎖信息,一邊卻派幾個中層官員在記者會上支支吾吾面對公眾質問,正正體現了這個威權政府在互聯網時代的笨拙與滯後。

 

作者簡介:傳媒研究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