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津爆炸 點解李克強咁遲先到

2015/8/19 — 19:18

天津爆炸發生第四日,總理李克強始到訪事故現場。圖片來源:新華社

天津爆炸發生第四日,總理李克強始到訪事故現場。圖片來源:新華社

大約一個禮拜之前,天津危險品倉庫發生大爆炸,造成數百人傷亡;迄今,有關方面仍在善後當中。事件發生四日之後,國務院總李克強才抵達現場,進行視察及對傷亡的官民進行慰問。姍姍來遲的李克強,被外界演繹為事件涉及中南海權鬥,又或是涉及「權錢交易」內幕。這種臆測對透明度不足的中共政權來說,永遠都是既不用找到證據,又一定能取信四方的指控;可惜,事實可能與國情相距甚遠。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自第四代領導核心,走上集體負責之路後;隨之而來便是需要建立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制度,作為各種大事件,決策定性的依據;同時,摒棄舊有「誰說了算」的運作模式。「誰說了算」不但人治,而且會造成人民期望難以控制,每每遇到天災人禍,便希望「總書記就在你身邊」,但這種浩蕩皇恩,根本是不切實際,而且只是在鏡頭面前做秀,對解決問題並無幫助,甚至阻礙了救援工作進行。

根據《國家特別重大、重大突發公共事件分級標準(試行)》特别重大安全事故,第 1條規定:「造成30人以上死亡(含失踪),或危及30人以上生命安全,或1億元以上直接經濟損失,或100人以上中毒(重傷),或需要緊急轉移安置10萬人以上的安全事故」;是需要即時上報國務院,並將根據情節輕重,追究地市級分管領導或主要領導責任。

廣告

從以上規定中,我們得知天津大爆炸雖然死亡人數遠超30人,但按制度只是屬地區性特大事故,而非「跨地域性」,或全國性特大事故。所以在事發當刻,國務院根據天津市上報的資料,亦會按制度判斷,認為只需地市級領導處理便可;但由於天津屬直轄市,及按過去涉及多人傷亡的處理手法,規格需要「高一級」,即國務委員級處理,以表中央的重視,及顧及人民情緒反應。

直至,第二及第三日,由於食水及空氣可能受大爆炸影響,而對周邊省市,京津一帶造成災害;事件便提升到「跨地域性」的特大事故。根據制度便需要由國務院直接處理,因此李克強第四天現身,已不能說:「遲」。「遲」的感覺,只是香港人及外國傳媒,對國家制度未有掌握罷了!

廣告

讀者可能會問,為什麼每逢天災,例如四川大地震,時任總理溫家寶又會不加思索,即時動身趕赴災場呢?我們以同一套邏輯便會明白到,天災往往是「跨地域性」,不管河道也好,地震帶也罷,在中國也是穿州過省的。所以,溫家寶當時的決定,也只是根據制度而作出判斷。

當然,中國國情複雜,我們是難以一時三刻,便讀懂這一本書。例如到達現場的官員,在黨國制度之下,可能無國務委員之名,而有國務委員之實;只是我們並不了解。例如:香港的特首之位,原來也同屬「國務委員級」,難怪那麼多人對這個位置虎視眈眈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