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存在就是宣傳

2018/4/1 — 10:47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上星期剛剛說完中國遊客的話題,不到兩天,又有媒體報導兩名中國遊客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一個車站的祈禱室裏小便。雖然這個祈禱室就在公共廁所旁邊,雖然祈禱室裏面的洗腳槽長得是有點像男廁的小便池;但外牆上的符號應該還是很清楚,只要當心一點,搞錯的機會其實不大。更何況事發當時還有人上去提醒勸告,然而人有三急,這兩個大漢也就顧不上那麼多了。朋友便拿着這條新聞質問:「你是否依然覺得他們不是典型的中國遊客?仍然認為他們的行為只是他們自己失禮,而你不覺得羞恥?」是的,這種事就算發生的再多,我依舊保持原來的看法,真不以為他們能夠以國家的名義代表我。

對於這類屢見不鮮的新聞,我更關心的其實是大家對它們的反應。然後我看內地環球新聞網上的網友留言,絕大部分網民就像我上次所說的一樣,紛紛譴責這兩個人丟盡了中國人的臉;可是和幾年前不同,最近這種事件發生之後,必然會有一批人懷疑這兩人其實是不是中國人,覺得他們有可能是韓國人甚至日本人也說不定;更有一些人覺得這或許是國外媒體的炒作,目的是要羞辱中國人,破壞中國人的莊嚴形象。最有趣的是,居然也有意見認為馬來西亞表面上說是尊重宗教,不容這類褻瀆神聖的惡事,但照樣還是得發簽證,說到底都是為了我們中國人有錢,叫他們有本事就乾脆不發簽證給中國遊客算了。但凡遇見涉及中國的「負面消息」,便猜測這是反華勢力有心炒作;但凡外人批評中國遊客,就叫他們有種就別讓中國遊客去花錢。這兩類近年愈益常見的主張,我歸因為「新紅旗下的蛋」,乃近年「主旋律」主宰的宣傳環境下培養出來的新人類心態。

今天不談這些「新紅旗下的蛋」,只說宗教。為什麼人家認為這件事情關乎宗教尊嚴,卻有人只跟他們談錢?難道要賺遊客的錢,就得先做好犧牲宗教尊嚴的心理打算嗎?在大家的心目當中,宗教到底意味着什麼?我拿着這件事向認識的人簡單問了幾個問題,比如說他們知不知道穆斯林祈禱之前,必先淨身?結果我發現大部分被我提問的年輕人都不曉得這個規矩。要是我再追問下去,為什麼他們會不知道?有人就會說那是因為以前唸書從來沒有教過,也有人說那是因為自己沒有接觸過穆斯林,還有人認為那是因為中國的穆斯林人數太少,所以才對他們缺乏認識。中國信奉伊斯蘭的人真的很少嗎?當然不是,兩千五百萬人已經是世界上很多國家的總人口了。

廣告

好吧,我承認,放在十四億人當中,兩千五百萬確實是個少數。但放眼全球,伊斯蘭教徒大概在十二到十六億人之間,相當於中國人口,同佔人類總數的五分之一,而且有不少恰恰就分佈在「一帶一路」沿線當中。馬來西亞這個伊斯蘭教主導的國家,不正是被中國視為實現「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夥伴嗎?那麼在舉國上下高談一帶一路,有不少學生、遊客,乃至於工人和投資者都被鼓勵要放眼這一大片區域的今天,讓大家多知道一點伊斯蘭信仰的基本常識,難道不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嗎?最起碼也可以讓出國遊客知道祈禱室和廁所的分別,以及祈禱對大部分穆斯林的重要吧?

為了讓大部分漢人多瞭解點國內「少數民族」的生活習慣,在和其他國家穆斯林打交道時必須知道的禁忌,過去幾年,我有好幾次想在內地媒體介紹伊斯蘭信仰入門知識;但幾乎毫無例外,每一次都被勸阻了事。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它「太敏感了」。再詳細點的半官方說法,是不希望有人宣揚伊斯蘭教。問題是介紹伊斯蘭,和替伊斯蘭傳教,能夠是同一回事嗎?牧師讀經講道,學者授課討論聖經,乃至於在大眾媒體上述介《聖經》這本書,為什麼在有些人看來竟然是性質一樣的事情呢?

廣告

我最近在讀書節目介紹了幾本跟古代絲綢之路和東西方文化往來相關的東西,大家知道,這裏頭一定離不開宗教。因為如果不談佛教、祆教、摩尼教,以至於景教,這個課題幾乎就無從說起。可是我憑經驗就知道,一說宗教(包括那些已經絕跡的),必然就有觀眾覺得厭煩,或者單純地表示對任何宗教信仰都沒有興趣;或者懷疑這些東西全是騙人的鴉片,落後於時代的迷信。更一定有人認為我是掛羊頭賣狗肉,借着讀書節目宣傳宗教信仰(意思是介紹一本和景教相關的書,就等於宣傳景教)。果然,確有少數觀眾非常不滿我在讀書節目裏談到一些和宗教相關的書籍,他們似乎真的相信我是在以一人之力傳佈着好幾種不同的宗教,而且還是已經滅絕了的古代信仰。

有這種想法的大腦,是國家意識形態機器的天然容器,兩者可謂一拍即合,而且互相生成,彼此支持,雞生下了蛋,蛋又孵出了雞。因為他們全都相信,任何一種在公共領域當中出現的東西,必定都是宣傳。一本讓人認識基督信仰的書,哪怕它再客觀也好,其實也與一份傳教手冊無異。便和我十來年前說過的一樣,這就是為什麼「台獨」有如過街老鼠,在內地人人喊打,是禁忌中的禁忌。但如果你認真去追問,究竟什麼是台獨?如何定義台獨?它的思想起源是什麼?這個政治思潮和運動的歷史階段演變如何?中間出過什麼代表人物?你會很奇特的發現,在所有批判它的人當中,幾乎沒有幾個能夠回答上述最根本的問題。換句話說,絕大多數在罵台獨的人,其實根本不知道台獨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那是因為根據公共領域當中「存在即宣傳」的原理,一部客觀詳實地去分析上述問題的書,就必然是一份台獨的政治宣傳。請注意,我談的甚至還不是最基礎的自由主義觀點下的言論和出版問題,主張鼓吹台獨的書刊和言論也有其面市流佈的自由;而是一些可能帶着批評立場,只不過力求客觀而全面地陳述台獨面貌及歷史的書籍,也都缺少存在的機會。

在這種情況底下,說不定將來有一天,國家旅遊局真的要發佈一份遊客指南,告訴遊客前往伊斯蘭國家應該要知道什麼基本情況,注意那些禁忌,也會被一些憤怒的網民舉報,指責這是趁機宣傳伊斯蘭教。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