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女兒注射疫苗後死亡 一名中國母親 9 年維權路

2018/7/25 — 12:55

圖左為尤志華為女兒費晶銘所製作的紀念網站。

圖左為尤志華為女兒費晶銘所製作的紀念網站。

中國第二大疫苗製造公司「長春長生生物科技」爆出疫苗造假事件,引起全國關注。不過,這並非中國第一次發生疫苗造假事件。《立場新聞》專訪一名受害家長尤志華,其女兒在 9 年前,注射了由一家被揭發同樣是狂犬病疫苗生產過程造假的生產商所製的其他疫苗後,患急病死亡。9 年過去,內地再爆出假疫苗事故,讓她決定站出來,再呼籲當局立法規管,希望不要再有人重蹈其女兒覆轍。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希望悲劇不要再發生,但我們疫苗群裡每天都有新的家長加入。」

九年來,尤志華一直希望為死去的女兒取回公道,並致力爭取在制度上給疫苗受害者一個保障,卻在維權過程中一直受到當局監控。直至去年底,當局承諾讓她把早年給女兒治病的費用統統報帳,條件是:不許再提疫苗的事。

廣告

「但新一批假疫苗出來,讓我不得不再站出來。」

*          *           *

廣告

2009年11月17日,尤志華18歲的女兒費晶銘,在學校被注射了大陸著名疫苗生產商江蘇延申生產的甲型流感疫苗。五日後,費晶銘開始一病不起,後被確診患上「急性重症再生障礙性貧血」。同班同學裡,也有一人在打針後患上了急性腦炎。

就在那年,這家公司被查出在狂犬病疫苗生產過程中長期故意造假 [註],導致大量問題疫苗流向市場。雖然費晶銘注射的不是狂犬病疫苗,但這次大規模的疫苗事件,讓媒體和費晶銘家人,都把兩件事連結起來。

女兒屍骨未寒 母親即遭監視

住院 3 個月後,費晶銘最終卻因血小板輸注無效導致出血,2010年3月8日,在蘇州大學附屬一院去世。尤志華把女兒運回家鄉江蘇鹽城途中,特警就在高速公路出口等待他們。費晶銘屍骨未寒,仍放在殯儀館裡,她的媽媽尤志華即受到鹽城市亭湖公安分局24小時監視。省疾控專家特意走到殯儀館跟尤志華說,孩子的死跟疫苗無關,令她更覺得當局欲蓋彌彰。

有人叫她打官司。法律本科畢業的尤志華回應對方說:「疫苗都沒有依法,我打什麼官司?中國現在走司法程序的那麼多,有幾多打贏了?」

九年來 家門仍有監控鏡頭

尤志華是黨員,但這個身份並沒有成為她的護身符。她在女兒去世後,嘗試進京上訪,卻被 3 輛警車強行押回旅館。自此以後,她一直遭到當局監控,外出都遭到跟蹤。時至今日,九年過去,她家門口仍有當局裝的監控鏡頭。「那個時候真是太幼稚,認為跑到北京就能把我的冤情能解決,實際上還是被忽悠。畢竟他們就是一條戰線上的,不可能承認 …」

尤志華想討一個說法,多年來為自己的小孩和其他疫苗受害者奔走。結果,這麼多年,尤志華出門做甚麼都被監視。即使因公到北京大學交流學習,地方單位不好意思不讓她去,就派了兩個領導貼身陪吃陪住。適逢重大活動時,她就成了被維穩的頭號人員,手機被屏蔽,派出所、民警就上來敲門。

「我的微信、我的電話都是透明的,身邊最好的朋友都成了政府的線眼,你的一舉一動都是在政府的眼皮底下。」

要求立法規管 不能罰錢了事

不過,尤志華說,她身邊有更多的懷疑問題疫苗的受害家長被打、被關小黑屋、被拘留。「那些帶著小孩維權的,讓你看了心裡特別特別的難受,你是根本沒有辦法讓自己袖手旁觀。」

尤志華與其他疫苗受害者家長,一直要求有關部門追查監管疫苗,並立法規管。

她又如此道出問題徵結:「中國的專家都是衛生部門的,他不可能丟了自己的飯碗去幫你,他就是認為有問題他也不敢說。你衛生部門自己註冊疫苗,自己組織專家調查診斷。你這個既是技術裁判員,又是運動員,哪來的公正,哪來的公平?」

尤志華認為,現在疫苗製造公司只被罰錢了事,只會令假疫苗禁而不絕。「實際上後台,後面大的老虎,他沒有挖出來。」她提倡要立法問責,追究製造假疫苗者的責任。

就算家長得了一筆過的賠償,亦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我女兒去世了,沒有後續的治療費用。但是他們這些致殘的家長,致殘的小孩,後續的治療是一個無底洞 … 」她也希望當局設立全套保障機制,讓因疫苗致死致殘的受害家庭長期獲發補助,支持他們日常生活開支和醫療費用。

「我希望這次能徹徹底底的解決問題,不是因疫苗受害以後,靠上訪來解決問題。」

 

【註】2009年12月3日,國家藥監局公布,內地著名疫苗製造商江蘇延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江蘇延申)在 2008 年7月至10月期間生產的21.58萬劑狂犬病疫苗質量存在問題,被責令停止生產及銷售。2010 年 3 月,江蘇延申 7 名涉案高層被捕。國家藥監局指該企業在疫苗生產過程中長期故意造假,大量問題疫苗流向市場,大陸媒體估計受害者最少有100萬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