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謝倫伯格案的進一步思考

2019/1/22 — 15:11

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 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圖片來源: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

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 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圖片來源: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

With due respect,基層工人對於冼樂石君的分析與闡述,難掩不安之感,不得不留下片言隻語討教。

1. 作者花不少筆墨分析從拘留到第一次審訊的時間與程序,但同樣的時間分析,為何又未見放到從上訴到重審判死這一部份呢?

誠如作者指出,謝倫伯格是由 2014 年被捕,到 2018 年 11 月一審判決,等待了四年多。但從那以後的發展就是:

廣告

2018.11.20 一審定罪,入獄 15 年;謝倫伯格提出上訴
2018.12.29 省高院開庭審理上訴,同日裁定發回市中院重新審訊
2019.01.02 市檢察院送達補充起訴決定書
2019.01.10 市中院公告 4 天後開庭
2019.01.14 市中院開庭,同日宣判死刑

用了四年多處理一審,但上訴只用了一個月預備、一天開庭;省高院開庭、市中院重審、判死,更是僅僅兩星期左右、一次庭審。難道如此時間表,還算不上倉卒、任意、不合理?

廣告

上訴前後時間表的巨大反差,就連辯護律師張冬碩自己也說道「非常快」、「前所未遇到過」,如此還要申辯指案件扯上政治外交「未必公允」,算不算是掩耳盜鈴?

2. 15 年無疑已是重刑,但從 15 年跳到死刑,無論如何也是重大(substantive)的更改,意味著呈堂案情有明顯的區別。根據中國司法機關的公告,省檢察院在上訴時向省高院陳詞指,「正在查證的線索顯示,被告人羅伯特極有可能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在走私毒品犯罪過程中起重要作用,一審法院認定其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建議發回重新審判,根據新線索查證情況,依發懲處。」「法庭經審理,採納了檢察機關意見,當庭裁定將本案發回〔市中院〕重新審判。」

從官方介紹可見,這基本上是下級法院已經根據公訴案情,考慮了毒品數量、跨國案情、被告角色等元素,作出 15 年的量刑;及至上訴,檢察院卻告訴省高院,原來搞錯了,他不是從犯,是主犯耶,不如發還案件讓我們提交新證據,從嚴判刑吧。

中國刑事訴訟一向不嚴格跟隨「一事不再理」原則,但就連中國司法界也一直疾呼,漠視 Double Jeopardy 原則「違背了司法公正、以人為本的現代司法理念」(見滿洲里市人民法院審判員張瑞峰:《淺析我國刑事再審程序的缺陷與重構》,內蒙古自治區高院網 2016)。

現在正是由於中國檢察與法院無視國際人權及法治原則,造成控方可利用上訴之機「打突擊」推倒既有判決,重新加重罪責的漏洞,如此重大不公,豈可單用一兩句「疑問」、「值得深思」就可帶過?

3. 整個審訊、上訴到再審,時間上可爭議之處,上文已有所述;再如此緊迫且不合理的時間限制下,被告人的權利到底有多大保障,法律團隊有多大空間挑戰控方案情,實在難免令人生疑。

《環球時報》就開動輿論機器指,張冬碩律師曾回應說被告的權利獲充分保障、短時間開庭屬合法等,但張律師隨後就向外媒澄清,他的觀點曾被《環時》歪曲,包括沒有說明他認為不應在這階段加刑的主張。張律師的律所主任莫少平律師及後更說明,《環時》的所謂「採訪」,不過是在律師休庭上洗手間途中截住他談了數句,而且斷章取義。

✽ ✽ ✽

基層工人明白,冼君是期望讀者別太輕率將案件扣到外交風雲的背景去審視;但公眾對中國司法難以寄予信任,本身就是中國刑事訴訟制度長年積弊造成的副作用,亦即忽視程序公義,以至制度內充斥政治操作的空間,使當局可輕易在刑事程序中,置司法公義及人權於不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