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廁紙權

2019/10/29 — 20:3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中國對實名認證和微支付已走向極致,不但風行全國,更用以解決日常生活的「資源分配」問題,最近面世的「紙巾寶」可算是一個最佳體現。

簡單來說,「紙巾寶」的做法是「掃碼領廁紙」。按其官方介紹,紙巾寶是透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科技,令紙巾變成如水、電一樣按需取用的公共資源,加上掃碼過程中可以配合不同廣告投放,將會是一場多贏的「廁所革命」。正面地看,紙巾寶無疑令使用者付上時間或金錢成本,進而更有意識地運用資源;但在香港或其他先進地區生活的朋友,似乎難以理解當中邏輯,故朋友們要不就狠批設計乃違反人性,要不就認為這是實名制的極致,但我看罷,卻不期然會心微笑。

記得當年在北京開餐廳,我和員工們就曾經就著「廁紙應放在廁格內或外」這事有過一陣討論。於我而言,廁紙固然要放在廁格內以方便使用者,同時,若將紙放於廁格外,亦是缺乏信任的舉措,絕不恰當;但餐廳的管理人員卻極力反對,認為我們的顧客以中低層消費者為主,若然採取我的做法,廁紙會極速被偷光。結果,我堅持「方便用家」的大原則,將廁紙放於廁格內,但不出數天,店內的廁紙要不就被隨便拉出來放在地下弄髒、要不就被偷光。面對如斯局面,我亦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大嘆國情如此,也別無辦法。現在好了,紙巾寶這個玩意彷彿就能解決「社會資源問題」,現在餐館就不需要再為這些小問題而煩惱了嗎?

廣告

一個小小的紙巾寶看似簡單,其實能帶出公民教育的大議題。

假如要培養民眾的意識,提升公民質素,最有效、直接的做法無疑是實行管控,然而,管控的同時,也會帶來其他種種問題,亦是價值觀多重扭曲的開始。若想確立長遠有效且健康的價值觀,則不得不透過施行廣義的公民教育,令人對自己身處的社區產生感情,繼而真心愛護社區、愛惜資源,甚至推而廣之至整個地球村;只是此一做法時間長、成本高,且一不小心就會令愛氾濫至其他地區、國家,不能對準目標,未必為政權所樂見。

廣告

只不過,當我們捨難取易,以懲罰性措施代替教育,令人人在使用公共資源時都付出代價,有意識地知道自己將要為此而花錢或被罰;這種人人自危、戰戰兢兢的心態是否我們所樂見?由此而來的愛惜資源又是否真愛惜?而這樣的行為背後,想的究竟是社會的健康發展抑或自己口袋內的金錢?同時,假如我們執意用這種管控方式來解決「社會資源問題」,終有一日,會出現洗手寶、廁所寶、出行寶、吃飯寶等極端的產物,從以達致全民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效果;只是人生過得如此,會否太勞累?這樣的生活,又是否我們所樂見?

 

本文 10 月 29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