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死在中國

2015/10/11 — 12:18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danisantalla @ flickr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danisantalla @ flickr )

【文:Sky Chang】

10月10日,是世界廢除死刑日。

“妳知道今天是世界廢除死刑日嗎?”

廣告

“不知道。”

“沒聽說過。”

廣告

 當天,中國沒有一家媒體發布有關廢除死刑的報道或是評論。廢除死刑,似乎離這裏的人很遠。在僅一個關口之隔的中國香港,卻是另一番情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前日在Facebook上發文提問:“這世上還有死刑?”早在1993年,死刑在香港就被廢除。

“妳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國家已經在法律或事實上廢止死刑了嗎?”

“5、6個?”

“10個以內吧?”

“總不可能超過50個了吧?”

以上是內地某知名中學的學生的回答,該學校每年一半以上的學生將前往國外留學。然而,這並不能改變他們對廢止死刑在世界範圍內進程的認識。“他們在校內接受的教育完全不涉及人權問題。我國思想品德課(政治課)確實有涉及法律知識,不過重在教學生要知法、守法。學生在校外所補習的課程,也只是爲了准備出國的標准化考試,也很難接觸到這方面的知識吧。”楊夏(化名)如此說道,他是該中學的政治老師。“在中國,很多人認爲死刑是必要的,故此不支持將其廢除。我們的路,仍然十分漫長!”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曾如此說道。這麽說來,也難怪學生給出的答案會如此離譜。

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極少數沒有公布任何死刑處決人數的國家。多個國際組織的報告均顯示,中國每年處決人數很可能超過當年全球處決人數總和。迫于國際壓力,中國選擇通過減少死刑罪名的方式進行妥協。2011年,死刑罪名由68個減至55個。今年8月,中國人大再次通過修正草案,將死刑罪名減至46個。不禁讓人發問:中國正走向廢除死刑的道路嗎?

1998年,中國簽署《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公約中的一條要求便是“對于還沒有廢除死刑的國家,死刑只能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簽署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的國家每年提交報告,接受審議。其中的一個審議標准是,所謂“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一定是排除非暴力犯罪的。而中國現有的46個罪名中,有很大一部分屬于非暴力犯罪。“雖然廢止死刑是大趨勢,但如果結合目前中國的國情,那些可能觸碰中國政府底線或者危及政權的罪名,恐怕很難被去除。此外,從這次人大廢除9個罪名的過程看,並不是一帆風順。輿論一度施壓,很多人,尤其是老百姓,都表達了擔心,認爲沒了死刑,罪犯就難以被懲戒。”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如此說道。

自2011起,藥家鑫案、夏俊峰案等案件引發了社會對廢止死刑的關注。類似的事件不時被曝出,確實引發了很多人的思考。“我是支持廢止死刑的,簡單的說,我們國家的量刑標准實在讓人質疑。這個年代已經不是那個’甯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漏掉一個’的年代了!在沒有讓人信服的量刑標准的情況下,廢止死刑,至少能防止一些不可挽回的冤案發生。”在采訪過程中,朱莉(化名)女士的回答令人深思。“死刑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很有可能錯殺無辜。”前NBA球員渣巴在回答爲什麽廢止死刑時曾如此答道。

在談論過程中,楊夏說道:”我在教學過程中,常和學生說無論未來發展怎樣,都要珍愛生命。不僅是自己的,也是他人的。我覺得廢止死刑,便是一種很好方式。當然,廢止死刑,是一個很深刻的議題。從一個從事教育的人的角度,我覺得我們國家應該讓學生盡早接觸一些社會話題,讓他們去討論。畢竟,未來改革的重擔是在他們身上的。但是目前看,沒什麽可能。”

採訪過程中,很多人在談爲什麽要保留死刑時,都提到死刑能起到威懾作用,應該能有效減少犯罪。然而,這可能只是很膚淺的認識,因爲在很多國家或地區,如加拿大、香港,在廢除死刑後,總犯罪率不僅不增,反而下跌。

中國未來廢死之路,恐怕會困難重重。在惡劣的政治環境下,公民的人權意識又極度缺乏。更讓人擔憂的是,當代中國青少年對人權問題依然陌生。這可能也意味著,未來中國社會對廢死的看法和重視度,都難有很大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