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州流動小販是廣州政府組織的?

2015/3/28 — 12:21

(微博圖片)

(微博圖片)

十幾年前剛到廣州,在位於瘦狗嶺的華文學院念暨大預科。學校附近除了前門兩三間食店同後門一間士多,基本沒有什麼地方好消費。好在後門的一條斜路有十多檔流動小販檔,有賣水果的,有賣零食的,有賣翻版書二手書的(竟然可用幾蚊雞買到幾百頁厚的諾貝爾獎小說),令我們的校園生活相對多元化。聽小販說,他們在此擺賣要交陀地,就是交給守後門的保安,十蚊擺一日。當時覺得這種形式是互相需要各取所需,小販保安學生三贏。

大四,開始在外面租房住。當時住位置近廣州美術學院的禮岡路。路口處有幾檔走鬼燒烤檔,每晚八九點開檔,價廉物美,好多藝術生美女超短裙邊吃燒蠔邊聊藝術成一亮麗風景。偶然城管掃場,大家還憤憤不平詛咒城管阻人消夜。

記得八十年代,香港流動小販好多,有時街上有人大叫一聲: 「走鬼呀!」整條街立即移形換影雞飛狗走。一踏入九十年代,走鬼檔不知為什麼全消失了。難道香港政府大發神威令幾百萬香港人一夜間全都暴富起來,再沒有人需要買賣廉價貨?

廣告

近幾年,廣州不斷升呢,百幾層既廣州塔頂都可以整個摩天輪,地鐵又話要開夠廿幾條線,各種大型商場豪奢食店不在話下。奇就奇在這城市一直沒有忘記龐大的低下層人口。據說,廣州的流動小販不下三十萬人。向來以將廣州升呢為己任的市政府竟然沒有選擇將小販趕盡殺絕,而是嘗試與這群體溝通並做好管理。自二○○九廣州亞運年開始,廣州政府開設流動小販專用網頁和小販溝通,訂立各區街道可容擺賣的時間和地點;並在一些較合適的地段(很多時是地鐵站口外面或高端商場前的空地)組織集市,只收取低額租金,提供簷篷等器具支援,甚至幫忙清潔衛生,又不時搞美食節文化節以幫忙商戶招徠生意。廣州流動小販賣的是什麼?二○一五物價高漲的廣州還有十蚊五隻燒生蠔一蚊一條香腸,你還奢求高端貨就真太過分。當然,高手在民間,一些廣州名人確實是走鬼檔起家。以風筒吹蠔燒烤技法聞名的風筒輝,廿多年前在路邊擺檔,如今已是廣州的燒烤名廚,富豪名流和媒體私人派對爭相邀請他主理高端豪華燒烤晚宴。來自海豐而成名於廣州的五條人樂隊,最初在廣州走鬼賣 CD,如今是華語傳媒中獎得主,全國知名。

八十年代,我小學師妹,一家住木屋區,爸爸在深水埗桂林街賣牛腩牛雜,以一技之長起家。九十年代終於儲夠錢開食店,買樓,過小康生活。走鬼檔,從來就是低下層上升之路的一個台階,是有能力者展示一技之長的機會,是社會多元化的可能。

廣告

(原文刊於《明報》世紀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