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寶勝與胡鞍鋼的特異功能

2018/8/8 — 16:39

張寶勝去世,才記起這個「超級神棍」。年輕一輩多不知張是何許人,他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紅極大陸的「氣功大師」,自稱擁有「特異功能」,能隔空取物、徒手點火、看穿物件 — 咪即係賭聖?冇錯,咪就係賭聖嘅角色原型。

1982年,本是礦工的張寶勝自稱有特異功能,種種表演令人驚異,還引起中共領導注意,能力不單被肯定,中共更希望將其異能發揮在軍事上。張自此享有國家領導待遇,成為「中國國寶」,政商名流爭相攀附。正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張寶勝掀起異能熱潮,大陸從此出現不少自稱擁有特異功能的人。到1988年,特異功能的騙局才被中國科學家踢爆而踢爆記錄延至1995年才對外公佈。換言之,全國上上下下都被張寶勝騙得團團轉,堪稱中共荒唐史之一。

今天回顧,很多人說,中共的領導人真是蠢透,當年竟會相信如此無稽荒誕的事情。除了蠢,其實還與當時的大環境有關。

廣告

張寶勝的特異功能,明顯只是魔術,還是較低級的。如果今日有人做同樣的表演,你會立即質疑是魔術。但在1982年,文革完了六年,改革開放推行了四年,大陸仍然封閉,外國東西不流入,吹捧也易被打成毒草漢奸。魔術表演是西方文化,八十年代已發展成熟,但當時知道的大陸人又有多少?在香港則相反,特異功能興起的同時,香港人最愛看的是魔術師大衛高帕飛(David Copperfield)。當年無線電視久不久會播大衛的魔術節目,是我小時候必看的節目之一。1986年,大衛還在大陸表演了一次「穿越長城」的魔術,震驚全世界 — 大衛開宗明義說那是魔術,不是特異功能,換了張寶勝,就會說自己用特異功能穿牆過壁,因為當時,表演魔術難以賺錢,除少人認識,還因為魔術屬於中產閒暇玩意,溫飽不足又何來負擔看魔術表演呢?那不是劉謙可以上春晚的年代,很多大陸人連電視都沒有(有的也多是香港親戚送上去),遑論接觸過魔術。(無巧不成話,1987年,張寶勝在測試中,被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家踢爆作弊。不知是不是1986年穿越長城的魔術令當時的中共領導意識到,張寶勝的東西會不會只是魔術?)

另外,經歷了三千多年極權帝制與奴才關係文化的中國,在1982年時還剛剛經歷完奴才文化在史上表現得最醜惡的文革,便可說明,「質疑」是難容於中國文化,也令中國人難以陪養出科學精神。可是,科學精神、批判思考的原點就是「質疑」,但極權帝制不容質疑,延伸到文化血液裏,就形成不喜歡質疑的文化基因。小朋友最愛問「點解」,覺得不合理很自然會提出質疑,這本是大部分人的天性,但在中華文化裏,這種天性在社教化下被迅速壓抑,由皇帝、官員到老師、父母以至所有長輩,都不愛被質疑,質疑被視為反叛、唔聽教、壞孩子等,要受懲。慢慢,這個民族變得不愛質疑,人人敢怒不敢言,把質疑吞回肚裏,代以「係咁㗎啦」、「唔鍾意咪走囉」、「我話OK就OK」等迂腐、崇權、盲從、犬儒的性格。更甚者,誰提出質疑就是阻人發達,阻人發達尤如殺人父母,提出質疑者首先就要被批死了。

廣告

十幾億人,總不會人人都不學無術、毫無批判思考又不敢言吧?問題是,你有質疑的自由嗎?在沒有網絡的八十年代,想質疑又從何發聲呢?尤其張寶勝已獲國家領導待遇,誰提出質疑就是質疑領導人的智商,在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度,質疑很快被消音,發帖很快被刪。一個連《小熊維尼》都成為禁片的國家,你還期望有質疑領導的聲音嗎?

還未說奴才文化呢!1982年,文革才完了幾年,即奴才文化在歷史上最囂張的時代剛過,即使六四前的八十年代已是中共最開明的年代,但張寶勝既得領導待遇,奴才只會如蟻附羶,紛紛巴結,大加吹捧,誰會提出質疑這麼傻呢?中國人本就愛吹捧怪力亂神,義和拳就是一個例子,那不是騙倒滿清領導人慈禧嗎?然而,是不是滿清高層個個都是白癡呢?應該不會,但慈禧一個白癡便夠了,只要他相信義和拳真的刀槍不入,你抱着殺頭的危機提出質疑,你才是個白癡。

說來可笑,1981年有一套台灣電影叫《假如我是真的》,不單在大陸,在香港也是禁片(直到1989年才解禁)。片中描述男主角假扮高幹子弟,迅即得到全國上上下下的巴結禮遇,從而揭露大陸文革之後官僚特權、走後門等荒謬情況。如果大陸沒有禁制,如果中共領導人認真看看、反思和提防,那麼張寶勝在翌年就不應能借異能上位,而令領導人遭人一世恥笑。(譚詠麟憑這套電影奪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但相信今日他寧願沒有拍過這部電影)。

對外封閉與資訊不自由導致無知,威權文化與專制皇權導致害怕質疑,奴才文化與打壓言論導致無人敢說真話,這就是阻礙中國人進步的三座大山,也是張寶勝能成為國家紅人的劣土。

但中國人有沒有汲取過教訓呢?沒有。多謝特朗普,不用船堅炮利去攻打拳匪,只用關稅便粉碎了中國經濟的「特異功能」。正在此時,全國卻揪出一隻代罪羔羊,叫胡鞍鋼。

胡鞍鋼是清華大學出身的中國學者,曾任中國國情研究所所長,即所謂「國家智庫」,其撰寫之報告直達中央,堪稱「國師」。他曾吹捧「中國的高技術已經超越美國」、「中國發明的國際專利已經超越日本」,令中國上上下下一起high爆,直至特朗普翻枱,中國上上下下才醒覺是一起「揩嘢」。

如今,胡鞍鋼成為眾矢之的,指他須為「中國製造2025」等浮誇口號造成的國家龐大損失負責,連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嚴正指出:胡鞍鋼的主張,違反常識。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政治學教授張鳴更發炮狠批:

「大學者在美國鍍過金,現在是清華的資深教授,完全不懂什麼叫科學論證,純粹以權玩人。為何連小學生都騙不了的指鹿為馬遊戲,他居然能做,做出來,還堂而皇之地發表在清華大學報,還在媒體大肆鼓吹,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以為天下人都是秦二世胡亥,可以任他耍戲嗎?」

哈哈,當看見這個評論,再看到張寶勝的死訊,我便懷念起張的時代 — 是啊,為何連小學生都騙不了的特異功能遊戲,他居然能做,做出來,還堂而皇之地在領導人面前表演,在媒體大肆鼓吹,還享有國家領導待遇呢?

不就是上面講過的嗎?所以,我很同情胡鞍鋼,他不是張寶勝,張寶勝是貨真價實的騙子,胡鞍鋼是貨真價實的學者,他可能真心相信中國大陸強大得能征服宇宙,如今結論只是成王敗寇。但又有沒有人質疑,為什麼從來沒有人事先質疑和指正胡的狂妄言論,反而跟隨其魔笛而起舞呢?

最後想說,張寶勝還是有貢獻的,他成就了賭聖和大軍兩個經典角色,讓我翻看又翻看,笑翻又笑翻。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