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蒙古騎兵團的宿命 看中國共產黨治下少數民族的悲劇

2018/7/24 — 20:05

楊海英著、吉普呼蘭譯《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

楊海英著、吉普呼蘭譯《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

中共政權建國以來,少數民族的問題一直未能妥善解決,其中西藏和新疆原住民族反對「大漢殖民主義者」的抗爭運動持續經年,慘烈非常,至今仍然是政治上的火藥庫。過去不少論者指出歷代封建王朝都是以中原統治者心態,按當時政治現實情況採取征服、安撫或教化等不同策略,嘗試落實綏靖效果,兩極化而言便是「設法馴化」或者「強行壓制」。近年中共紅色王朝崛起,霸權心態盡顯,壓逼少數民族的手段愈來愈激烈。有關這樣的「命題」研究固然十分複雜,筆者自感力有不逮,如今只是從一本書的讀後感說起。這本書是在書展期間購得而花了兩個晚上閱讀的《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註一)。

該書作者是蒙古裔日本籍的楊海英(蒙古名字是俄尼斯.朝格圖),他年前的三卷大部頭力作《沒有墓碑的草原 — 內蒙古文化大革命.大屠殺實錄》(2011) 曾獲司馬遼太郎大獎,是一位紀實文學作家,以田野調查搜集資料和參照歷史文獻的方法寫作。如今這本《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同樣以日文撰寫,中譯本於去年在台灣出版,譯者吉普呼蘭也是蒙古人。 

蒙古人是與生俱來的優秀騎兵,被譽為戰神成吉思汗麾下的戰無不勝悍將,驍勇善戰,在大漠山川草原奔騰馳騁,縱橫睥睨歐亞大陸,揮舞的馬鞭、揚起的彎刀和疾飛的鐵蹄,在他們蹂躪和踐踏過的地方留下惶恐和血腥歷史記憶……1924 年「蒙古人民共和國」(外蒙)成立,但是爭取從中國版圖獨立出來依然是內蒙地區蒙古人的夙願,只不過在當時蘇聯、日本和國民政府的爭持環境中,始終未能如願以償,其後一直在日本操控下的滿洲國掙扎生活。因此,在滿洲國期間,蒙古騎兵部隊得到日本式近代化戰術訓練,以及經過「興安軍官學校」的培育洗禮,建成為一支「挎日本洋刀」而有著民族自決象徵的蒙古騎兵團。

廣告

1945 年日本戰敗後蒙古民族統一願望因為《雅爾達協定》(其實只是蘇聯、美國和英國三巨頭的「密約」)而幻滅,蒙古人視內蒙「被出賣」給了中國政府,內外蒙民族統一合併無法成事,認為中國政府「高度自治」的承諾只是有名無實的「區域自治」而已,這可說是少數民族在列強戰後圖謀分贓下,被否定「民族自決」,被任意宰割,以至被犧牲的慣見歷史悲劇。1946 年中國共產黨八路軍在蘇聯帶領下進佔滿洲,在國共內戰中亦曾利用蒙古騎兵團與國民黨軍爭戰;建國團中有民族主義思想的蒙古將領被清洗驅逐;1950 年蒙古騎兵團被安排參加中共建國一週年的閱兵典禮,馬蹄聲響徹天安門廣場;其後 1952 年蒙古騎兵團易名為「國防騎兵師」,五個師只剩下五千人的三個團:第十三團、第十四團和第十五團。1958 年這支改組重建後的蒙古騎兵團被中國共產黨指派「遠征」西藏,參加所謂「和平解放」的「剿匪平叛」戰爭!簡明而言,楊海英這本書就是描述這一段歷史,藉此反映出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

中國共產黨指使少數民族互相殘殺,正是歷代王朝慣用的「以夷制夷」陰險手段!當年奉命前赴西藏征討「叛民」的是蒙古騎兵團的第十三團和第十四團共三千二百名戰士,從 1958 年 7 月至 1961 年 11 月逾三年,經歷大大小小約三十場戰役,覆蓋西藏和青海的三個戰區,而「平亂」後二百餘名騎兵陣亡,可是三千匹蒙古戰馬卻只剩餘兩匹得以還鄉!倖存人馬的差距如此大,主要原因是蒙古騎兵擅長採用「長距離快速奔襲」戰術,特點是「不斷換乘多匹馬,毫不停歇地追逐對手,在對方疲憊不堪時,進行快速攻擊」(註二),那麼,戰馬因乏累而傷亡的數字異常的大!

廣告

蒙古騎兵團參與鎮壓藏人的屠殺後便遭受到中國共產黨的肅清,1966年文化大革命時首當其衝的被解除武裝,兩年後正式被解散,蒙古騎兵團的宿命雖然劃上句號,可是文革期間內蒙古民族被清算,數十萬人被殺害……血跡斑斑的民族悲劇仍然未正式落幕。蒙古騎兵團不幸淪為中國共產黨的「僱傭兵」殘殺西藏牧民,最終騎兵團和蒙族自決的前途同樣也被摧毀,蒙古人對此做出了藏傳佛教信徒特有的解釋:「遭受了天罰」(註三)對於這段慘痛歷史,作者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一石三鳥」的目的:其一是借助蒙古騎兵團的強悍戰鬥力合併了西藏;其二是藉此消耗殆盡內蒙這支騎兵武裝力量;其三是因此離間了藏蒙兩族同胞,製造新的仇恨!(註四)無可諱言,筆者明白蒙古裔作者楊海英有其政治立場和本土觀點,反映出其蒙古人本位的歷史觀。如今香港特區年輕人以本土意識出發,堅持自決理念,筆者以為這一段中國共產黨少數民族政策所造成的歷史悲劇,值得好好認識和認真參考!

蒙古人從十三世紀便開始信仰藏傳佛教,蒙藏兩族兄弟情的關係不淺,因此西藏作家唯色在序言中明言楊海英這本書「不只是一本悲懺之書,它更是一本悼亡之書」(註五)。所「悲懺」的是蒙古騎兵團參與「剿匪平叛」戰爭,殺害同屬少數民族且關係密切的西藏牧民;所「悼亡」的是那曾經為追求民族自決奮鬥卻最終被中國共產黨整肅而玉石俱焚的蒙古騎兵團!以書論書,字裡行間滲流的「悲懺」和「悼亡」之情令人感動,難免掩卷黯然!

 

註一:楊海英著、吉普呼蘭譯《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蒙藏民族的時代悲劇》台北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7 年 4 月)
註二:原書 281 頁  
註三:原書 266 頁
註四:原書 305 頁
註五:原書 27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