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在獄中的季節

2019/2/15 — 14:37

李文足、王峭嶺

李文足、王峭嶺

2 月 14 日是情人節,那本是天下有情人相聚團圓的日子,但偏偏天地間卻有這樣的一群,被囚黑獄,得與妻子家人天各一方,鐵窗相隔,而他們的所有罪名,只不過是對自由和公義的渴望。世上最有情有義的,莫如是在鐵窗之外,對丈夫不離不棄、始終守候,甚至不惜拋頭露面、四出奔波、堅決為夫討回公道的妻子。他們,都是中國的良心;而她們,都是世間最美麗的情人。

當歲晚團圓也成了一種奢侈

大年初一,看有線電視中國組新聞,看到「709 大抓捕」中被抓被囚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其妻子李文足,在年三十晚到天津第一看守所為丈夫送新衣服過年。在這個號稱講「法治」、講「人權」的國家,哪怕是夫婦,倆人竟然已經有長達三年半未獲准見面,到了歲晚新春這些中國人最重視的時節,仍然如此,團圓竟成了那麼奢侈,原因只為他們仍堅持一顆良心。

廣告

這位太太很貼心,擔心未見丈夫三年半,買的衣服丈夫會不太合身,所以買內衣褲時,買了兩套,按丈夫之前正常尺碼買了一套,然後再按小一個碼再多買一套。她說 709 案其它被關押的人,放回後見到他們身體上的最大變化就是暴瘦,她擔心丈夫也會如此,所以買衣服時就買大小碼兩套。

廣告

她說如今只希望丈夫能盡快出來,這個地方她已經來也不想再來了。她說第一年來的時候是夏天,當時希望秋天便不用再來了,但轉眼便到了冬天,便轉而希望明年冬天不用再來了,但是春夏秋冬,她們在這裡已經渡過了好幾個春夏秋冬了。

螢光幕所見,李文足眼有淚光,在看守所外的高牆外喊叫,說:「王全璋,我們陪你過年了,你聽得見嗎?你今天能吃上餃子嗎?」姊姊王全秀也在旁喊叫,說:「你要好好的,我們等你回家。」她們希望王全璋能夠聽得到。

真正的美麗,真正的力量

螢光幕又見,李文足剪掉了一頭秀髮,其實這是因為去年 12 月,為了抗議司法不公,她與另外三名 709 家屬,冒著嚴寒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當眾剃頭,高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抗議拖延辦案和違法辦案,阻止她所委託的律師與王全璋接觸,並讓該案嚴重超出法律規定的辦理期限。被記者問到剃了頭不怕樣子醜嗎﹖她說,怎會醜?若然丈夫出來看到妻子如此為自己時,會覺得妻子美還是醜呢?

頭髮能夠給予人溫暖,而李文足卻把這點點溫暖也捨棄,豁出去面對這個冷酷的國度;頭髮能夠給予人力量,《舊約》聖經裡的力士參孫(Samson),一身超人的力氣就是來自一頭頭髮,結果遭暗算剪掉後,便一蹶不振,而她卻比參孫更強,剪掉一頭秀髮,反而展露出她真正的力量。

這位女士的確十分強悍,為了幫丈夫討回公道,她不惜四出奔走,並無數次到執法和司法部門抗議(例如年三十晚才去了天津派出所為丈夫送新衣服過年,年初二又馬不停蹄,分別到了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檢察院要求無罪釋放丈夫),永不言倦,更試過不惜千里迢迢,從家住的北京,徒步到天津第一看守所抗議,希望引起外界關注事件,結果走了五天後被國保截住並強行押返北京的住所。

為愛站出來是沒有錯的

還幸,李文足並不孤獨,陪伴她的,還有一直彼此扶持的 709 事件中其它家屬,包括另一位維權律師太太王峭嶺,雖然丈夫已在 2017 年 5 月獲釋,但王峭嶺卻沒有獨善其身,反而與李文足並肩而戰,甚至去年 12 月跟她一起剃頭抗議。

有線中國組過往也訪問過王峭嶺。她說過往總是埋怨丈夫不夠浪漫,例如她心裡是十分希望過情人節的,但丈夫卻是一個特別沒有情調的人,例如情人節不會送花,說反正錢全都在她那裡,想買花可以自己買,就是到了結婚紀念日出外吃飯,丈夫不單遲到兩個小時,還要坐下後便自顧自看書。

她還形容自己和丈夫是「火星撞地球」,經常吵架,一直不能理解丈夫為何要當維權律師,兩人很多的爭執也是由此而起,她對丈夫說,只要他不接這些案子,一家便可以很平安,並一直這樣抱怨。

直到後來,李和平因為 709 大抓補而失蹤 22 個月,為了幫丈夫維權,王峭嶺不惜走上最前線,四出奔波,踏上丈夫以往所走過的路,她說逐漸開始重新理解丈夫:「你了解他你會發現,雖然他並不是一個完全的人,但他是一個心裡仍保有善良的人」,「因為他幫助了別人,所以他被抓,我只能說付出這個代價是非常值得的,那麼我們一家人陪你付出這個代價,這就是為愛,我們知道今天為家人、為愛站出來是沒有錯的」。

從不解到認同

她說丈夫獲釋後,起了微妙的變化,以往家裡連油瓶倒了也不扶的這個人,今天竟然會為她找眼鏡,當她認同了丈夫所做的事情後,丈夫也認同了她的愛。

其實,王峭嶺亦並不弧獨,我發現作為太太,由不理解當維權律師的丈夫,擔心他會因而惹禍上身,到一天丈夫真的被抓後,反而重新理解丈夫、認同丈夫的,原來大不乏人,因為彼此心中有的始終是愛。

例如,另一位維權律師許志永,昔日當他被抓後,他的太太崔箏並沒有怪他,反而說:「我最終想通了,每個人都有各自堅守的東西,一條不為取悅或是顧及他人而改變的底線。我也有一些無論你怎樣請求,都不會改變的東西。所以,今天的結果我並不怪你,也坦然接受……」

中國的情人節和愛情故事,並不需要羅密歐與茱麗葉,這些維權律師和他們的妻子,其愛情更加美麗動人。

罪名只不過是對自由和公義的渴望

我記得有位民運人士曾經寫過這樣的一首獄中詩:

我怕孤獨,但連自己的影子也難得一見;
我怕黑暗,卻只能在鐵窗後面仰望藍天;
我只靠夢生活,但夢中卻永遠只是飄著染血的鞭子;
而我全部的罪名,卻只是對自由的渴望……

不錯,他們的所有罪名,只不過是對自由和公義的堅持和渴望而已。

希望當大家情人節與情人共慶團圓時,不會忘掉,在大陸黑獄裡的幽暗一角,有著這樣被迫與妻子家人鐵窗分隔的一群,他們,都是中國的良心;而她們,都是世上最美麗的情人。

 

原刊於 2 月 13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