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願意見到劍橋變成西安

2018/1/20 — 9:33

「英國朋友問:為何中國人如此瘋狂崇拜牛津劍橋?

今日的劍橋,變成中國人消費殖民地,不但有許多中國餐館,還有超過五十間英語學校,中國人成批成群湧來學英文,街頭大媽大叔充斥,好似一個小西安 ... 」

陶傑 〈劍橋變小西安〉(刊於2018年1月18日《蘋果日報》

對於劍橋,是商機還是要加強管理?

這令我想起了去完去年五月底再到訪劍橋的所見所想。其中有這一段:

廣告

「.... 這次崔護重來,只見劍橋大學校園的硬件一如以往,優美不減昔日。但在校園訪客中心一帶的道路及商場多了很多名店,校園明顯比以前更加商業化了。沿途所見,遊人多了很多,特色是來自中國的遊客,有不少是旅行團帶着過來的,這一點也很符合過去十年全球旅遊業的轉變趨勢。因為是老城,在校園區內有不少狹窄的通道,在當中走過,有些是砂路、有些是石板,兩邊是古老的建築物,本來可以感受到那個老城及學術重鎮的肅穆及莊嚴氣氛。但現在不時傳來高聲的談話及喧嘩,真不明白為何有些人談話 (只見有時在談話的只不過是兩個人)的時候總要像向全世界發表宣言,還要把嗓門吊高幾度,真的覺得很大煞風景。只能希望這個情況會慢慢改變過來。

不單止商業區更商業化了,校園的本身好像也多了很多收費的景點。這次去到,仍然可以走到在 Trinity Hall 及 Clare College 那兩幅望河的草地,但沿河道邊向前走的那些通道,例如通向奈何橋的河邊小道,全部都被封了起來。如果想穿過校園走過去,所見要不就是加了鐵閘,標明只准校內職員或學生通過,要不就是有一至兩位警衛全天候守住,要查看證件才容許通過。如果要走進 King's College 或 Trinity Hall 校園區走走或到奈何橋那邊看看,現在都要在正門購買入場卷。我從那兩幅仍未設收費的草地上仍然可以看到 Cambridge Punting, 但撐船導賞的看來已經不是學生,而是專職的員工。收費也比上次來的時候貴了差不多一倍,要15英鎊一個人。

廣告

這可能真的是商業化了,也可能是管理上的需要。更可能兩方面的因素都有。遊人多了,要防止破壞、減少損耗、防止濫用、有效管理,加設鐵閘和護衛、收費或加費,理論上都可能有其道理 ....」

(全文:https://www.facebook.com/chungkw/posts/10154619626791938

中國的發展確實為很多地方帶來商機。但「商機」不是唯一的標準與價值,「商機」有可能帶來不少代價。老實說,我千萬個不願意見到劍橋變成西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