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痛苦,但並不懼怕」— 專訪維權律師王宇之子包卓軒

2015/8/11 — 11:16

上月9日,著名維權律師王宇的丈夫包龍軍,帶著16歲的兒子包卓軒,赴北京機場出發前往澳洲,準備今秋入學當地高中。然而就在那天、就在機場,離新生活一步之遙處,包卓軒與父親突然被當局人員硬拖上車帶走;而他的母親王宇,在送父子倆到機場後回到家中後,同樣被當局的人帶走。

王宇一家的失蹤,揭開了中共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的序幕。自7月初以來,已有最少267名律師、律師事務所人員及維權人士被捲入事件,被刑事拘留或秘密拘押者17人、失蹤者6人,其餘200多人一度被帶走或傳喚施壓。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一路接力刊出報道,將這群律師描繪成為揚名而大鬧法庭、以維權之名踐踏司法的法治破壞者。

事隔一個月後,在上週五(7日),協助王宇的律師收到通知:王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以可能洩露國家機密為由,不准律師會見。而包龍軍仍被刑拘,控罪未明。

廣告

而原本應已在澳洲迎接新學年的包卓軒,現在被逼前往原籍內蒙古,面對著充滿陰霾與未知的未來;父母被拘禁、重獲自由無期,而自己期望已久的機會亦被剝奪,這名年僅16歲少年,獨自承受著一切。

*     *     *

廣告

就在王宇罪名公佈當日稍晚,《立場》記者聯絡到王宇的16歲兒子包卓軒;港台新聞大幅報道之際,當事人的兒子仍未知道母親已被控以重罪。被問到是否知道父母的近況,包卓軒指自己反覆問過公安很多次,一直未有答覆,「他們的情況我根本無從得知,也至今沒有收到任何一條法律文書。」

在機場被帶走後,包卓軒與父親被分開,當局人員將他帶到天津,軟禁近兩日,期間一直有人看守。

軟禁結束後,包卓軒發現位於北京的家被當局鎖起,鎖匙不獲歸還;無計可施之下,包卓軒被逼回到母親的原籍內蒙古,與婆婆同住。包卓軒指,家中長者支持包龍軍與王宇的作為,但眼見夫婦兩人被拘押,也難免感到害怕。

當局一方面扣起包卓軒的護照,一方面也著手在內蒙古安排他入學。

《悉尼先驅晨報》上週引述墨爾本北部近郊的 Strathmore Secondary College 校長回覆,包卓軒本應於兩週前到該校報到,但他沒有到來,校方亦得不到任何解釋。

「我並不想在內蒙古上學。出國留學我們家籌劃很久了,也是我的心願,學費中介費 homestay 費用我們全都交了…

出國求學是我的願望…現在他們卻不讓我有選擇的權利。」

除了為父母的安危憂慮,包卓軒也為自己失卻了留學的機會,感到非常難過。

到了內蒙古後,雖然沒有明顯的感到被監視或跟蹤,但當局對包卓軒的動態仍是暸如指掌。過去一個月,包卓軒已被約談5、6次。

「一跟律師聯繫,立馬請去公安局喝茶談話;說不准請律師,不准和外國群體聯繫、不准和幫助我爸媽的朋友聯繫,不准出國讀書了……然後就會虛偽的說,他們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我們家好。

他們說什麼都要加上『這些是為了你們好』……都話裏有話;有一次說過『要是不聽話總跟那些人聯繫的話…只會對我爸媽不利』。」

*     *     *

據官方媒體的說法,今次針對維權律師的大規模抓捕,其實是較早前「超級低俗屠夫」吳淦案的延續。而王宇,正是吳淦的代表律師;案件代理不足數月,律師也被拘控了。除此之外,王宇還參與多宗敏感案件,包括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的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在被拘押期間去世的著名人權鬥士曹順利等。

對於父母的法律業務,包卓軒坦言並不甚了了,他們講得很少、他也不問,知之不詳。王宇早前曾向外界透露,自己因代理維權案件,多次遭到當局威脅及警告;但在包卓軒看來,七月初的巨變,來得毫無徵兆。

但對父親母親,包卓軒心底裏非常尊敬。

「我覺得父母都是很有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的人,律師也本來就是一個值得人尊敬的職業。雖然父母做的事令人尊重,但終究還是令我們家陷入了困境;這點我很難過,但這顯然並不是他們的責任。」

包卓軒曾經想過到外地攻讀法律;但現在,想到自己的將來會受到種種限制,他感到擔憂。「我理想還挺多的,但是小孩子,不是總能付諸實現……這點我自己也清楚。」

即便如此,包卓軒並不膽怯。早前他接受了《悉尼先驅晨報》的電話專訪,也不是沒有想過報道刊出後會對自己不利,但他並不懼怕;結果當局人員一直沒有對該次專訪說過什麼。在包卓軒眼中,外界很多人都在竭力幫助他的父母;今次訪問期間,他一遍又一遍地感謝記者「幫助」,「我爸媽也會很感謝您們的!」

「我也很痛苦,但倒不是懼怕什麼…可能我還是年紀小,顧慮也少吧。

我自己心安理得,這就足夠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