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見証過上海大媽的「邏輯」!

2016/3/28 — 15:11

早前在網絡廣傳一張大媽在曼谷機場開檯賭博的相片

早前在網絡廣傳一張大媽在曼谷機場開檯賭博的相片

 

前一陣子往曼谷閒待了幾天,不在乎吃喝玩樂和購物觀光,只想遠避塵囂,趁機養養神散散心而已。

那一天大清早起來到酒店餐堂吃早餐去,也許時間尚早,偌大開揚的餐堂竟然沒有幾個客人,悠揚悅耳的輕音樂旋律聲中顯得寧靜非常。 餐堂窗外透進來的晨光把淡黃暗花的桌布染得明亮,洋台栽種的植物一片翠綠,配襯著好幾株綻開鮮紅嫣紫的花枝,眼前就是春光明媚的寫照。 我不假思索的選了靠窗的一個雙人座位坐下來,服務員隨即為我倒了一杯熱咖啡。 我呷著一口熱呼呼的濃香咖啡,漫不經心的開了手機上網隨意瀏覽一下,算是把握時刻,享受懶洋洋一天的開始……。

廣告

可是我還來不及定過神來舒一口氣,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鬧笑和濃膩上海口音的普通話,抬頭一看是一片耀目掩映的彩布,原來來了四位穿得明豔亮麗的中年婦人。 她們都戴著不同顏色和配上飾物的闊邊帽,纏著彩繽圍巾和掛著大顆小粒的珍珠鍊和頸項,就在我旁邊的那張四人餐桌坐下,嘩啦嘩啦的喧噪起來。 我心裡即時不禁暗叫不妙:在香港少有機會碰巧有一班上海大媽坐在鄰桌用膳,如今竟然在異地的曼谷遇上了!

不過,到底既來之則安之,也便頓時釋然。 誰料不到一刻鐘,另外一位大媽現身,站在桌旁和那班大媽高聲打起招呼來,而寒喧聲中一旋間那位剛來的大媽竟然拉開我對座的那張靠背椅,不打話便不動聲色的大剌剌坐下來。 我錯愕之餘自然反應的說:「嘿!幹甚麼?」 誰料那位大媽仍然坐得穩穩,轉過頭來迎著我的眼色,眉頭揚了一揚,伸手指著旁邊那一桌大媽:「我是跟她們一道來的!」 我還來不及回應,旁桌的幾位大媽便七嘴八舌的喊叫起來,有點聲勢洶洶:「我們是一塊兒來的!」; 「我們約好了一起進早餐的!」;「有甚麼問題喇,我們只不過想坐在一起罷!」……。 在一大堆言不及義的廢話中,竟然沒有一個大媽說出:「請問是否可以讓出空位給我朋友坐坐」之類較像樣的話來。

廣告

我想:「妳跟妳的朋友要坐在一起與我有何關係?! 妳未經我同意便自把自為的佔坐了我的座位,到底是甚麼道理?!」  我不是吹毛求疵,只是認為這不僅是那一群上海大媽沒有基本社交禮貌的問題,卻是她們「中國式邏輯」的思維:她們完全沒有尊重他人的意識,不曉得不能隨便侵進別人的私人空間,以及不能隨意挪動別人已擁有的東西,反而覺得不必徵求我的首肯,而我卻理所當然的要騰出那張空椅來,好讓她們一夥人可以圍攏的坐在一起進餐。 我登時面露不悅之色,悻悻然衝口而出:「對不起,妳不能坐在這裡,請妳站起來!」 跟著再沒有多說甚麼,招手請了一位女服務員來用英語跟她說明原委,由她按一般文明方法,跟那幾位上海大媽嘰哩咕嚕的交代……。

從傳媒報道早已聞說內地擺大款暴發戶在外地旅遊時的嘴臉和惡行,今回只是個人一次小小的見證,算不得甚麼,開開眼界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