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撰文批中國民族主義 北大教授:怨恨情結主導,未富先驕稍強即狂

2018/8/7 — 21:42

張維迎

張維迎

內地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教授張維迎近日撰文批評中國民族主義。他指出,中國人怨恨情結造成「主權大於人權,權力優先於權利」的思維,衍生出「未富先驕,稍強即狂」的問題,民族自尊心使中國菁英排斥西方價值觀,「凡是西方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張維迎並認為,怨恨程度是國家發達水準和民族成熟程度的一個反向度量。「中國人的怨恨情結消退之日,或許才是中國的真正崛起之時」。

中國人文經濟學會微信公眾號今天刊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張維迎本月2日撰寫的文章,該文同時刊於新浪專欄,文章字數超過7000字。張在文章中羅列了不同國家如法國、俄國人的歷史上的怨恨情結,以及怨恨情結所如何影響國家的路向,之後將焦點放在中國。

他表示,鴉片戰爭失敗後,中國人逐漸把效忠對象由朝廷和皇帝,轉向民族和國家,但這個轉變「沒有徹底完成」。

廣告

張維迎認為,民族自尊心和怨恨情結,使得大部分中國菁英對西方價值觀有本能排斥,「他們(中國菁英)又根據中國原有的政治文化觀念對西方價值觀進行選擇性吸收或摒棄。民族自尊心和怨恨情結使得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對西方價值觀有一種本能的排斥,不可能將其全盤照收。如果可能的話,他們總是試圖從本土文化資源中或其他不優於自己的國家尋找它的替代品。」

「民族自尊心使中國人  排斥西方價值觀」

廣告

他表示,許多人把資本主義、自由、民主視為等同西方世界,「承認這些東西,就等於承認西方各方面都優於中國,讓中國人太沒有尊嚴」。這也促使中國在國際關係中,「只講利害不講是非」,「有時甚至連利害也不講,只講好惡。西方的壞消息就是中國的好消息。凡是西方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西方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

張維迎指出,對西方的怨恨情結更使得中國人心中總是憋著一口氣,一有機會就想出人頭地,所以很容易從「自卑走向傲慢」,國家稍富強了一點,就表現出一種「暴發戶」心態,「未富先驕,稍強即狂」。

他也提到,為了國家「圖強」和「救亡」,中國民族主義強調「主權大於人權,權力優先於權利」。在國家利益和集體利益的名義下,對個人權利的任何侵害都具正當性,「『有國才有家』、『大河有水小河滿』仍然是大部分中國人的基本觀念,儘管這些說法根本不合邏輯。進一步,國家等同於政府,政府等同於政府官員,所以官員的權力總是優先於個人的權利,法治難以形成。」

「怨恨情結消退  才是中國的真正崛起之時」

張維迎在文末中提到,怨恨程度是國家發達水平和民族成熟程度的一個反向度量,「中國人的怨恨情結消退之日,或許才是中國的真正崛起之時!」

張維迎畢業於內地西北大學和牛津大學經濟學系,之後在內地擔任學者,2006年開始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2010年卸職。2014年7月7日調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現為北大網絡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張維迎去年7月出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畢業典禮,他以《自由是一種責任》為題發表演講,以發明和創新為例,闡述中國的體制對自由的壓抑阻礙了中國的發展,並強調推動、捍衛自由是每一個關心中國的人的責任。其演講稿被北大國發院的官方微信帳號刊出後,不到12小時即被撤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