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疆安排外媒訪再教育營 學員受訪稱「自願加入」 自治區主席否認囚百萬人

2019/1/7 — 14:45

資料圖片:新疆再教育營,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新疆再教育營,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新疆再教育營受人權組織、學者以至聯合國批評,中方上周安排一個包括少數外國傳媒的採訪團,採訪這些「職業培訓中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反擊,指外界估計有 100 萬人住在再教育營的說法不真確,完全是傳聞。記者又被安排訪問營內的維族人,他們大多表示自己「感染極端主義思想」,學好普通話、認識法律和通過「去激進化」後,就可「畢業」離營。

路透社是獲邀媒體之一,路透社指根據新疆的官員及中國外交人員表示, 12 個非西方國家,包括俄羅斯、印尼,印度、泰國、哈薩克的外交人員,早前亦造訪過再教育營。雪克來提·扎克爾反擊,指外界對這些教育營的批評是「誹謗性謊言」,他指這些中心籍著教授維族人法律及普通話,對減低區內極端主義「極度有效」,「隨著時間流逝,在教育訓練機制下的人會逐漸減少。」不過他亦無講清楚,到底現時有幾多人住在訓練營,「100 萬人,這數字是頗嚇人。100 萬人在教育機制內,這並不現實。這完全是傳聞來的。」他重申這些教育設施是臨時性質。

不准婚禮唱歌跳舞 喪禮哭泣 極端主義思想表現

廣告

記者被允許在一個班房內短暫訪問,一位老師用普通話解釋說,不允許在婚禮上唱歌或跳舞,以及在葬禮上哭泣,因為那些是極端主義思想的跡象。學生們都在寫筆記,當記者和官員進入房間時,他們停住了,有些人尷尬地笑了笑,其他人只是低頭看書,班內全是維吾爾族人,路透社記者指「似乎沒有人受到虐待」。( None appeared to have been mistreated.)

在另一個班房,維吾爾人正在學中文,書名是《我們的祖國如此廣闊》。在記者造訪的其他房間,大部份都是維族人在唱歌和跳舞,包括學習英語,「If You're Happy and You Know It, Clap Your Hands」(如果你很開心而你又知道它,拍拍手),路透社記者認為,這些安排似乎是特別為這次採訪而設。記者在營內隨時隨地都有人跟隨,有幾名維族人在官員面前接受外媒記者訪問,所有受訪者都表示,是向官員了解過後自願進入再教育營,「許多答案都使用了極為相似的語言,就是『感染極端主義思想』。」

廣告

「那時我感染極端主義思想 所以我戴著面紗」

26歲的柏沙麗‧不圖爾在和田中心告訴記者,五年前她曾在鄰居的家裡參加非法宗教聚會,被告知女性應該遮住臉,「那時我感染極端主義思想,所以我戴著面紗。」後來政府官員來到她的村莊與村民交談,她就「發現了我的錯誤」。

另外在喀什的職業培訓中心,拒絕透露年齡的烏斯曼江說他煽動了種族仇恨,所以村公安建議他去接受再教育,「在極端主義思想的影響下,當非穆斯林來到我的店舖時,我不願意為他們服務。」烏斯曼江只能用不純熟的普通話道出自己的經歷。

受訪的維族人表示,他們只要被判定有一定程度的普通話水平、去激進化及法律的認知後,便可以「畢業」。他們可以和家人通電話,但中心內沒有手機,而他們都獲提供清真食品。這些受訪者都聲稱說他們在訪問前,沒有被預先警告,但路透社記者坦言「無法獨立驗證他們的故事」。

新疆政府亦為這批外媒記者提供午餐,包括烤羊肉串、馬肉和薄餅。在午餐會上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徐海榮向路透社記表示,外國媒體所有涉及新疆的報道「都是假的」,他亦不擔心美國制裁新疆官員,「我們,包括自治區陳全國書記,正在全力以赴為新疆人民過上好日子。如果美國不允許我去,那我就不想去那裡了。這是事實。」有政府官員表示,再教育營的目標,是讓維吾爾族成為中國主流社會的一部分,過去兩年新疆並無發生暴力行為,就是項目成功的證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