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中國前途的對話 (3)

2015/6/17 — 11:19

Peter Morgan / flickr

Peter Morgan / flickr

註:以下是我和一位內地的年輕朋友的網上交談。較早前的交談內容,可參閱《有關中國前途的對話》和《有關中國前途的對話(續)》兩篇貼文。

Dear Eddy,

最近除了英國,意德法也都申請加入亞投行。我很想聽聽您對這事的看法,促使歐洲轉投亞洲,可能還有澳大利亞、韓國等,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更重要的是歐洲的加入會對我國造成什麼影響?格局會有改變?還有歐洲的債務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歐元會對人民幣造成衝擊嗎?

廣告

廣如

*******************************************************************

廣告

廣如:

方才翻閱電郵,才發覺看漏了你三月時有關「亞投行」的提問。很明顯,這是中國為了打破西方對國際金融長期壟斷所作的舉措,針對的是由美國主導的 IMF 和日本主導的 ADB 。美國不加入是意料中事,而日本作為亞洲最大經濟體選擇不加入,當然凸顯了她只是美帝附傭國的事實。

其他西方國家的加入,我相信是真心想從而振興本國的經濟(說得難聽是「撈油水」),但英國的加入我則以陰謀論的角度詮釋:她是美帝默許下的「無間道」,而之前美國對英國加入表示不滿只是「做戲咁做」。請試想想,多年來英國雖說是歐盟一部份,但她始終不肯放棄英鎊轉用歐羅,清楚說明在全球地緣政治爭霸的戰略中,美國仍然視歐洲為主要對手(從她監聽「最親密」盟友德國的總理默克爾的通訊可知),而英國這個「母親」才是惟一可以信賴的「家人」。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美國需要對付甚至弄垮歐羅,仍然使用英鎊的英國可以不受牽連。

加入「亞投行」這麼重大的事情,英國不可能不請示美國這個「兒子」兼主子才決定。這所以我認為,是美國安插英國在其中,以便(1)搜集第一手的情報、以及(2)在關鍵時刻進行破壞。在我看來,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也。

最近令我很開心的一項發展,是昂山素姬訪問中國,並與習近平對話時提到劉曉波的事情。我的開心是兩方面的,從地緣政治角度,這是中國抗衡美帝在緬甸擴張勢力的「遲來的外交手腕」,簡單的邏輯是:只和專權的軍政府合作最後只會「搭沉船」 ,並讓美國在支持昂山素姬之中獲得「漁人之利」。至於另一方面,當然是從爭取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角度看。當然,昂山素姬查詢劉曉波情況一事國內傳媒不會大事報導,但民間的小道消息必會流傳,而這對爭取民主的國內人士終究是一種鼓舞。

好了,就此擱筆!

Eddy

 ********************************************************************

Dear Eddy,

多謝你的分析。另外我最近看了向松祚的《新資本論》,裏面很系統地分析了全球化的本質以及危機。反觀中國,在這一場全球危機的遊戲下我又深感擔憂,特別是如今的全民炒股,中國股市是一個奇特的存在,其之「黑」、「假」應該是國際共識的。而他的瘋狂我覺得恰恰就是反應了中國現在也逐步進入這個全球經濟衰退的旋窩裡。

中國實體經濟衰退已經是不爭事實,而在《新資本論》一書中作者提到全球經濟體系四大問題,其一就是貨幣政策的作用衰退。當今政府恰恰又是打算憑藉該手段推動實體經濟,而效果似乎正好相反,開足了水龍頭,水卻沒有流到盆裏,反而流到了地上,推動的不是實體,而是泡沫。我也是個陰謀論者,這次牛市是否海外熱錢的集體迴歸所托高?但是中國長期保持順差,這個假設是乎不怎麼站得住腳。

上週六,我和一個在深圳做操盤手的朋友聊起了該話題,雖然他對目前資金對市場的估值之高(過百上千的倍數比比皆是)也甚是擔憂。但是我們就第三產業和第二產業到底孰重孰輕有了分歧。他認為互聯網 + 的概念在中國是最為先進,運用最廣,未來中國的發展就是要以第三產業為重,再進一步帶動第一第二產業的跟進。但是在我的觀念裏,我是有點排擠這種重金融、重服務的觀點,用能量守恆打個比方,第三產業的發展最多只是能降低轉化成熱能而白白損耗掉的能量,但是總體的能量並沒有增加,所以就算其發展得再厲害,也是有局限性的。只有第二產業和部分科研性第三產業發展才能實現真正的富國強兵。 

至於昂山素姬的訪華,我十分同意您的觀點。而她詢問劉曉波的事情,中方如何回應,國內的小道媒體也僅僅是草草而過,並沒有做出什麼報導。

祝好!

廣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