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末倒置」與「矯枉過正」——反思勞工NGO人士被刑拘之謬

2015/12/7 — 17:24

兩天一系列令大陸勞工界非常震驚的「大事」發生了,15 名來自珠三角勞工社會組織的工作人員被以各種罪名被警方傳訊、問話、軟禁抑或刑事拘留。一些網路公眾號與媒體上的新聞讓人看得十分揪心、傷心且寒心。

揪心的是他們曾經幫助的廣大工人群眾。何曉波,多年致力於「工傷探訪」工作,多少個無助而無望的靈魂,在失去對生活的信心時,是他們為這些人諸如了新的希望,注入了正能量。是他們讓這些飽受工傷之痛的工人重新獲得了繼續生活的希望與信心。在他們的協助下,這些工人才知道如何依法依規維護自己的權利,如何理解國家勞動法律對工人權益保障的真正意義。曾飛洋,一位成長起來的「集體協商」專家。多少個勞資衝突在他們的介入下,得以順利解決。工會多年探索的集體協商之路,在他們的推動下得以擺脫「數位化管理」的藩籬,得到真正的落實。陳輝海,同樣一位集體協商的專家,被業界交口稱讚,研究多年的學者都不得不折服的實踐派人物。駱紅梅,專注女工權利保護。一朵向陽花,照盡多少女工不平事,伸張社會正義人皆知。他們為維護工人的權益,不懼老闆的報復,促進工會的工作,落實國家的法制。為什麼這些工人的知心人,卻遭受了如此不公的待遇?

傷心的是廣大社會公眾。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的朱小梅的孩子尚在繈褓中。離開親娘的乳汁,幾乎無法進食其他。試問:人性何在?人情何在?倫理何在?朱大姐之傷心,朱大姐家人之傷痛,試問拘捕者難道一點都體會不到嗎?若每一個做善事的人都受到如此的待遇,還有誰敢於去維護弱者的權益?

廣告

寒心的是勞工界同仁。雖然到底罪名成立與否,官方尚未給公眾任何交待。但至少表面上看來,對於熟悉這些奮戰在維護工人權益第一線,且為中國和諧勞動關係的構建做出重大貢獻的朋友來說,諸如「職務侵佔」、「聚眾擾亂社會秩序」一類的罪名確實顯得頗為牽強。

「本末倒置」與「矯枉過正」——反思勞工ngo人士被刑拘之謬

廣告

眾所周知,做NGO組織能夠保證日常運轉就已經不錯,有的機構電腦壞了都要自己動手修理,捨不得購買新設備。尤其是為工人服務的這些機構,更是「窮」得叮噹響。做一個項目既要考慮儘快維護工人權益,又要考慮避免不必要的敏感性,還要考慮促成勞資合作,解決爭議。面對重重壓力,他們依舊繼續堅持工作,十數年甚至數十年如一日。

他們承受了太大的壓力,他們卻帶來了更多的希望。一些地方工會在改革的過程中,也會效仿他們,做工傷探訪,推進集體協商改革等。他們為勞動關係的改革提供了諸多「接地氣」的經驗。勞資衝突一旦發生,只要有他們介入,工人群體就會迅速穩定下來,勞資爭議也會得到妥善的解決,利得、佛藝等等不勝枚舉。然而,為什麼這樣一些真正為中國勞動關係的穩定踏實得默默付出的人會遭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

這些種種不解另我們需要重新審視「維權」與「維穩」的關係。社會穩定與工人權利的維護不存在孰重孰輕,只具備兩者之間的一般規律。無視維權或維權不力最終只能導致維穩的不可持續,維穩的結果很有可能是「越維越不穩」。反之,只有不斷地去尋找其動態的平衡點,給予維權者空間,讓維權者在一個包容性強的社會中發揮其「正能量」,才真正符合勞動關係發展的一般規律。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正能量」不等於逃避現實的「阿Q精神」或「鴕鳥策略」,而是真正能夠直面問題,解決問題。政府對於勞動關係的治理,如果不能按照一般規律去解決問題,那麼勞動關係的「合協」運行就無從談起。打壓真的「維權者」,換來的只有「看上去很美」,卻失去了可持續治理的關鍵力量。

總之,過於「矯枉過正」的維穩與將維穩與維權關係「本末倒置」都是極其危險的。一開始傷心的只是「維權者」;接下去寒心的就是工人。最終,公眾對社會很有可能失去信心,動盪的勞資矛盾將會直接影響社會的政治經濟的有利發展,甚至挑戰國家的公信力。警惕並反思做善事者不得善待之謬,儘快釋放為工人權益嘔心瀝血之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