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柴靜與霧霾的私人恩怨之外

2015/3/11 — 13:02

《穹頂之下》片段截圖

《穹頂之下》片段截圖

中國央視前記者柴靜拍攝紀錄片《穹頂之下》在兩會揭幕前夕2月28日中午通過優酷和人民網首發,片長103分鐘,即獲中國各大門戶媒體關照和報導,並且引發公眾熱議中國大陸霧霾問題,點擊率一週內破1.5億,內容更是過往中國大陸獨立紀錄片前所未見。

這部紀錄片耗資100萬人民幣,製作歷時一年,既有中國官員承認防治空氣污染方面的制度和執法缺陷,又有環保業務及石油企業負責人接受專訪,重點揭露石油企業自設環保標準、法律規定粗疏無用、環保部門淪為無牙老虎、不洗煤和不安裝環保設施等腐敗問題。畢竟,製作《穹頂之下》本身,正好反映它備受中國官方支持。由於各受訪機構背後均隸屬主管宣傳的黨委部門,如果背後沒有高層准許,絕不會貿然接受採訪。

廣告

然而,正當人們熱烈圍觀之際,這套原獲黨媒支持的環保紀錄片,自3月1日起突遭中宣部「河蟹」,要求各大網站撤走相關報道及評論,全面停止報導《穹頂之下》與柴靜,及至7日已經完全屏蔽相關訊息。上海《第一財經日報》一名員工更因洩漏上述中宣部指令而遭停職,恐將被開除。剛上任不久的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在1日說過,《穹頂之下》喚起公眾關注環境,已用簡訊向柴靜致謝;但他在7日卻表示短期內迅速改善環境有困難。

至於目前中共高層的態度,針對中國環境污染問題,聽起來似乎相當強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日在全國人大提出施政報告,談到「環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鐵腕治理」。國家主席習近平6日出席全國人大江西省代表團全體會議時也承諾「將用鐵腕手段懲罰那些破壞生態和環境的人,沒有例外」。不過,話音剛落,在中國環境污染問題被「鐵腕治理」前,《穹頂之下》這部評論污染問題的紀錄片竟已先被「鐵腕治理」掉。

廣告

還記得柴靜在紀錄片中段曾經說出這句話:「說實話我不是多怕死,我是不想這麼活,所以每次碰到有人問我說,你到底要幹嘛做這件事情,我只好簡單地告訴他,這是我跟霧霾之間的一場私人恩怨。」不過,在柴靜與霧霾之間的私人恩怨之外,還有中國公民與產生霧霾的腐敗體制之間的公開恩怨,以及中國教父習近平對抗以曾慶紅為首的石油幫、以李鵬為首的煤炭幫之間的私人恩怨和權錢鬥爭。

眾所週知,《穹頂之下》開播既是因為黨,禁播也是因為黨。黨要它生就生,生可揭批曾李;黨要它死就死,死可河蟹維穩。綜觀大局,曾慶紅和李鵬想永保壟斷財富,習近平想搶奪他們的能源地盤,但礙於民意迴響頗大,政權維穩壓力驟增,終致紀錄片先播後禁,現在還未知鹿死誰手。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習權鬥太久,難爭朝夕。

畢竟習近平搞這種貨色的權力鬥爭,跟毛澤東在1962年以《關於階級、形勢、矛盾和黨內團結問題》發言稿批鬥習近平父親習仲勛,沒有任何本質上的區別。當年毛澤東針對習近平父親習仲勛說過:「用寫小說來反黨反人民,這是一大發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不論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今天習近平竟然變本加厲,發揚光大:「拍紀錄片來清黨騙人民,又是一大發明,凡是要清除一個政敵,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不論革命、反革命,都是如此。」毛規習隨,本質不變,知青翻身當霸王,歷史惡性再循環。看通這一點,才能看懂製作《穹頂之下》耐人尋味之處。

除此之外,單就柴靜這部《穹頂之下》紀錄片的內容來說,它對空氣污染問題的揭露、分析、批判,雖然有理有據,但是基本上沒有超過常識和通識的水平,只不過是它的資料、專訪、演繹、呈現手法更加翔實豐富而已。然而,關於解決問題的方案,它卻是蒼白無力。充其量,以柴靜為代表的紀錄片製作團隊只不過點出了以下解決出路:修改法律明確授權具體機關執法、環保部門有權有責執法、禁止石油企業自訂排污標準、改煤炭本位為油氣本位、政府在能源生產運輸使用等環節中嚴格執法及監督、引入非公有主體參與競爭、取消鉅額補貼、資訊全面公開、企業社會責任、人人環保有責、人人監督舉報等解決方案,簡單來說就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違法必究、人人自覺。頂多也只不過借受訪者之口點出了「能源體制改革」幾個字而已,但是沒有深入剖析。

無論如何,《穹頂之下》這部紀錄片沒有碰觸以下重點:政企分開、黨政分開、廢除黨委制度、引導公平競爭、緝捕壟斷權貴、查究貪腐全貌、鼓勵環保運動、號召公民抗爭、捍衛言論自由、爭取新聞自由、追求司法獨立、終結一黨專政、實現憲政民主,以及與制度變革伴生的文化人格點滴改良。因此,當柴靜考察完英國和美國,最後也只看到外國馬路和貨車上的皮毛,但卻看不到中外制度和文化底質的重大差異。這樣的紀錄片,再多拍幾部,再多說些關於自己小孩的感性話,再多訪問幾個中外學者、專家、官員、商賈,也不會講出一個真正的所以然來。這部紀錄片所產生的作用,只不過是虛幻的社會參與感,藉以緩解民眾的焦慮與絕望,但是在感動過後,竹簍打水一場空,制度不變,文化不變,一切如舊。

還記得柴靜女士兩年前在《看見》一書中,藉著打贏了鐵路發票官司的郝勁松先生之口,道出了「公民」與普通百姓的分別,就是「能獨立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卻不傲慢,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能積極地參與國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惡知道憤怒」。這句話正好體現了柴靜女士人生格局的射程和侷限。好一句「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儼如表示「對共產黨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這正是有中國特色的「不卑躬屈膝」,其惡性甚至比貨真價實的「卑躬屈膝」還要偽善卑劣。這跟「對強姦犯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同樣荒謬!

我相信柴靜女士或許很清楚甚麼叫做「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可能世界上偏偏就是有人「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結果呢?能夠像柴靜一樣大喇喇地跑去拍紀錄片嗎?最近,長期關注中國婦女權益的李麥子和鄭楚然(大兔),因為計劃在3月7日舉行倡導公共交通性騷擾防治機制的活動,表現出十足「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但卻分別在凌晨零時左右被北京、廣州兩地警察帶走。除了他們兩人之外,還有高磊、徐汀、艾可、韋婷婷四位女權人士遭受傳喚,目前只有艾可回家。她們全部因為派發寫上「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提醒大家注意公共交通色狼問題而被警察帶走。這類被公安騷擾的際遇,同樣發生在一年以來馬航370失蹤乘客的親屬苦主身上。他們也是「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結果呢?這又是他們跟誰的「私人恩怨」呢?柴靜女士,妳敢公開主持正義嗎?

畢竟,中國共產黨的專政權力已經千瘡百孔:官員移民境外置產、箝制自由搞七不講、苦悶空喊中國大夢、打貪權鬥眾叛親離、經濟前景相當悲觀。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兼中國政策研究項目主任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指出:習近平極力阻止自己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導致中國像蘇聯一樣解體,但他執意集大權於一身,反而讓共產黨逐步分崩離析。可謂一針見血。柴靜女士看得到霧霾的表象,心懷一股私人恩怨,但卻不願說出專政的惡果。她聲稱「對政治表示服從,卻不卑躬屈膝」,結果就只留下一本《看見》和一部《穹頂之下》紀錄片,發發牢騷,吐吐苦水。循此以往,專政依舊,霧霾依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