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毋忘屠夫

2015/9/24 — 21:25

博客「屠夫」吳淦 ( 無線電視截圖 )

博客「屠夫」吳淦 ( 無線電視截圖 )

中國維權網9月14日-20日總第431期表示,全國各地都出現了失地、失房農民群起維權的抗爭。南京警方實施了大抓捕,至少二十人被刑拘。因為聲援香港“佔中”被抓捕的郭玉閃、何正軍獲取保釋放,而廣東的聲援“佔中”者有幾人至今仍被關押。

習近平在訪美前夕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中不談人權和民主。他在西雅圖演講只說:「人權得到切實尊重和保障。」

香港的支援民運團體正計劃趁中秋佳節到中聯辦請願,希望引起人們對在囚民運人士的關注。

廣告

在這裡,我想談談一位來自基層的維權人士吳淦。他現在尚在獄中等待判刑。他的最後消息是7月3日,其律師燕文薪發佈的消息說:“剛剛接到廈門市檢察院電話通知,目前對吳淦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兩罪批准逮捕。”

父以子入罪

廣告

多年以前,吳淦的父親與人合夥辦了家小企業。2013年初,屠夫的父親因職務侵佔罪被刑事拘留了七個月,後取保候審將近兩年。

6月25日,公安通知他去辦理撤案手續。但在晚上公安又刑拘他,羈押在看守所。其量刑可以在三個月拘役至一年有期徒刑。

吳淦網誌表示@17歲就被老爸送到部隊,當時老爸部隊關係很好,老哥16歲去當兵,在家邊上當兵,我找了廈門機場邊防這個流氓兵當。(這是新兵連照片。左邊是我,夠傻的吧?右邊兩個已經離世,人生苦短!)

可見,其父若不是因其子闖禍,不會被捉放曹。

吳淦其人

據其網誌的自我介紹-----
@屠夫小的時候,因為不愛讀書,家裡條件還不錯,被父親送到福州精武館習武,那時身手敏捷,花拳繡腿學了不少。
@由於89那年的事,90年秋季又招了一批兵,我當兵第一年就當了班長,自己還是娃娃兵。
@當兵不到兩年由於改制,機場安檢從邊防移交給地方,於是我和另外十三戰友到地方來組建安檢新部門,轉入機場工作。
@在機場邊防,整天和上班無異,一百多個兵,一百多個官,整天被幹部帶去偷雞摸狗,倒機票,賣介紹信,走私香煙,敲詐勒索,吃喝玩樂,壞事做盡。
@上班混日子,下班燈紅酒綠,每天應酬,面對各種不喜歡的人,老家整天有人找我幫忙(出入境),加上和孩子媽媽的矛盾,決定換種自由的生活,於是辭職賣掉房子,帶上女兒開始流浪。
@和女兒還有兩個洋妞朋友逛了大半個中國,女兒說喜歡陽朔,於是就在陽朔隱居,陽朔呆煩了就出去溜達旅行。

吳淦的反省

@書多看多讀是很有用處,知識沉澱與積累才能有底氣,我有時真感覺自己知識真的很貧乏,看了太少的書,很多知識沒有去瞭解,年輕的時候,看的A書比古書多,自己只是靠經驗和常識和自己悟性判斷力在觸摸社會,浮躁的社會,沉靜下來看點書是很難的事,太多時光浪費在互聯網上。

維權抗爭

@08年下半年,由於保姆家裡出事,於是我自己照顧女兒,每天下午她上學去,我就到咖啡廳裡上網,接觸了該死的互聯網和貓眼論壇,瞭解地震豆腐渣,毒奶粉,還有艾未未調查死亡兒童的事情,給我觸動很大,於是開始寫文章,09年出來殺豬。

@說真的,像我這樣沒有背景,沒有資源的草根,做事太難了,自己一件件事情做出來,像乞丐一樣四處募款殺豬和做公益,要面對公權力的流氓,還要面對一些雞胸無聊噴口水的人,當然五毛也少不了,今年一點殺豬欲望都沒有了,操!今年準備不再募款做案子殺豬了。

@站在街頭拿出喇叭,大聲呐喊,這種嚮往自由的行動是一種天然的追求!

因文入罪

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在今趟本是行政拘留15天了事。他打滾多年,深知不結幫,不搞皇帝之道。他自比牛虻,最喜歡找小貪官和民警耍盡流氓。

他的罪狀之一是,「他買來一個全裸女性人體模特,把一位女幹部的頭像“安裝”上去,並在模特身上、大腿上寫上惡意攻擊的語言,他和葉某分別與模特合影,還做出一些極其下流的動作,拍成照片上傳網路,同時進行侮辱。其語言不堪入目,粗俗又惡毒。」

他寫了兩份寶典,教民如何反抗,這是他被改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一大原因。

寶典之一:訪民殺豬寶典

「這幾年接觸了許多訪民,也有一些訪民向我求助,由於我一般介入正在發生的案子,還有各種原因,無法一一幫到。看到那麼多人受到司法不公的傷害,在上訪過程中又要再遭受各種傷害,身心,精力,金錢都付出很多,卻無法得到公正解決。有人幾十年輪回在上訪的路上,看到這些,感到很心痛和無奈。之前我在微博上簡單寫了一個殺豬寶典,深受大家歡迎和認可,為了減少訪民無謂的付出和傷害,為了讓更多人瞭解現狀,所以抽空寫了這封信與訪民朋友探討。」

寶典之二:喝茶寶典

「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喝茶通常指因為你的言論或你的公民行動被員警、國安約談,其實多數時候是沒有茶喝的,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戰勝喝茶恐懼,學會跟專政機器打交道我覺得很有必要,我也是從起初的喝茶恐懼到經歷到後來習以為常過程。當然這個喝茶寶典只是我個人一些看法,只是把經驗與各位即將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況會因為自己自身不同和所處的環境不同而異。」

他的政見

吳淦雖然是傻大兵出身,但並非只會鳩衝,他對秀才做反有一定看法。

「看到一些人整天扯蛋非暴力還是暴力反抗、改良還是革命、清算還是寬恕和解,還正兒八經整天嚴肅的探討這個話題,就如一群還在被強暴無力反抗的女子,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和圍觀的人談非暴力的好處,談如何寬恕強姦犯,談如果避免流血。」

因一件小事出禍

吳淦在今年5月20日因準備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口擺設靈堂,抗議樂平案,被公安機關決定行政拘留十日,在27日再被刑事拘留,加控“涉嫌尋釁滋事罪、誹謗罪”。吳淦的辯護律師於7月3日得到電話通知,廈門市檢察院已經以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項罪名批准對屠夫吳淦的逮捕。該院聲稱,此項批准是吸納了所謂律師意見後做出的,即,相比公安提交批捕的三項罪名,減少了誹謗罪,但相比最初的刑拘決定,仍增加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項政治罪名。這種三級跳的政治入罪,今人憤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