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不會來的電話:中國政府擄走了我的父親 我不可以沉默

2016/9/3 — 15:14

桂民海女兒Angela

桂民海女兒Angela

【文: 桂民海女兒Angela Gui(英文原文刊HKFP,立場新聞翻譯中文)】

我今年22歲,剛自大學畢業,我爸爸卻沒能見證。幾日前,我在Skype向他發了一條訊息,告訴他我要畢業了,天真地希望,他最終能夠獲准和我通一次電話 ─ 他在Skype上一直是在線的。一年之前,我們曾為我的畢業典禮籌劃過,他說會放下工作,來與我相聚一段時間;但如今,我每一日都只能緊緊握著手機,等待那永不會打過來的電話。

我的爸爸桂民海22歲那年,自北京大學畢業,在鄧小平的新政之下,當年的那名剛離開校園的年輕人,加入了一間教科書出版社。他與不少同代人一樣,對自己的國家滿懷希冀,深信她會變得更開放、更民主。兩年之後,他得到了赴瑞典升學的機會,為此銖累寸積,存下了西伯利亞鐵路由北京到莫斯科的車票錢。到了莫斯科,他把自己的鞋典當,才換來繼續赴瑞的旅費。

廣告

我爸爸在瑞典學到了很多。哥特堡的天空澄澈,是他從未曾在北京見過的蔚藍色,而瑞典冬天的酷寒,他也難以習慣;但在此苦寒之地,他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在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之後,他與很多旅瑞中國青年一樣,獲得永久居留權,也受到保獲,免受中國政府針對言論的打壓。他在瑞典完成學位、成家立室,同是也放棄了自己的中國國籍,換來一張異鄉的身份證。

在此期間,我爸爸越來越關注民主與言論自由的問題,為此奮鬥之心亦與日俱增。他為人權研討會的常客,亦加入了獨立中文筆會出任董事。在香港,他成立了一間出版社,專著出版中國政治書籍,尤其關注在中國境外被禁止討論的議題。

廣告

去年十月十七日,我爸爸在泰國度假;目擊者指,他早上去購物後回到度假屋,卻見一架車候在屋外,將他帶走。此後三個月,他杳無音訊;在我爸爸失蹤期間,他在香港的同事也一個接一個的失去影跡。

今年一月,他突然現身中國官方電視在的鏡頭前,被逼認罪,情節令人想到文化大革命的批鬥大會。我爸爸被逼說,他是為了十多年前的一宗交通罪行自首。他在哪裏?他還要被關押多久?他究竟為甚麼被帶走?我都一無所知。但我知道,中國政府將他從泰國擄走秘密囚禁,絕不會只為了一宗交通事故。

由我爸爸遭中國國保非法從泰國押到中國,到今日已經是第321日:至今,他仍未獲准聯絡律師取得法律協助,我也一直未能跟他說上一句話。

中國政府這樣對待我爸爸,不但違反中國國內的法律,同時亦有違國際法,但這樣的一個政權,卻在G20峰會九月假杭州舉辦之前,以「愛國」為由要求當地人民守法。

過去的星期二是「國際失蹤者日」,我在斯德哥爾摩竭盡全力,希望爭取外界關注我爸爸的困境的同時,也嘗試做出一道兩年前他在香港,為我做過的菜。我希望,我不是世上唯一想著我爸爸桂民海、為他憂心著的人。

說到底,這不是我爸爸一個人的事。這事不只關於那個孤身一人、坐40日火車從北京一路到瑞典求學的青年,也不只關於那個在我四歲時,用嗑巴的瑞典語唱搖籃曲哄我入睡的男人。這件事關乎中國政府越境濫權,非法擄走、禁錮越來越多的人,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政治理念;這件事關乎所有歐洲公民,因為他們無法確定,自己的人權是否受到保障。

關注我爸爸的呼聲漸趨沉寂,只會令中國政府覺得蔑視人權法治可以毫無後果,變相鼓勵中國政府變本加厲。近幾年被視為中國人權最黑暗的日子,在這樣的時日裏,我們要確保像我爸爸這樣的人,不可自公眾關注的視線中消失。對我爸爸的遭遇沉默,只會促使這樣的事件再一次發生。

(英文原文刊HKF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