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共產黨治下「中國」的「中國特性」和「中華本性」

2018/8/1 — 12:34

孔子學院近年開遍世界各地(圖片來源:佐治亞州立大學孔子學院 Facebook)

孔子學院近年開遍世界各地(圖片來源:佐治亞州立大學孔子學院 Facebook)

首先必須戴上一頂頭盔:筆者不是政論人士,更不是中國問題專家。不過,筆者一直關心國是政情,最近看了一些資料後有點感觸,便不吝淺陋,坦言直書,說說當前共產黨治下「中國」的所謂「中國特性」和「中華本性」。

「中國」(China)一詞理論上指涉三個層面的意義;其一是地理意義上的「一個地區」;其二是政治意義上的「佔有這個地區的國家」;其三是社會文化意義上的「該地區所建立的文明」。廣義來說,這三層意義符合「國家」定義所包含土地、人民、文化、歷史和政權等重要元素構成的「政治共同體」。筆者上述主題的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正是這個「政治意義上的國家」。再者,筆者分別引述(或者杜撰)「中國特性」(China-ness)一詞以說明中共政權所代表的「中國」有甚麼內涵,以及「中華本性」(Chinese-ness)一詞來解說中共的「中國」有那些缺陷。

無可否認,中共政權立國以來經歷國內外的變化起伏,如今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已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聯合國席位的代表性和話語權不容置疑,況且,中共政權的軍事力量和經濟潛能已發展為世界列強的一份子,足可與被公認為政治霸權的美國等量齊觀,這正是必須承認的政治事實和現實。中共政權因此躊躇滿志的一直標榜所謂「中國模式」,吹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盛世成就」,而世界各國當然也只能從政治層面和實效方面認同這些「中國特性」(China-ness),在外交上信守所謂「一個中國」的政治倫理道德規條。換句話說,中共政權的「中國特性」(China-ness)所顯露於世界人民視域目光下的是「政治的中國」(Political China)。可是,「文化的中國」(Cultural China)所涵蓋的「中華本性」(Chinese-ness)在中共政權所掌控和代表的「中國」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廣告

筆者所說的「中華本性」(Chinese-ness)泛指中華民族數千年文明綿延長河流動而沉澱積聚下來的瑰寶資產,具體包括歷史、宗教、學術、文化、風俗等不同範疇經年累月建構而成的思想體系、經驗實證、行事規範和社會氛圍。而且,這樣的「中華本性」(Chinese-ness)就算在改朝換代的轉變過程中,也能在深厚承傳的基礎上去蕪存菁,自我調節而持續生生不息發展。可是,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後,一直以粗暴式的政治手段,割切以至斷裂「中華本性」(Chinese-ness)的血脈生機 。中共發動多起的政治運動,以至「文化大革命」十年空前浩劫,造成嚴重經濟損失和千萬無辜受害者的人禍且不消說,貽害深遠的是整個社會和人心的顛覆翻騰,中國的傳統文化和價值觀被馬列毛思想完全掩蓋,徹底染紅。

須知古籍遺跡文物被破壞後可以修補重建以至翻新,但是摧殘過後的傳統價值觀和中華人文文化已被扭曲,況且,覆蓋大陸的共產主義金鐘罩窒礙了自由開放的思想,意識形態已被單一化的服膺於政治正確和黨的路線,當年文革式的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和舊習慣的「破四舊」其實早已滲透共產黨治下的「中國」,遺害至今便是社會失衡、民心紊亂和道德淪喪的普遍現象。各國政府立足於國際政治的實利主義,一般只是重視中共政權的「中國特性」(China-ness)而已。此外,當前中共紅色王朝意識到確立硬實力之餘還是必須兼顧軟實力的發展,這些年來耗費鉅資拓建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GTN)以及孔子學院遍及世界,藉傳媒宣傳和推廣文化活動來修補有關「中華本性」(Chinese-ness)的國際形象缺陷。

廣告

筆者是「中華膠」,確切一點說應該是「反共的中華膠」。現實上,筆者無能抗衡中共的「中國特性」(China-ness),只能消極的在外地旅遊遇查詢時,以宣示形式表明:「我來自香港」(I am from Hong Kong)或者「我是香港人」(I am a Hongkonger)。從香港本位意識以至政治前途而論,香港始終無法割斷與「中國」的關係,更無從否定其「中國特性」(China-ness),不過香港曾經是中共掌權而大陸變色後花果飄零的重要落泊地,保留過極大意義的「中華本性」(Chinese-ness),至今還是值得繼續守護下去。那麼,從這個角度看,筆者希望香港年輕一代對中共政權「中國」的認識和態度有所區分:心態上鄙夷其政治上的「中國特性」(China-ness);認知上珍惜有關文化上的「中華本性」(Chinese-nes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