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溫室氣體】中國法規未能限煤礦甲烷釋放 每年增幅相當於俄國巴西排放總和

2019/1/30 — 18:1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telegraph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telegraph片段截圖

最新刊於《自然:通訊》的研究顯示,作為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家,中國即使有更嚴格的煤礦排放規限,仍排放大量比二氧化碳 (CO2) 更吸熱的甲烷 (CH4) ,自 2015 年起相關 CH4 排放量升幅,相當於俄羅斯、巴西等國每年排放,可見污染相當嚴重。

中國是全球最大煤生產與消費國,有 72% 電力來自燃燒煤炭。有數據顯示,中國的採煤量正在上升,而隨著礦採增加, CH4 排放也顯著增加,煤相關的排放亦是中國 CH4 最大排放源頭。

為了減少煤相關 CH4 排放,中國早在 2010 年要求所有煤礦利用排放的 CH4 作為能源或暖氣,甚至將之直接燃燒釋出比 CH4 吸熱力較低的 CO2 ;在「十二五規劃」中,中國曾設立目標,將 2015 年相關 CH4 使用量升至 560 萬公噸,到 2020 年再增至 1,320 萬公噸。 2015 年的目標是相當於消除澳洲或加拿大整國的 CH4 排放量,而 2020 年目標則是前者的一倍有多。

廣告

是次研究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環境健康及工程學助理教授 Scot Miller 領導,團隊利用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 (JAXA) 於 2009 年發射的溫室氣體監察衛星 (GOSAT) 數據,分析中國煤礦的 CH4 排放。該衛星會準確量度全球每年 CH4 與 CO2 大氣濃度變化;過去已有其他研究利用 GOSAT 數據,了解個別國家如印度或個別年份的大氣溫室氣體濃度。

團隊發現, 2010-2015 年即「十二五規劃」落實期間,中國每年煤相關 CH4 排放量均升約 110 萬公噸,致使這期間後的每年排文量上升 50% ,升幅相當於俄羅斯、巴西等國每年 CH4 排放,以及是全球 CH4 排放量升幅的 11-24% 。而這種升幅與「十二五規劃」前的趨勢吻合,換言之規劃對限制 CH4 排放並無實際作用。

廣告

Miller 指出,中國近年的排放限制受各國傳媒廣泛報道,並落力成為其中一個領導者去對抗氣候變化,不過研究顯示,政府至少在限制 CH4 排放上,只屬講一套做一套。

當中問題,團隊估計是由於技術欠佳,無法從煤礦抽取高質素 CH4 使用,亦有機會是欠缺管道,接駁煤礦與發電廠等相關設施。團隊未來將會繼續分析,中國可如何更有效限制 CH4 排放,從而改善空氣質素。

來源:
Phys.org, China's regulations unsuccessful in curbing methane emissions: study, 29 January 2019

報告:
Miller, S.M., Michalak, A.M., Detmers, R.G. & et al. (2019). China’s coal mine methane regulations have not curbed growing emissions. Nature Communications volume 10, Article number: 303 (2019). doi: 10.1038/s41467-018-07891-7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