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王全璋律師強烈譴責中共這個流氓政權!

2018/12/26 — 16:49

王全璋、李文足

王全璋、李文足

筆者打點行裝準備遠遊之前,收到社交群組傳來李文足的信息,表示王全璋律師將會「在聖誕節的第二天開庭」,並親自寫道:「12月26日是個有特殊意思的日子。早上8點半開庭,在北京的我要早早出門啊!歡迎各位旁聽。」 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淡淡然短短幾句話保持著一貫冷靜中的堅強態度,令人讀來黯然神傷之餘還是感到有點欣慰。 這消息其後得到電子傳媒的證實,《立場新聞》也有相應報道 (註),筆者在離港前還是心中慼慼焉,按捺不住撰寫此文,為王全璋律師三年多以來遭受到的逼害,強烈譴責中共這個流氓政權!

2000年起持續多年的「維權運動」觸怒了共產黨,終於動了殺機,由2015年7月9日起在二十三個省份大規模逮捕近三百位維權律師和家屬,而個別律師已先後被定罪判刑,可是王全璋律師卻被拘留囚禁一直未正式起訴審訊,成了「709事件」後至今的最後一名尚未結案的被捕人。 如此逾三年漫長的延誤日子完全違反內地法律,執法公安當局竟敢公然藐視國法,鮮廉寡恥的自行扯下「以法治國」的虛假面具!

習近平一黨專政下的政權,對異見分子和弱勢族群做盡種種違法、枉法和瀆法等惡行劣跡,王全璋律師和其他維權人士的多起冤案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說到底,中共這樣的政權,本質上與過去歷史上的封建獨裁帝國無異,儘管在經濟發展上、軍事上擴張上和綜合國力上有其強大的地位,但是,在現代政治文明的世界舞台上,始終還是扮演著歹角惡霸這類的角色。 趨炎附勢的發展中弱小國家當然為了貪圖這個紅色帝國的經濟援助和相關的微恩小惠,對於中共內地國民的人權等問題總是裝聾扮啞 ; 西方先進國家往往亦礙於現代政治倫理規範的制肘,敢怒不敢言有之,靜觀其變有之,婉委應對有之,卻鮮有直斥其非,便間接縱容和助長了這個帝國的囂張氣燄。 不過,筆者如今以「一國兩制」下特區香港人身份,明確向宗主國的中共紅色政權抗議,並表示深痛惡絕的反感!

廣告

筆者早前曾撰文以「烈女」之名稱譽李文足,表揚其「剛直不阿」的性格和「敢作敢為」和抗爭行動。 三年多前李文足趁千日尋夫未果偕同幾位難友自北京徒步前往天津市人民法院去……穿上紅彤彤套衣,前面寫著「被抓千日」和後面貼上「全璋律師」字句,走在國道上和大街的群眾中……709三周年前夕,李文足和三位難友遠赴瀋陽和泰安等四處監獄探望被囚律師,正是撼動人心的「感恩之行」……一個星期前李文足和其他三位難友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門前請願,削髮抗議表示「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  筆者當然明白在極權國度下的反抗和鬥爭絕不容易,為此必須向李文足和各位維權律師的家屬,以及所有敢於挑戰極權政權的弱勢人士表達崇高的敬意。

如今王全璋律師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這個流氓政權把持的司法制度下,執法機關只不過是維護政權管治和威權政治的國家工具,毫無公平、公正和具透明度的法治可言,筆者對審訊結果完全不樂觀! 縱然如此,筆者還是希望此案的聆訊有可能在國際傳媒的廣泛報道,以及世界各個民主國家的關注下,觸發起一定的輿論和政治壓力,讓王全璋律師的沉冤能夠公諸於世,得以昭昭在目,更藉此而昭昭在世道人心!

廣告

註:詳見《立場新聞》24/12/2018有關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