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王宇的最後辯護詞 — 當認罪成為取保的必要條件

2016/8/2 — 11:44

資料圖片:王宇

資料圖片:王宇

 

作為王宇的辯護律師,我不是第一個得知王宇取保消息的,甚至也不是第二個,第三個,……。當王宇取保的消息滿天飛的時候,我還在法院等待宣判一個案件,當有朋友提醒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我感到震驚,但爾後又釋然,震驚的是王宇曾經在709系列案中名列榜首,她的取保完全是意料之外,釋然的是自從709大抓捕發生以來,發生了多少讓我感到意外和吃驚的事情,王宇的取保只是這諸多意外中的一次而已,即使我身為辯護律師,也不應因為這意外發生在我的當事人身上我就感到格外吃驚。

廣告

我有點疑惑,並捎帶有一點僥倖,我的當事人出來了,我的千斤重擔也可以卸下了,我既為王宇高興,也為自己慶倖,但隨後質疑的思緒卻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王宇出來了,她為何仍然只是出現在東網的視頻報導裡,她究竟和出現在微博上的趙威有何區別?而我作為她的辯護律師,和趙威的律師會不會殊途同歸?我此前沒和王宇有過任何照面,我不知道她神情究竟有何變化,我也不知道她真正自由的時候會是何種狀態,我只是隱約感覺到王宇好像一個小學生在面對老師背課文一樣,始終規規矩矩地看著老師的眼睛,按照事先熟讀過多次的材料一字不漏的重複著課文的內容。

於是我開始比較王宇和趙威的異同,很顯然,他們是不同的,一個是久經沙場被譽為戰神的人權律師,一個是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但她們有何共同點呢?當我看到王宇在一個陌生而又神秘的地方面對東網的攝像頭時,我突然明白,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在微博媒體等這類傳播工具上亮相,真誠地認罪,認真地悔過,不需要證據,不需要審判,不需要一切法治的外衣遮擋,而他們此前所謂的顛覆、煽動顛覆的指控,都成了這一天在媒體上亮相的陪襯,真誠地認罪,可以取保,認真地悔過,也許可以回家,憲法、刑法等一切法律都是多餘,而709的其他人呢?他們是否有同樣的待遇,當曾經作為首犯的王宇都可取保,王宇的丈夫包龍軍呢?他不是戲稱王宇的「助理」嗎?王宇取保,「助理」何為?李和平、謝燕益、謝陽、勾洪國、劉四新、翟岩民等人又該如何呢?

廣告

於是我又禁不住想起趙威的辯護律師任全牛的遭遇,趙威取保了,任全牛進去了,並且我也感到背後一絲寒意,我仿佛看到了一副手銬在我面前晃動,當我試圖用力抓住它時,卻又像試圖抓住流水一樣無處著力。

於是我終於明白了認罪不是取保的充分唯一條件,但認罪是取保的必要條件,認罪了可能會取保,但不認罪必定取不了保。認罪還能配合警方遊街示眾,最好像趙威一樣演上一出農夫與蛇的故事,便一切都完美了!

我開始思考我的處境,我也許會成為任全牛律師第二,我只是期待趙威背後的「考拉們」有更嚴絲合縫的佈局和更無可挑剔的舞臺演出。

這是我最後為王宇的辯護,也是為我自己辯護,更是為709的受難同胞們辯護,我希望它成為最後的絕響,畢竟709受難同胞們的遭遇可以被權力複製粘貼在每一個中國人身上,沒有例外,只有王宇、趙威和還在看守所忍受煎熬的709其它受難同胞的區別。

我開始祈禱,為王宇,為趙威,為709的其它受難同胞們,為每一個仍在守護著自己的良知的中國人!!!


文東海
2016年8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