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全璋成「709」生死未卜最後一人 辯護律師要求見人及無罪釋放

2017/12/28 — 11:16

兩位律師的要求書將寄去全國各高級司法機關,圖為快遞寄件單。(背景圖片來源:李文足 Facebook)

兩位律師的要求書將寄去全國各高級司法機關,圖為快遞寄件單。(背景圖片來源:李文足 Facebook)

「709」被捕律王全璋於2015年7月10日失蹤,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起訴,至今未見過家人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委託程海及藺其磊為辯護律師,並於昨晚(27日)公佈程藺二人於26日寫給天津市各級司法機關的要求書。要求書指,兩位律師是王全璋的合法辯護人,要求立即撤銷案件、釋放王全璋,或予以取保候審。

在「709」被捕維權人士吳淦、維權律師謝陽分別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後,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於26日在Facebook指,王全璋成「709」唯一一個生死不明的被捕人士。昨晚她再於Facebook發佈程海、藺其磊兩名律師給天津市各級司法機關的要求書。

要求書指,李文足委託程海、藺其磊二人為王全璋提供法律服務,程、藺二人是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合法辯護人。要求書指,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接受了程、藺二人郵寄的辯護手續後,長期拒不接待兩名辯護律師,「實為罕見」。天津市看守所拒不安排兩名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是肆意的違法行為」。

廣告

要求書稱,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至今,長期處於非法失蹤狀態。在吳淦被判罪後,王全璋成唯一一個沒有音訊的「709」被捕人士。

程、藺二人於要求書指,鑒於天津司法機關明顯的違法行為,完全可認為王全璋律師是沒有犯被指控的罪行。他們要求天津市司法機關追責相關辦案人員,並無罪釋放王全璋,撤銷對其指控,最起碼應盡快對王全璋取保候審。

廣告

王全璋一案,李文足先後委託五名律師,均無法見到王全璋本人,這些律師更受到當局打壓、威脅,其中王秋實律師被當局拘捕。

王全璋為中國維權律師,經常處理敏感案件,包括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王全璋後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罪」及「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他被捕兩年以來,家屬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家屬委託的律師亦一直未能見到王全璋本人。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丈夫被捕後一直上訪維權,但至今亦未被受理。

要求書原文:

【立即释放王全璋律师,给法律留一点尊严吧】

立即撤销案件释放王全璋律师或予以取保候审的要求书

要求人程海,北京市悟天律师事务所,电话:18910535236。

要求人蔺其磊,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电话:13366227598。

我们两位律师是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被羁押的王全璋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的合法辩护人。我们是有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委托的为王全璋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现在根据本案的相关事实,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向天津市的司法机关包括天津市的羁押机关,发出以下要求:

一,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接受我们邮寄的辩护手续后,长期拒不接待辩护律师且一直躲避辩护律师前去法院办理本案的行为,实为罕见。天津市看守所拒不安排我们两位辩护人会见王全璋律师,是肆意的违法行为。

二,王全璋律师自2015年7月10日至今,长期处于非法失踪状态,家属聘请的律师一直未能会见到王全璋律师。2017年12月26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吴淦先生以所谓的不认罪判刑八年,至此所谓的709专案被抓捕人员,包括认罪的和不认罪的都有结果。而仅有王全璋律师一个人没有音讯,更鉴于天津司法机关的明显违法行为肆意存在,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认为王全璋律师是没有所谓被指控的犯罪行为的。

三,据此我们强烈要求天津市的司法机关立即改正错误,对相关的办案人员予以追责。并立即无罪释放王全璋律师,撤销对其所谓的指控,最起码应当尽快采取对王全璋律师取保候审的措施,避免更大损失发生,将被损害的天津司法机关形象降低到最低限度,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公民的合法权益。

此致

天津市各级司法机关

要求人:程 海

蔺其磊

2017年12月26日

此要求书将转递全国各最高司法机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