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宇受訪認罪 辯護律師文東海稱像小學生背課文 嘆「一切法律都是多餘」

2016/8/2 — 11:00

去年在「709大抓捕」中被拘的內地維權律師王宇,昨日接受香港傳媒訪問,對自己的過激行為及發表不當言論感「慚愧和懺悔」,其代表律師文東海今日在網上發文,質疑王宇取保後接受香港傳媒訪問,表現得像小學生對著老師背課文,並反問「她究竟和出現在微博上的趙威有何區別?」同時擔心自己會與趙威的律師殊途同歸。他認為王宇和趙威的共同點是在傳播工具上亮相,真誠地認罪,認真地悔過,不需要證據,不需要審判,不需要一切法治的外衣遮擋,慨嘆「憲法、刑法等一切法律都是多餘」。

文東海今日清晨透過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在社交媒體發表文章〈為王宇的最後辯護詞 — 當認罪成為取保的必要條件〉,指出王宇近日獲准取保候審,作為其辯護律師,他不是第一個得知,也對王宇取保感到震驚,因為她曾經在709系列案中名列榜首,她的取保完全是意料之外。

他指出,王宇受訪前沒和他見過面,他不知道她神情究竟有何變化,也不知道她真正自由的時候會是何種狀態,只是隱約感覺到王宇好像一個小學生在面對老師背課文一樣,始終規規矩矩地看著老師的眼睛,按照事先熟讀過多次的材料一字不漏的重複著課文的內容。

廣告

我彷彿看到了一副手銬在我面前晃動

文東海又表示,709其他人,包括王宇的丈夫包龍軍等,並未獲准取保,於是他明白到認罪不是取保的充分唯一條件,但認罪是取保的必要條件,認罪了可能會取保,但不認罪必定取不了保。認罪還能配合警方遊街示眾,「最好像趙威一樣演上一齣農夫與蛇的故事,便一切都完美了」。

廣告

此外,文東海擔心,自己會有與趙威辯論律師任全牛相同的遭遇,「趙威取保了,任全牛進去了,並且我也感到背後一絲寒意,我彷彿看到了一副手銬在我面前晃動,當我試圖用力抓住它時,卻又像試圖抓住流水一樣無處著力」。他在文末慨嘆:

「這是我最後為王宇的辯護,也是為我自己辯護,更是為709的受難同胞們辯護,我希望它成為最後的絕響,畢竟709受難同胞們的遭遇可以被權力複製粘貼在每一個中國人身上,沒有例外,只有王宇、趙威和還在看守所忍受煎熬的709其它受難同胞的區別。

我開始祈禱,為王宇,為趙威,為709的其它受難同胞們,為每一個仍在守護著自己的良知的中國人! !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