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3/14 - 11:00

當年的 3 月 14 日,拉薩成了世界焦點(一)

攝於 2008 年 3 月 14 日晚上 8 時 21 分,由德吉東路(北京東路)的喜德林扎倉看過去八廓街,看到火光紅紅。(作者 Facebook 圖片)

攝於 2008 年 3 月 14 日晚上 8 時 21 分,由德吉東路(北京東路)的喜德林扎倉看過去八廓街,看到火光紅紅。(作者 Facebook 圖片)

(編按:本文原發表於去年 3 月 14 日,標題經編輯改擬)

小前言

2008 年 3 月 14 日,西藏發生了轟動世界的事件,這篇文章寫於當年 12 月,收錄在我的第一本書《風轉西藏》,在 2009 年 2 月由香港天窗出版社出版,此書後來由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推出簡體版本,並於 2010 年 3 月正式上市。

廣告

記得修訂簡體版時,北京的編輯跟我提過,有些用字要特別修改,例如不方便把中國、西藏及香港並列,我當時覺得沒有問題,做了不少改動,也加入了一些篇章。近日我因為想在「三一四事件」十週年紀念日把此文發到網上,對比之下,才赫然發覺有一個我之前從沒留意過的改動。就是繁體中文版的最後一章,原標題為〈拉薩成了世界焦點〉,但在簡體版裡,這一章的標題卻成為〈不該發生的事情〉。

以下文章,是《風轉西藏》繁體中文版的原文,文章有點長,會分三天刊出。這篇文章記錄的,是我在那段時間的所見所聞,還有當年的心態和想法。自認那時對藏民族的了解不深,也缺乏應有的同理心。事隔多年,聽了不少好朋友那時的親身經歷,查找了不少資料,再加上自己成長環境的改變,回看自己十年前的文章,覺得不足之處甚多,但還是慶幸當年留下記錄,算是對自身的警惕和提醒。

開始

3 月 14 日早上 11 時,收到卓嘎的電話。當時我們在朵森格北路的一家旅館包月,卓嘎知道我和 Oat 都是夜貓子,一般要下午一、兩點才起床,連被人撬門她也不會打擾我們的睡眠時間,待我們起床才交代事情。這次早上打給我,肯定有大事情發生。

她在電話裡沒有任何「客套話」,第一句便說:「阿剛,今天大昭寺那邊好像有點事,咖啡館先關門吧,可能明天也要關門。」我從來不懷疑卓嘎的決定,聽她這樣說,沒有問甚麼原因,只應了一聲:「你拿主意吧,等一下我過來看看……」卓嘎微一遲疑,卻說:「你出來之前最好先問一下旅館的前台外面的情況,如果沒有甚麼事,最好留在旅館。」

我本來想睡,但覺得卓嘎的語氣有異,便叫醒 Oat 把事情告訴他。我們打開窗簾看看外邊,只見老城區那邊,幾柱濃煙幽幽而升,分外詭異。其實我們到現在還不太了解當天發生的事情,反而謠傳太多,各有各的話。但這一天之後,西藏又一次成了世界的焦點所在。

掛了卓嘎的電話,從香港打過來的電話陸續有來。先是無綫電視台、Now TV、港台、商台、蘋果日報、明報、星島日報等,過了幾個小時,才收到媽媽的電話。媽媽大概記起過去因小事打電話給我,說得激動不堪,總把芝麻小事當成石頭一般大。這次打電話過來拉薩,語氣倒是盡量顯得平靜,第一句只問:「孩子,看新聞說,今天出了一些事情,應該沒甚麼大礙吧?」語氣中充滿試探。

我老實地說:「不是啊,看起來是很大的事情!」

媽聽罷就有點激動,說:「甚麼?剛才我打電話去越南,跟叔叔(我爸爸的弟弟)聊天,他忽然問起我拉薩的事情。我還在想,他們在越南,怎麼會知道拉薩發生的事情?我跟他們說肯定只是小事,叫他們不用擔心……」媽媽頓一頓,一時想不出甚麼話,突然問:「這次真的出了大事嗎?」

我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說:「對啊,這次的事情好像有點大,但我們身處的地方應該很安全。」我不想讓她擔心,刻意不提旁邊的建築物正在著火。旅館旁邊正好挨著一家洋式時裝店,兩者相距不到 0.5 米。約下午一時, 洋式時裝店起火,一直火光熊熊,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旅館老闆卻三番四次強調:「大家不用擔心,我們的結構跟旁邊不一樣,他們容易燒起來,但我們不會的!」

我們本來也不太害怕,聽老闆這樣說,一言驚醒夢中人似的,大家都反而忍不住想:「火勢會不會蔓延到旅館來?」瑞典單車友 Janne 眼明手快,不到十分鐘就把行李都打包好,背著大背囊跑上跑落,一副自信能翻天的語氣說:「我不會讓一件事,就把我的行李給燒得沒了。」

我想一下也覺得他的話不無道理,就跑回房間,看看自己的行李當中,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電腦和 Oat 的 Palm。我也是眼明手快,不一會就把兩件東西塞進去背包,叫 Oat 一直背著。小平抱怨說:「東西很重啊!」

我嚇唬他:「那到時燒了你的 Palm,你就不可以上網!」這次他倒不笨,說:「我的 Palm 很輕,但你的電腦有 1.97 公斤重!」我一時想不到有甚麼可說,便耍賴:「燒了我的電腦,你的 Palm 就不能備份……」他哇哇哇的叫了一會,我便趁機跑上天台看風景。

這次 314 事件,受災最嚴重的地方就是大昭寺廣場、小昭寺、北京東路及朵森格北路。我們所住的旅館,就在朵森格北路,又名青年路,從這裡步行去大昭寺只用十分鐘,是拉薩其中一條最繁忙的購物街,有二十多家衣服店。

旅館當時住了三十多名外地遊客,有外國人、內地人及香港人。旅館老闆來自北京,強作鎮定地命令員工把大門反鎖,向大家聲稱:「各位放心!我們這座房子是以前某代達賴喇嘛住過的房子!藏族人不會燒這個地方!哼!哼!他們連衝進來也不敢!哼!哼!」

他想一想可能心裡還不夠踏實,又命令員工去五樓天台,把乒乓球桌子搬下來,頂著大門口。

我的電話一直沒有停過,忽然收到駐京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駐北京辦事處)的梁主任來電,問:「你好,我是從傳媒得到你的電話,你們在拉薩的情況如何?」

我說:「旁邊的房子在著火了,但我們還沒有受到影響,現在還是留在旅館好一點。」

梁主任說:「那你看情況,要留意人身安全。你放心,我們正在密切留意你們的情況,如果有甚麼需要,請第一時間打這個電話找我!」交待了一些情況後便掛線,我再用短訊把幾個香港人的身分證號碼發了給駐京辦備案。

旁邊的一個成都人好奇地問:「你在幹甚麼?」

我說把身分證號碼發給香港政府登記一下,以備不時之需。成都女生有點羨慕妒忌,自言自語說:「怎麼我們的市政府連問都沒問?」然後酸溜溜地說:「哎,香港人的命就特別值錢啊!……」

我沒有答上嘴,但心中就踏實了一點。

(待續)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