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痛惜吾土哭斯民 — 天津大爆炸砸開潘多拉匣子

2015/8/17 — 11:32

...大爆炸已砸開潘多拉匣子,放出一大群在黨國法制威權護蔭下的妖魔鬼怪:貪污枉法、壟斷囤地、罔顧法紀、官商勾結、監管失當、謊報掩飾等等的魑魅魍魎。

...大爆炸已砸開潘多拉匣子,放出一大群在黨國法制威權護蔭下的妖魔鬼怪:貪污枉法、壟斷囤地、罔顧法紀、官商勾結、監管失當、謊報掩飾等等的魑魅魍魎。

這麼一場撼動大地的爆炸,蘑菇雲冒起,烈火滔天,濃煙飄蕩,灰燼覆地,把儲存物資原料的專用區頃間炸開一個巨穴,燒成一片焦土,是全球矚目的一次大災難。  可是距今五天 (16號晚上執筆) ,天津大爆炸一事的背景和原由經過仍然諱莫如深。 官方多次發放的新聞公告和數據、傳媒報道的文字和影像、網上流傳的消息和議論,與一般市民讀者所感覺到的印象對照起來,簡直充滿矛盾、詭異,以至有點荒誕:現場滿目瘡痍,一片殘垣頹壁,深坑陷窪,歪倒堆疊的貨箱,焚燒剝落的廢車……仿如轟炸過後的戰地痕跡,就算是最新官方說法的百餘人遇難、九十多人失蹤和逾千人受傷的數字,真的可以反映出真相實情嗎? 以四川汶川大地震官方公布和民間查證的死難差距人數為例,筆者對此大有保留。

一場深夜火警演變成一次死傷枕藉的大災難,在官方堵截民間傳媒探訪,信息被刻意封閉,以及沒有權威的明確交代實況下,眾說紛紜,這樣的猜測和那般的推論實在很難避免: 這到底是一次無可防備的自然天災,還是一場未能預測的工業意外? 這是否一次策劃精準的陰謀破壞,還是一場更可怕令人震驚的政治權鬥內鬨? 筆者無意造謠生非,可是,民眾之口有如百川千流,官方為尋求保持超穩定社會局面而採取填堵手段,只是誤判失策,因為維穩防範只不過是表面上治標緩解策略,唯有通渠疏道才是合理正途,徹底處理氾濫洪災的問題。 難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和清晰嗎?

筆者不是國情專家,更不是研究中國的學者,沒有專業識見和能力分析內地法制和政經問題,只是以一介平民身份,就所見所聞所知也可以提出一籃子無從解答的問題:這是甚麼特性的儲藏庫和物流運作專區? 為甚麼這專區距離密集的民居僅數百米?專區在規劃和管理方面如何操作? 為甚麼七百噸劇毒山埃的存儲沒有安全措施保障?為甚麼政府當局善後跟進缺乏有力組織的通報和交代機制?……。可是,在不能得知和查證的情況下,受影響的災民疑惑不安,傷痛不已,相信最後只有失卻耐性以絕望含恨告終。 每當眼見失聯和死難者家屬面對傳媒訪問時的茫然神情,以及聽到他們乏力的申訴:「……我們甚麼消息也沒有收到……我們不曉得到哪裡求助……我們甚麼都不知道……。」,筆者深深感到那種求救無門的強烈無助和無耐,實在於心不忍。

廣告

大爆炸已砸開潘多拉匣子,放出一大群在黨國法制威權護蔭下的妖魔鬼怪:貪污枉法、壟斷囤地、罔顧法紀、官商勾結、監管失當、謊報掩飾等等的魑魅魍魎。 據悉內地律例法典的冊籍洋洋可觀,習大大已多次宣揚「以法治國」。 可是,缺乏有效的監察制度、督責機制和傳媒資訊流通的自由保障,結果掌權有勢的人還是可以「有法不依」,為所欲為,造成「無法無天」的生活現實,被蒙蔽的人民如同活在禁室,任由弄權黨官和謀財商賈魚肉在砧板上。 一場爆炸和大火讓人民有機會在烈燄煙塵中再次看清楚那些孽畜惡魔,更希望鍾馗現世驅鬼逐邪,以息民怨民憤,還人間一道清流和一片淨土。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