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發展不必進步,墮落也是發展

2018/10/4 — 16:36

孔琳琳,圖片來源:hong kong watch 片段截圖

孔琳琳,圖片來源:hong kong watch 片段截圖

大陸過去 40 年的發展,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就是經濟發展不代表進步。可能更是相反,是代表退步或墮落。

我大學生時代,年年暑假往大陸旅遊,背着背囊走遍不少地方。那時中國雖然很窮,改革開放剛剛開始,但看到希望,不少人都能夠給你信心。那時候講「四個現代化」,大家都相信隨着四個現代化,隨著經濟發展與進步,便會逐步帶來第五個現代化,即是「政治上的現代化」。

那個時候,與國內不少人談到這一點,他們不但不抗拒,有很多人還充滿盼望。他們很多都能保持着一份謙卑,覺得中國有很多地方需要向海外學習。胡耀邦的死,引發後來的天安門事件,最後引致六四事件,其實都是這一種渴求的表現。這是一個對烏托邦由追求而至歸於幻滅的過程。

廣告

當一切夢想幻滅,當人失去了其他盼望,當一切其他社會價值都變得不重要、都不值得追求、也無從盼望的時候,很多人就只能自我放棄,任由自己淪落到與動物同一層次。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政治特權,也希望在他管治之下所有人都變成與動物處於同一個生態階梯。江澤民說穿了,在這種體制下,中國人的基本人權,就是需要有飯吃,要吃得飽。當然可能也包括有得痾,而且要痾得暢順,痾得自由隨意。所以今天有一部份人隨街大便,可能他們不但不以為恥,正是他們吃得飽的體現,他們還會認為是其人權的體現,是挑戰不得的。

隨街痾屎痾尿的,或讓孩子隨街痾屎痾尿的,可能只是少數中的少數,但一唔啱聽便郁手打人,或者一不順意便趴街高呼救命 kill me know,已經有跡象變成為有某種程度普遍性的國民行為特徵,隨街痾屎痾尿只能算是小菜一碟。如果人多勢眾,甚至可以高唱國歌,要求外交部介入。在國內維權冇佢哋份,也沒有幾多人夠膽。爭取自由民主人權,更加係講都唔敢講、諗都唔敢諗。但去到海外,這種形式的「維權」,這種形式的所謂「保護自己的民主權利」,這種形式的所謂「捍衛自己人權」,便成為民族自 high 感及個人被壓抑了的慾望的最佳投射方式了。而且在國內唔做得,但在國外不但可以做,還會得到以前騎在自己頭上的官員的肯定,那些官員還要為你撐腰,有乜辦法不喜出望外。

廣告

再加埋有個如此的政府,如此的外交部,越來越不介意如此黑社會地保護自己啲𡃁,又勇於為自己啲𡃁擺平所有事。如是的維權、民主及人權,不但毫無代價,而且已經成為最本小利大的投機。真係唔玩埋一份就笨!

這就是當所有其他價值與渴望都慢慢被這個政權及社會磨滅掉,餘下來的就只有這種層次的渴求,也塑造了這一種十分獨特的國民行為模式了。反正在國內,什麼民主、人權都談不上有保障,但荷包裏的錢卻越來越多,去外國 shopping,除了可以體現 I buy therefore I am 這種刷存在感的過癮之外,還可以順路做點破格的事,一方面讓國內那些從來不會為人民的民主人權張羅的官員,突然變成了人民的民主人權捍衛者(只在海外);另一方面,也總叫是得到了一種心靈上的安慰與補償。

回到國內,雖然冇得揀,要繼續為犬為馬做鵪鶉,但總算叫做經歷過。剎那的光輝無需永恆,好嘢也無需一定要擁有。更重要的,可能就只是要分清楚,知道有什麼好嘢返到國內就要當唔係嘢;更要清楚知道,撒野要揀啱地方。返到國內撒野,只會招惹公安國保;去到海外撒野,一個唔覺意就會成為民族之光。

看看這個央視記者便可之一二,佢夠膽在國內的官方記者招待會,或面對華春瑩作出類似的行為嗎?在瑞典趴街那強國三小強,如果夠膽在國內做同樣的事,早就已經被城保打鑊甘了。

老實說,對於這一類人,大家應該多點寄予同情。存在決定意識,想像一下如果大家活在他們同一個國度下又會如何。人的意志是很薄弱的。也不一定需要在大陸生活才會如此,大家看看香港那些官及達官貴人近年的表現如何!他們的言行,何嘗不是如此。一個天子門生,做了幾十年 AO,但做了由共產黨任命的特首之後,竟然不再講「法律」與「法治」,而係講「紅線」,係講「初心」;在她近日的口中,政府總部竟然變成了政府的私產,只要政府唔認同,有啲嘢就唔會俾人帶入去公眾區內;一個出生於殖民地名校、今天貴為局長的高官,竟然夠膽不怕面紅話俾你聽,佢睇咗幾十年《文匯報》學中文,講嗰陣時竟然不會面紅唔唔會口震。大家重唔服?

還有那些建制派議員,他們講的話真的讓人懷疑他們過去幾十年是不是生活在香港。當然還包括了說又傾又砌爭取了幾十年民主的基佬,今天的反口覆舌及混亂的海盜邏輯,其實也是與共產黨甚有淵源。

當然還有那個傳聞中要入人大常委,又話要成為大灣區總督的前特首,真係唔明點解佢重好意思,重夠膽攞「黑社會」來作打擊少數年輕人的比喻。近日佢講到話唔容許學校討論港獨的時候,竟然又會拿飛機唔會容許乘客帶刀仔及水樽進機艙作比喻,令人聯想起佢幾日前用緊乜嘢常識來質疑要捍衛機場安檢程序那些空中服務員。

其實這些香港人的行為,與上面提到的那些國內同胞在海外的行為,在本質上又有什麼分別?

只能懷疑,究竟是不是中國這個政府及其人民,經過了幾十年的再教育,確實有其獨特的民族性格。其實香港的經驗也說明,可能根本不需要幾十年,幾年就夠。

都係中國共產黨利害,中國人幾千年的禮法及傳統中的優良部份,可以在幾十年之間完全變成好似冇存在過。而中國文化及人性中最惡劣、最鄙俗的那些,只消幾十年便可以發揚光大,成為不少中國人都習染及習以為常的國民行為模式。這一個中國發展經驗,應該會對發展理論帶來不少新的啟發和思考方向。

而在政治發展方面,以前我們相信過的所謂「第五個現代化」,可以說是十分無謂。政治駛乜現代化,中國人的政治可能就更應該無懼野蠻,要擁抱返祖,要回歸封建。所謂民主、所謂法治、所謂憲政、所謂權力制衡、所謂把權力放入籠子裏,全都是廢話,無謂之極,而且全不符合國情。咪以為就算係黑社會,發展到某個階段,有錢有地盤,都會諗下用啲正行生意作屏障作包裝。也不要以為,就算發咗達,就必定要博做番個太平紳士,博攞政府勳章;又或者必然要學那些紳士名流,一定要揾機會加入慈善機構董事會,去吓 ball、去吓酒會,提升吓自己的品位。也不要以為一定要以西方社會那些公關策略來處理政治問題,只能關埋門才會喊打喊殺、粗口爛舌,在公眾的鎂光燈下,就要扮正人君子。咪再咁落伍、咪咁迂腐得唔得?

中國經驗話比大家知,這個世界已經唔同咗,東風已經壓到西風。在我的國,政權坐穩陣腳,不但不會立品,還是繼續只顧發財;也只鼓勵國民只管發財,其他乜都可以不講、也不准講、其他乜都無謂諗。而且還要把這一種在黨原本的意識形態中要打倒的資本主義醜陋面發揮到極致,有錢大晒,去到邊都唔使講規矩,去到邊都用中國標準。唔使驚,有乜事有大佬喺背後撐腰。而這個政府,雖然今天也一樣是領導着西裝、出席酒會、喝紅酒、食西餐,甚至將自己的家財及家爺仔乸全部送往「腐朽的文化」、「虛假的民主」、「侵犯中國人民主權利及新聞自由」的海外,但也絕不介意撕破其文明面具,以其幫會臉相來面向全世界。

中國共產黨除了有資格被學者著書立傳,稱為 Perfect Dictatorship 之外,據說幾個星期之內便會有另一本德文版的新書出版,書名叫做 Re-inventing Dictatorship。真係「厲害了,我的國」。這樣的政治,看來必然會對政治發展理論帶來十分重要的影響。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