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粉碎式崩潰的大陸經濟

2015/7/5 — 6:05

轉嫁不可能將債務推給上級的中央政府,所以必然推到社會上,讓民眾承擔政府債務。而這種轉嫁的結果將是,讓大量社會民眾個體承擔債務危機,陷入債務崩潰。當民眾個人之間形成債務崩潰,相互無法借貸或者還債,就形成雪崩式的粉碎性債務崩潰,以及相應的經濟崩潰。 (資料圖片 / youtube截圖)

轉嫁不可能將債務推給上級的中央政府,所以必然推到社會上,讓民眾承擔政府債務。而這種轉嫁的結果將是,讓大量社會民眾個體承擔債務危機,陷入債務崩潰。當民眾個人之間形成債務崩潰,相互無法借貸或者還債,就形成雪崩式的粉碎性債務崩潰,以及相應的經濟崩潰。 (資料圖片 / youtube截圖)

在現代經濟中,經濟崩潰的主要原因是債務崩潰。債務危機導致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傳導到實體經濟領域,造成實體經濟生產消費循環被破壞,也就是經濟崩潰。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蔓延,引發經濟崩潰。部分低收入者過度借債買房,在通脹嚴重和利率提高之後,還不起房貸按揭。在2007年,次貸危機已經發生,但是美國金融一直在掩蓋。美國政府支持金融機構兼併,掩蓋危機。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沒有得到救助,危機突然之間爆發。銀行陷入危機,停止放貸,引發股市暴跌。少數低收入人群沒錢還貸,把房子還給銀行。房地產需求瞬間冰凍,房價暴跌,大多數樓盤停工。汽車市場急劇下滑,通用汽車和克萊斯勒汽車倒閉。美國房地產建築業和汽車業崩潰,導致大量相關產業崩潰,大量從業人員失業。

在2011年初,我們預測中國大陸的社會資金鍊即將斷裂。不久之後,新聞爆出鐵道部萬里大停工,原因是資金投入不到位,無法支付供應商款項,導致供應商停工。而沒有大規模報導的是,不少地方政府也開始出現債務崩潰,無法償付銀行貸款和供應商的工程款。隨後,國家給鐵道部撥一部分款,給供應商部分款項,讓供應商重新開工。而銀行開始配合地方政府,以其它方式弄錢,維持地方政府運轉。

廣告

在2011年底,我們總結社會資金鍊斷裂,並且認為資金鍊斷裂將從“冰崩”向“雪崩”轉化。冰崩主要指大塊的崩塌,而社會中某些環節中,整體債務危機爆發;而雪崩則表示,社會資金鍊的全面破裂,債務危機將蔓延到整個社會中。這樣的原因很簡單,央企和地方政府在無法還債的情況下,為了維持運轉,必須既不還錢,還能弄到更多的資金。因為這些環節的債務不會自動消失,所以必須通過各種金融的方式,轉嫁到社會中其它環節手中。而轉嫁不可能將債務推給上級的中央政府,所以必然推到社會上,讓民眾承擔政府債務。而這種轉嫁的結果將是,讓大量社會民眾個體承擔債務危機,陷入債務崩潰。當民眾個人之間形成債務崩潰,相互無法借貸或者還債,就形成雪崩式的粉碎性債務崩潰,以及相應的經濟崩潰。

從2012年開始,理財產品突然風靡全國。理財產品的實質是,銀行認為貸款風險過高,對銀行經營造成重大風險;或者貸款過度,導致銀行自身存貸比狀況過於嚴重。但是,銀行又想從中賺錢,套取儲戶的資金。於是,在銀行存儲窗口的旁邊,專門設立一個櫃檯,銷售理財產品。很多不了解銀行業務的人,以為理財產品和銀行儲蓄一樣,而且理財產品的表面收益率比銀行利率高1-2%。大量儲戶為了多出來一點點的蠅頭小利,紛紛購買理財產品。這些理財產品主要是支持房地產和地方政府融資機構,而房地產的資金也主要進入地方政府。而大量民眾購買理財後,以為跟銀行儲蓄一樣安全。這些儲戶不會想到,大量3年期的理財產品,到了2015年不會被兌付。因為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從銷售理財產品的時候,就沒準備歸還。通過這樣的方式,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在一段時間延緩債務危機的爆發,而債務危機被轉嫁到民眾個人身上。

廣告

與此同時,高利貸也在民間盛行,席捲整個中國大陸地區。高利貸也是在地方政府的默許和暗中支持下發展起來,通過民間老鼠會的方式集資。高利貸資金主要進入房地產,而房地產資金又大部分進入地方財政。從2012年開始,高利貸已經在不同地方開始爆破,無數人損失慘重,甚至傾家蕩產。但是,其它地區的人們並不接受教訓,仍然踴躍參與高利貸。在大多數時候,參與高利貸的人看到其它高利貸爆破,不是意識風險、儘早撤離,而是慶幸自己的高利貸還沒破,還有機會賺錢。到2015年,各地高利貸全面爆破,大陸相當一部分民眾的個人資金被洗劫。很多地區已經出現全城欠債和討債,到處窮困的狀況。其中,鄂爾多斯的情況多次被報導,而大陸大多數中小城市都類似鄂爾多斯。

除了高利貸之外,其它個人負債和個人之間欠債的情況也覆蓋絕大多數中國人口。例如,很多人買房買車,但是自己連首付都湊不齊,即使家人拿出積蓄都湊不齊首付。這些人到處借錢,親戚朋友熟人甚至認識人,能藉的都要藉到,不給借就翻臉。通過這樣的方式,一個人在負債購買的時候,影響到周圍人數不等的人群。有的人維持生意缺錢,或者需要錢進行所謂的創業,也會向周圍的人群借錢,或者高利貸借錢。不少人在個人銀行貸款和個人借錢達到極限後,開始從信用卡借貸。尤其在股市開始上漲後,更多的人通過信用卡借貸炒股,抵押房子貸款炒股。

債多了不愁。人們欠債越多,越不把錢當錢。地方政府和央企在弄到錢之後,繼續大手筆消費。房地產商雖然已經資不抵債,賣不出房子,但是為了能夠發行理財產品和高利貸,購置豪華汽車和奢侈品。同樣道理,大多數企業資金日益緊張,也習慣通過購買豪車充門面。在高利貸集資的過程中,連20多歲的中層員工,都開寶馬、甚至保時捷卡宴等豪車。而大多數民眾通過貸款和跟其他人借錢買房買車。當人們能夠借到錢的時候,已經不考慮還錢,而是想法購買其它產品,滿足自己的物質慾望。

簡言之,在中國經濟崩潰的過程中,國家通過操控金融指揮棒,將央企和地方政府危機轉嫁到整個社會的大多數人身上。到2015年,不論央企、地方政府、私企和大多數民眾,都已經負債累累。而銀行內部壞賬已經佔大部分比例,不僅地方政府早已經停止付息,甚至還能夠償還利息的企業就算是銀行里的好企業。國家推動股市暴漲,是吸引民眾參與,將民眾資金進一步轉移到國企和權貴手中。而這種行為加速個人債務危機的全面爆發,推動中國經濟形成雪崩式的粉碎性崩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