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線上教育能打破教育壁壘嗎?

2015/6/23 — 11:18

【文:小強】

破土編者按:資訊技術使教育大規模擴大的同時也帶來了教育資源的不均衡發展,富者愈富,窮者愈窮,可以說是資訊技術所帶來的「馬太效應」,擁有資訊的地區和人群往往能夠獲得更高的教育與經濟收入。當大家都在為新技術的到來而歡欣鼓舞的時候,別忘了,這個技術帶來的並不是普照的光,而是加速人們社會經濟地位分化的催化劑。

我們通常意義上的教育公平有三個層次:一、「有學上」,指受教育的機會公平,人人能享受教育的權利;二、「上好學」,受教育的品質公平,人人都能享有高品質教育的權利;三、「上學好」,受教育的效果公平,人人都能在得到好教育後產生好的效果的公平機會。

廣告

我們知道,中國的城鄉結構的二元對立使得城鄉之間的資源配置有許多方面的不平等,落實到教育資源配置上,第二層次的「上好學」公平缺失的非常明顯,是老百姓平時都會談論和憂心的問題。我們知道,中國的城鄉之間教育資源差距是很大的,即便是在城市與城市之間,其教育資源的差距也不小,大家都是過來人,想必也比較清楚。在不同學校之間,硬體設施條件相差極大,教師隊伍和水準也是如此,使得普通的學校和重點學校甚至「超級學校」來比,其教育品質差距不言而喻。

近年來隨著資訊技術的進步,線上教育的模式開始興起,其標誌性特點是教育資源的共用,通過互聯網實現優質教育資源的溢出效應:不管你出身如何,學習是否努力,無需雄厚家庭背景和優越的經濟條件,你都能通過互聯網學習到世界最頂級水準的課程,得到最高標準的優質教育。這方面體現最典型的莫過於12年以來興起的mooc課程,其課程來源於哈佛劍橋等知名大學,其選課人數動輒數萬人,實現了優質教育資源的大規模擴散。有人把這次mooc的興起看做一次偉大的教育革命,因為這次革命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上好學」的公平訴求。

廣告

然而事實上,互聯網線上教育對於教育公平的影響是否真的那麼大?那麼有革命性呢,考察過「數字鴻溝」這個概念後,我們發現其有效性是存疑的。在數位鴻溝的一段,是教育程度相對高的群體,能夠利用資訊技術更好地改善自己的生活。而在另一端,則是教育程度相對較低的貧困者,他們或者硬體上設備缺失,或者由於缺乏教育而不具備從該技術為自己牟利的能力,這使得一方面他們失去了可用的資源,另一方面和會使用者之間的經濟教育差距越來越大,加速了兩撥群體的分裂過程。落實到我們的公平來說,數字鴻溝使得線上教育的形式平等在實質上體現為不平等。譬如城市裡富裕孩子的教育,從小接觸互聯網和電子設備,享受了多方位的教育資源,也培養了更多「獲取資源」的能力,而城鄉貧困孩子的教育,也許上大學前都沒有怎麼使用過電腦,平均每週使用電腦時間不足一小時(這在農村是很正常的),這樣即便是把優質教育資源在網上全部開放,這兩部分人在獲取資源的能力和結果方面也會有很大的差異,前者很明顯是在起點上遠優於後者的。

「數字鴻溝」表面上來看是一個對新技術掌握與否的問題,而實際上卻植根於社會階層的分化當中。底層的群體在出發點上的弱勢地位使得他無法和高層的群體擁有相同的使用新技術的條件和能力,而這樣的新技術反過來又加大了二者的差距。以mooc為例,在《Democratizing Higher Education: Exploring MOOC Use Among Those WhoCannot Afford a Formal Education》一文中,來自北京大學和密西根大學的研究者研究了選擇密西根大學6門線上課程的群體,將其分為有過四年大學經歷和沒有四年大學經歷的群體,發現前者的課程完成率遠高於後者。可想而知,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兩個群體通過線上教育的資源利用,又會加大二者教育和財富的差距。

我們把這種情況稱作這不平等的代際傳遞,它實際上固化了社會的不平等,就我們的互聯網教育來說,在這個意義上來說它非但沒有減少社會不同階層之間的稟賦不公平,反而固化了這種差距。資訊技術使教育大規模擴大的同時也帶來了教育資源的不均衡發展,富者愈富,窮者愈窮,可以說是資訊技術所帶來的「馬太效應」,擁有資訊的地區和人群往往能夠獲得更高的教育與經濟收入。當大家都在為新技術的到來而歡欣鼓舞的時候,別忘了,這個技術帶來的並不是普照的光,而是加速人們社會經濟地位分化的催化劑。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