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嫖妓」的他們

2019/8/23 — 15:38

從新聞中看到有一位青年,到牆內國度公幹完畢,坐高鐵回程時遭到「行政拘留」。根據《環球時報》,他「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之规定,被罗湖警方处以行政拘留 15 日的处罚……涉及的是卖淫嫖娼。 」

有認識這位青年的人公開力證他人格清白,網民也是「被嫖妓」之聲四起 — 香港人都是明眼人。對這件事的反應,主要是憤怒,大家看出當中的不合理,更印證「送中」就是如此恐怖;還有一種情緒是覺得荒謬,簡直是在憤怒中笑出聲,因為這是重覆到爛掉的老橋段。

這橋段的確是老得很,也令港燦小姐想起一件真人真事,所謂「被嫖妓」的謊言,騙人也有不同「騙法」:

廣告

我有位朋友胡先生,在上海居住多年,作為行政人員,因為工作需要,經常穿梭牆內的大小城市。所以在不少地方,都有他認識的客戶、供應商和其他業務夥伴。有一天,一位在杭州的供應商陳先生接到一個短訊,大意說:「我是小胡,我的電話號碼改了,請更新一下。」陳先生對號入座,以為對方就是他認識的胡先生,於是更新了他手機的電話簿。如是者,偶然「白撞的假小胡」會給陳先生發短訊說:「你好嗎?最近很忙,沒機會見面,可惜,下次吧。」這類問候,隔一段時間就會來,陳先生不虞有詐,禮貌地回答,以為這就是「跟小胡的正常短訊來往」。也在這個過程中,假小胡從老陳口中套出一點端倪,知道他們做什麼行業,小胡出差杭州,他倆就會有機會見面等等資料。

過了幾個月,陳先生收到假小胡的來電,欲言又止,情緒不妥,真是聲音也有戲:

廣告

陳先生問他:「你是小胡嗎?」
對方把聲音壓低,答:「是,我出事了……」
陳先生已經被套進去,覺得那是因為「小胡」出事了,有點情緒,沒發現聲音有點不一樣。出於交情,陳先生問:「你在哪裏?在杭州嗎?」
「假小胡」知道魚上釣了,打蛇隨棍上:「對,出了點事,在這裏,除了你,我不能找誰幫忙……」

然後假小胡就吞吞吐吐地說公安以「嫖娼」罪名抓了他,那種「難以啟齒」的演出還非常逼真,陳先生馬上說要幫他「花點錢解決這事」。假小胡半推半就的,接受了陳先生花三萬元的幫助,把錢存進去某個銀行戶口,說令該部門的人「釋放小胡」。沒多久,他就收到假小胡的短訊:「老陳,這次真的不知該怎麼謝謝你,也請你為我保密。」陳先生信守承諾,一句沒說,如是者過了幾個月。

直到真小胡出差到杭州,找陳先生吃飯,用的是微信 — 看到這裏,大家可能已經想笑。陳先生可真夠體貼朋友,見面時毫不打算提起「小胡的尷尬事」,只是正常地聊天。直到小胡說了一句「很久沒有來杭州,真高興找到你一聚」之類的話,陳先生突然醒了,問他:「等等,你手機幾號?」

於是,謊言終於穿了 — 在騙子拿到錢的好幾個月之後。原來發生這種事,尷尬的不是小胡,反而是陳先生為自己被騙而感到尷尬。

這個故事聽到這裏,我忍不住對小胡恥笑:「可是老陳相信你是會『嫖妓被捕』的人!你要不要反省一下?」
小胡忍笑:「我好 hurt……但只能夠多謝他對我的『關心』,不好意思笑人家遭到電騙。」
我直話直說也直笑:「到底誰比誰尷尬,我不知道!」
他坦白說:「他告訴我這個經歷時,真的很尷尬,不只是因為自己被騙而尷尬,也因為『大大的誤會了我』而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他也補充說,我會否是『被嫖妓』,但人被抓了,總得拿錢去救我!我還怎麼好意思笑他被騙呢?而且,他連要我還錢都沒有問過!」

笑還笑,笑過後,我們都一致認為,這不是笑料,反而是個社會悲劇。說穿了,我們就知道這種騙案是多麼容易操作,雖然成功率高低很難說,但在牆內這個世界,某些人有的是時間,不停重複(甚至同時)操作同樣橋段一百次,一百個人中博取一個中招,對他們來說就值了。

說是社會悲劇,是因為騙徒能夠撒謊成功,有賴:

  • 「身邊朋友因嫖妓而被拘捕」是一個真實而可信的可能性;
  • 又或者,「身邊朋友被捕,不知是什麼事,或許是『被嫖妓』」也是一個真實而可信的可能性,即是說牆內這個世界中,「屈人有幾奇?」已經是當地民眾深信不疑的想法;
  • 「萬一朋友被抓,花點錢就能爭取到釋放他」也是一個真實而可信的可能性,民眾直接想到要如此解決問題,這又意味著什麼?
  • 「朋友被釋放後,因為尷尬而請我幫忙保密」也是相當真實而可信的可能性。

這些令人笑中有淚的事實固然悲哀,只要我們想像一下陳先生的感受,我們就會明白悲哀還在後頭。雖然他對真小胡哭笑一番,但我們確切感受到他對人性的失望、對自己「笨得很」的自責、對自己「懷疑朋友人格」的尷尬,本來互信就不多的牆內世界,因為受騙而變得更犬儒的人又多了一個。

這個騙案,由多個錯誤組成,也映照出這個社會的多個特徵 — 或病癥。聽著胡先生說這個經歷,我們從驚訝到爆笑到悲哀,對牆內這個荒誕世界增加一點了解。

到底在牆內,「被嫖妓」的受害人有多少?通過「嫖妓」或「被嫖妓」等情節而被騙的受害人又有多少?說到最後,「被嫖妓」真的不是笑話,而是悲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