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置於護照困境的藏人

2015/3/21 — 17:17

轉自網路:白瑪娜珍博客截圖

轉自網路:白瑪娜珍博客截圖

前些日子,南華早報的記者從香港打電話問我:藏族作家白瑪娜珍在微博上說藏族的私人護照被全民沒收上交三年了,有這回事嗎?

其實這是一個對我、對所有藏人來說,不成問題的問題。因為,事實即如此,現實即如此。可是,不單單外媒記者不瞭解,新浪微博上那些經常進藏旅遊的大V們,也扮吃驚狀問:有這事?對於許多中國人,藏人得不到護照或者護照被沒收、扣押,都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作為西藏作家協會副主席的白瑪娜珍,這次算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她的在體制內有一定地位的身份,顯然佐證了她的發言。2月24日,她在新浪微博上寫道:

廣告

“我們藏族為什麼不能出國旅遊?我們的私人護照為什麼被全民沒收上交已有三年了,為什麼還不發還我們?西藏地方政府的這種行為是違反國家憲法的,執法機關為什麼不管?全中國人民都可以出國旅遊,藏族人民為什麼不可以?!請大家幫助我們呼籲!並祝新年快樂!紮西德勒!”

我告訴南華早報記者,首先,按中國行政區劃,藏區分佈于五省區(即青海省、四川省、甘肅省、雲南省和西藏自治區),各藏區政策雖有所不同,但在申請辦理護照方面,藏人基本上都得不到。當然也有得到護照的藏人,卻是極少數的,用了很多辦法的。而這些辦法,對於申請護照就像網購一樣輕鬆的許多中國人而言,稱得上是匪夷所思的潛規則。

廣告

早在九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藏人為何捨命逃印度?》。那年9月30日,在緊挨珠穆朗瑪峰的囊帕拉山口,發生了中國邊防軍槍殺越境藏人的血腥事件。一片抗議聲中也有人不解,質問藏人何以非得冒險“偷渡”,而不是通過辦理護照的正常管道平安過境?

我理解這些人對於西藏真相的無知,耐心解釋說:普通藏人要辦護照比登天還難。層層部門的關卡,繁瑣的手續,沒完沒了的盤查,甚至還要請客送禮。一年半載才給護照已經很走運,更有可能是不給護照。不管是在單位上班的藏人還是沒有單位的居民都不好辦,至於穿袈裟的僧尼更難辦。既然這麼困難,藏人們若想去朝聖、探親或學習,就只有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喜馬拉雅雪山,不但要忍受一路的饑寒交迫,還要忍受各色人等的敲詐勒索,光是金錢就要損失數千上萬。更可怕的是不但半途可能被抓住,關進監獄,甚至還會付出流血捨命的代價。相信誰都明白,如果能夠像中國的其他國民那麼容易地辦護照,藏人又何必如此自討苦吃?說到底,在這個國家,藏人得不到大多數中國國民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

早在七年前,我還寫過一篇文章:《護照製造的悲劇》。當時,安多果洛東日寺的夏裡活佛因持假護照出境,在香港事發,被捕入獄,遭羈押兩月。海外媒體稱,他由於政治原因無法在青海取得護照,為了籌款給當地貧苦孩子興建學校以及維修寺院,只好採用偽造的護照。而所謂的政治原因,只是與他曾去印度拜見尊者達賴喇嘛有關。另有兩位拉薩居民,身患絕症的丈夫費盡辛苦才得到護照,為的是在臨終前去看望在印度為僧的兒子,妻子卻無論如何得不到護照。丈夫只有做出痛苦的選擇,要麼臨死見不到兒子,要麼從此與妻子永別。最終,他獨自去了印度。而留在拉薩的妻子天天去護照部門乞求,仍然毫無希望,數月後等來了丈夫病故的消息。

與護照相關的傷心故事很多,這些年更是數不勝數。白瑪娜珍在微博中提及的私人護照於三年前被沒收上交,實際上與2012年1月,尊者達賴喇嘛在印度舉辦時輪金剛灌頂法會有關,當時約有上萬境內藏人前去參加法會,雖然絕大多數是老人,卻也令中國當局非常惱怒。2012年4月,西藏自治區當局出臺新的護照審批辦法,審批程式之複雜、之嚴苛,幾乎無人能過關。

從RFA(自由亞洲電臺)2013年1月20日披露的西藏自治區相關檔(《關於進一步加強我區護照受理審批簽發管理工作的意見》)可知,申請護照的藏人要將申請遞交給居住地的地方政府官員,經過村、鄉(區)、縣的各級審核,最終送到西藏自治區公安局。即便通過了漫長的審核過程,申請人還被要求簽署一份檔,保證在出國之後不會從事任何“非法活動”和“危害國家”的活動。即使最終拿到護照並出國旅行,但必須在返回之後的七天內將護照送交有關當局,同時必須接受警方的詢問,等等。而原本擁有護照的藏人,則要將護照上交,哪怕沒有到期,並且要接受調查和甄別。雖然當局保證會換發新的護照,但三年來並沒有這麼做,也因此,西藏作協副主席白瑪娜珍會問:為什麼還不發還我們?

2012年去印度聽聞尊者法會的藏人,返回藏地後都被關進了名為“學習班”的集中營,上至八十多歲,下至年輕人,受盡精神折磨不說,護照都被沒收。沒有去印度聽聞法會的藏人也不能倖免。有的藏人不肯交出護照,以為拖延一段時間可以蒙混過去,但我所知道的就有藏人,或者在北京的國際機場,或者在昆明機場,打算過境去旅行或進貨,卻被當場沒收護照。有藏人獲得去美國讀書的獎學金,有藏人想出國讀博士,若有護照,這些好機會都能把握住,可是沒有護照,只得痛苦放棄,遺憾終生。

我在拉薩的一個畫家朋友,不願交出護照,他的單位天天打電話催促,他急了,說再讓我交護照,我就自焚。單位不再打電話,但是員警上門了。他跟我說,他想做個作品,去醫院開刀從身上取塊骨頭,在骨頭上刻下他的護照號碼,再放回身體,這樣到死都沒人能拿走。不過他後來還是交出了護照,而且也沒有開刀取骨頭。一位只想做點生意的藏人跟我說,中國天天講“中國夢”,我的“中國夢”就是護照。

白瑪娜珍的那條微博已經消失了。據說是被舉報,被扣帽子說“造謠”、“挑撥民族仇恨”,而且“遭中國人民眾志成城嚴正怒斥”了。而她本人,會不會因為揭露了關於藏人無緣護照這一公開的秘密,就被“喝茶”或者警告呢?聽說她只是出於想讓兒子出國留學才發聲的,且前提是懷著對中國的國家認同才要求公民權利的,應該沒有任何受到不合理對待的理由。

而我想補充的是,在中國,實際上被陷入護照困境的,除了藏人,還有維吾爾人。

2015年3月

【本文原刊唯色RFA博客,相關內容由自由亞洲電臺藏語專題節目廣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