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改變了歷史? — 宮脇淳子專訪

2015/12/19 — 14:45

早陣子,某劇集中出現「燒鴉片」情節,被放到網上後,謾罵、恥笑、痛心的言論,俯拾皆是;假如說這些言論折射出我們對史實的執着,那麼,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從小接觸的中國史,其實都不是真的,你又會怎樣?

知名日本歷史學家宮脇淳子,其著作向以批判性強而見稱,在這部新作中,她與同為歷史學家的丈夫岡田英弘,直指現有的一套中國史並非真實,甚至將近代中國的起點定為甲午戰爭。讓史料說話,還歷史一個真面目。

讀:《讀書好》
宮: 宮脇淳子

廣告

讀: 這本書的中文名定為《這才是真實的中國史(1840~1949):來自日本右翼史家的觀點》,然則,就是指現有的一套並不是真實,那麼你當初是受甚麼原因而開始寫這本書?

宮: 我當初想要書寫以此為題的書,是因為現代中國和韓國傳授給本國國民,或是在國際上所主張的近代史,是以政治發言為優先,充滿着胡說。但是更嚴重的問題是,日本的進步知識分子想與各國建立良好關係,卻認為應該重視當地人說法,原封不動地將這些全並非史實之事,寫進重要的歷史教科書,而這些教科書扮演着培育承擔日本將來年輕人的角色。日本文部省(按:相關於教育部)的教科書審定也是一樣,該省與其說是重視史實與否,不如說是採取勿與中國、韓國事態惡化為優先的政治判斷。因此,採行不要向肩負日本未來的孩子傳達會對本國感到驕傲的教育。認真的老師如果按照教科書所寫來教書的話,總是會感到有些違和感,於是就不太熱心教授近現代史。結果不了解任何史實的日本人,就陷入只能如下思考的情況,亦即:「只聽到中國和韓國的說法,就認為原來是這樣啊!」為了日本的未來,專攻東洋史的我認為有責任讓更多的日本人了解真實的歷史。

廣告

被扭曲的史實

讀: 目前中國將近代化的起始定調為鴉片戰爭(1840-1860),但按書中所述,你認為應始於甲午戰爭(1894-1895),並以為作為全書的第一個命題;如此重視中國近代史的起點何在,原因是?

宮: 歷史家必須判斷:如果要書寫「現在的中國」的歷史,應該上溯至何時。關於現在中國的近代起始,我的結論為並非是鴉片戰爭,而是日清戰爭(按:即甲午戰爭)。詳細的論述請閱讀本書,中國在日清戰爭戰敗,才首次受到衝擊,漢人才明白必須要進行近代化。外國列強也因此明瞭清朝並非沉睡的獅子,而是敗給日本的弱者,於是開始搶奪租借地,中國才真的進入屈辱的近代。此外,每年有高達八至九千位清國留學生帶回明治時期日本人新創的漢字詞彙,成為現代的中文。就讀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清國留學生也發動了辛亥革命。毛澤東為了不向中國人傳授這些從日本所接受的恩惠,藉由重視鴉片戰爭,以消解日本的角色。

讀: 對於鴉片之所以在中國人當中流行起來的原因,根本原因是英國人為了抑制因購買茶葉所支付的銀大量流失到國外,故改以鴉片支付,但你在講述此事時,卻提起中國人看待儒教的態度以及不同官員被賄賂等原因,與一般中國史記述的不同,可以分享一下你這論點背後的想法嗎?

宮: 鴉片戰爭之時,尚未有稱為「中國」的國家,也沒有所謂「我們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清朝統治階級與一般庶民之間,也沒有可以共通的語言,大多數人也不懂漢字。極少數的統治階層之所以被視為儒教信徒,是因為科舉出題範圍為儒教經典「四書五經」,讀書人學習這些經典,並運用當中的詞彙書寫文章。一般的漢人則是道教或佛教的信徒,也只生活在相同語言圈的狹窄範圍內。皇帝任命地方官,但是不支付薪水,知縣是承包制,所以理所當然地收取如同手續費一般的賄賂。

共產主義的歷史觀則是先下結論,然後只挑選合乎該結論的事件,而且為了合乎該結論,依隨己意決定應該如何進行說明。但是,直到二十世紀為止,並沒有「中國」這個國家,也沒有「國民」的說法。現在的中國史敘述為:「在古代,受壓迫的農民反亂推翻封建社會的暴政;到了近代,則是與侵略中國的外國勢力鬥爭,最後戰勝他們」,但是這種敘述完全不是史實。

讀:你在書中指出,「太平天國之亂是清朝權威喪失的開始」,而且「滅滿興漢」這口號也不是由一開始就有,而是1911年辛亥革命後才出現,但這些在今天都變了:義和團之亂的影響被淡化,反而當時被清朝輕視的鴉片戰爭卻成為一切屈辱的開端,你覺得原因何在?

宮: 「滅滿興漢」口號是孫文於辛亥革命時所提出的。孫文視同為客家出身的洪秀全為先例而大書特書,他仿效太平天國剪除了辮髮。後來的中國共產黨也將太平天國定位為自己的先驅者,視太平天國採用的「天朝田畝制度(有田共耕,食物共享)」為否定封建土地所有制度的革命綱領,因此給予高度評價。這是因為在大躍進運動和設立人民公社之時,毛澤東改寫歷史,特意抬高洪秀全。

義和團之亂時,日本的行動受到各國的承認,由於此事件,日英因而締結同盟。當時俄國入侵滿洲,後來則是托日俄戰爭時,日本戰勝的福,滿洲才沒有成為俄國領土。但是對於只能視日本為惡人的現在中國而言,這是一段不符合己意的歷史,因此選擇淡化此一事件。

為政治服務的歷史

讀: 就上面提到的內容,今天我們接觸到的歷史之所以不真實,很多時是因為受政治因素所左右,那麼,你怎樣看待歷史與政治之間的關係?

宮: 我的先生,同時也是老師的岡田英弘曾反覆提及,支那(按:原文如此)從最早歷史書──司馬遷著《史記》──以來,現在的王朝為了證明自己得天命,因此得到統治天下的正統權利,所以編纂「正史」。因此,對中國史而言,歷史就是政治。所謂「春秋筆法」一說,雖然並非指孔子真是如此書寫歷史,不過孟子曾說:「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如此一來,所謂的善惡,可說是(後人)自行從歷史證明,這完全是結果論。岡田和我認為真正的歷史應該是:「為何會發生此一事件,試圖解明其間的因果關係」如果隨着現存國家和個人之意而重新詮釋或改寫過去的話,這種作法完全不能稱之為歷史。

讀: 你認為中國近代史是歷史教育還是政治教育?

宮: 如上所述,所以現在的中國近代史不是歷史教育,而是政治教育。

讀: 最後,作為一個日本人,你在書寫這段歷史時怎樣保持客觀呢?

宮: 我認為歷史並非判斷個人和國家的行動在道德上是正義或罪惡的場域。此外,也不是判斷對該目的而言是否合適的場域。岡田英弘說:「歷史不能夠摻入道德價值判斷」歷史不是法庭。真實的歷史是:能夠邏輯首尾一貫地,解釋所有史料資訊的說明。無論是不同文化、國家形態,或是遠離所書寫的時代,歷史應該具有這等普遍性:亦即能夠說服多數人,相信事情原來是如此發生。因此,現在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還不能成為歷史。

我寫作此書,只希望日本人不要被中國人的政治胡說所欺騙,試圖了解更多真實的事。今後我無論是否為了日本,也想要繼續追求真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