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是火劫之後的第五天 …

2019/2/17 — 21:14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薩大昭寺 — 尊者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 — 突發火災,當晚撲滅。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麽起的,那火造成的毀損究竟怎樣,至今當局並沒有給出一個公開的、完整的、如實的交代。圖為火災後的第二天,主殿覺康主供佛釋迦牟尼佛像,及掛在佛像後面的帷幔。

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薩大昭寺 — 尊者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 — 突發火災,當晚撲滅。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麽起的,那火造成的毀損究竟怎樣,至今當局並沒有給出一個公開的、完整的、如實的交代。圖為火災後的第二天,主殿覺康主供佛釋迦牟尼佛像,及掛在佛像後面的帷幔。

那是火劫[1]之後的第五天,而他
夜不能寐已連續四日,對於八十一歲的老人
這是折磨中的折磨,耗損中的耗損,
於是他決定去祖拉康一探究竟。

他身材頎長,形容消瘦,雙目凹陷。
他穿灰色毛呢做的過膝藏裝,年輕時
一定是個美男子,但年輕時卻身陷囹圄,足足
被奪走八、九年好時光。

“告訴我,覺沃佛[2]是不是安然無恙?”
他叫住祖拉康裏一個認識的僧人。
“是的,請放心吧。”僧人說。
“那麽,覺沃佛的眼睛下方有道白色[3]嗎?”
“有的,請放心吧。”僧人說。
“那麽,覺沃佛的左腿上有紅衛兵砍的洞[4]嗎?”
“有的,請放心吧。”僧人說。

廣告

他淚眼婆娑,仿佛看見了那場火劫的一切、所有。
多麽奇異,就像是以身蹈火的覺沃佛在以自他交換的方式,
獨自承負眾生的災難,或拼力阻擋災難撲向眾生。
那狂暴的火焰裹卷著、旋轉著,沖向上方的金頂,
而覺康裏二十余尊泥塑像,並非消失於火中,
卻是消失於撲滅火焰的激流水龍中。

據說有記載,覺沃佛曾為同樣的理由付出過
毀容的代價,臉上長滿疙瘩,皮膚爆裂,
覺沃佛身後的“我不走”[5]也為同樣的理由,
粉身碎骨,化作塵土。勇於犧牲的,從來都是
被遺忘得最快的,這似乎是眾生的天性如此。

廣告

但他的內心仍然需要一個答案。
他慢慢地走到二樓和三樓的拐角處,
那裏供奉著萬神殿的首席護法,吉祥天女白拉姆。
“白拉姆,你不是護法神嗎?你不是祖拉康的護法神嗎?
你保護了什麽呢?被火燒成這樣,你保護了什麽啊!”
然而白拉姆依然如故,露齒微笑,這不禁激怒了他。

一改往日的恭敬手勢,他用一只手不客氣地指著白拉姆,
將內心的不滿脫口而出,聲淚俱下。
聲音太大,震懾了周圍正在謙卑祈禱的人們。
一個老婦驚道:“哦嘖,怎麽能像罵人一樣罵神啊?”
一旁的香火僧卻默不作聲,眼裏飽含熱淚。

當晚,他安然入睡,在一個長長的夢裏,
一個個違緣化作了順緣。


2018年4月23日,拉薩


註釋:
[1]火劫:2018年2月17日,藏年新年初二下午,拉薩大昭寺 — 尊者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佛殿”— 突發火災,當晚撲滅。然而至今仍不知那火是怎麽起的,那火造成的毀損究竟怎樣,至今當局並沒有給出一個公開的、完整的、如實的交代。
[2] 覺沃佛:即拉薩大昭寺主供佛像 — 佛祖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藏人又尊稱“覺仁波切”、“覺袞頓”,至為神聖。
[3]可能指的是佛像眼睛下方繪畫的白色,以象征眼神光彩,據說具有無論在哪個角度,都會有被佛像註視的效果。
[4]即1966年8月24日,大昭寺遭到紅衛兵和“革命群眾”的破壞,這也是此後蔓延整個拉薩的“破四舊”運動中的第一次公開的“革命行動”。大昭寺幾乎所有佛殿遭到破壞,佛像被砸,主供佛覺沃佛像盤坐的左腿遭紅衛兵用鎬頭砍擊,留下一個小小的洞穴,迄今可見,並成了辨明真身的標記。
[5] “我不走”:指大昭寺主殿覺康主供佛覺沃佛像背後的一尊佛像,據《大昭寺:拉薩的壇城》一書記載,在主殿裏共有佛陀12歲等身像及21尊塑像,包括高大的釋迦牟尼報身像和“我不走”,六菩薩和六母菩薩12尊塑像。

 (本文原刊於自由亞洲唯色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