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平:國保出手 弟遭綁架變李波 將長期不與家人聯絡

2016/3/29 — 8:33

長平 (長平FB相片)

長平 (長平FB相片)

大陸網媒《無界新聞》「促習近平辭職公開信」一事,引發連串風波。大陸資深傳媒人、現旅德的長平早前發表聲明,自從他發表文章關注傳媒人賈葭失蹤一事後,在內地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被中國警方「綁架」。長平周一晚上再於facebook以「國保出面,我的弟弟變李波」撰寫長文回應。他指出,當局以掃墓時放鞭炮燒毀了周邊部分植物為由扣查其家人,但主要詢問其事情,質疑是非法拘押及政治案件。

四川公安廳在官方微博指,長平家人因祭祖釀山火被捕。長平昨晚發文回應指,四川省西充縣多扶鎮派出所已將其弟張偉釋放,並告訴張偉若能聯繫到長平,轉達警方對他的三點要求,包括不要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的言論,他的另一位弟弟張雄也會獲釋。

長平又形容,其弟弟變成了香港的李波,其弟的一封電郵,內文說:「哥,你別誤會,警官他們對我是依法調查,請不要再發文件了,請刪除以前發的,他們辦案程序是正常、正確的,是你誤會了他們⋯⋯你亂說綁架我們,害得我和二哥都還在派出所,只有你刪了綁架文章就放我們走」。

廣告

長平在聲明上,附上其弟張偉兩封電郵的截圖,其弟在電郵中指出,警方要求如果跟長平聯繫上,就要轉達警方的三點要求,另一個弟弟張雄也可以獲釋,要求包括,「一、刪除我在網上發布的消息,因為他們沒有綁架;二、確認《賈葭失踪,睜眼之罪》一文是我所寫,並要求從DW撤回;三、不再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言論」。

長平質疑,弟弟可能已被警方控制,變成李波一般,「也許他(弟弟)真的不知道,警方從一開始就在欺騙他。更有可能的是,他被警方控制,每一條信息,都是按照警方要求發的。」

廣告

長平指出,弟弟被地方派出所非法拘押他們的理由,是回家掃墓時放鞭炮燒毀了周邊部分植物,跟國保沒有關係。但弟弟被拘後,卻主要詢問長平的事情,而國保接手後,則是赤裸裸的政治案件。

長平表明,他將屏蔽其弟張偉的郵箱,不會再看到他的郵件,「我的家人和親屬,也沒有任何我的聯繫方式,我也將長期,甚至永遠不再和他們發生聯繫」。他表示,即使中國法律亦反對連坐,他寫的文章,和其家人沒任何關係,「正如他們放鞭炮燒毀植物跟我沒有關係」。

國保出面,我的弟弟變李波

北京時間今天(3月28日)中午,警方(四川省西充縣多扶鎮派出所,電話0086 817 4561065)將我弟弟張偉釋放,並告訴他如果跟我聯繫上,轉達警方對我的三點要求,我的另一個弟弟張雄也可以獲釋。

張偉在家和父母吃了午餐後,想方設法和我聯繫上了。在此之前,警方一再要求他們和我聯繫,但是他們沒有我的任何联系方式。我不相信警方對他的承諾,但是他仍然大聲地強行完成了警方的任務,並顯然錄了音。

三點要求是:一,刪除我在網上發布的消息,因為他們沒有綁架;二,確認《賈葭失踪,睜眼之罪》一文是我所寫,並要求從DW撤回;三,不再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言論。

我告訴張偉說:一,警方拘押他們20多個小時,沒有任何合法手續,這就是綁架;退一萬步說,即便我說錯了,也跟他們沒有關係,警方這樣連坐是非法的。二,那篇文章是我所寫,但是DW作為一家德國媒體,不可能聽命於該派出所撤稿,而且這個要求粗暴無理。三,我做任何事情,跟他們沒有關係,警察應該明白這個法律關係。

張偉不斷地打斷我的話,阻止我完整表達。最後我答應他刪除微信上一條消息。然後,他拿著錄音回到派出所領人。

到了派出所,等著他的是國保警察。他被立即帶走了。

地方派出所非法拘押他們的理由,是他們回家掃墓時放鞭炮燒毀了周邊部分植物,跟國保沒有關係。他們被拘之後,主要詢問的是我的事情。被國保接手之後,更是赤裸裸的政治案件了。

準確地說,從一開始,這就是一起政治迫害案件。他們發現弟弟能跟我聯繫之後,立即扯掉了偽裝。

我刪除了我承諾的那條微信,但是我弟弟繼續給我寫郵件說,我還沒有刪除,而且還需要發表聲明消除影響。

也許他真的不知道,警方從一開始就在欺騙他。更有可能的是,他被警方控制,每一條信息,都是按照警方要求發的。

我看到,從中央媒體到地方派出所,都學會了控制人質表演。我的弟弟變成了香港的李波。請看他的一封郵件,警察真的不覺得這樣表演很拙劣嗎?

“哥,你別誤會,警官他們對我們是衣法調查,請不要再發文件了,請刪除以前發的,他們辦案程序是正常,正確的,是在你誤會了他們,你看吧本應該早上就去派出所節受調查,但當天爸爸70歲的生日,我們下午一點才叫我去的派出所,事後你亂說綁架我們,害得我和二哥現在都還在派出所,只有你刪了綁架文章就放我們走!”

我再次聲明:

一,我將屏蔽張偉的郵箱,不會再看到他的郵件;我的家人和親屬,也沒有任何我的聯繫方式;我也將長期甚至永遠不再和他們發生聯繫。

二,即便中國法律也反對連坐。我寫的文章,和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及親屬沒有任何關係,正如他們放鞭炮燒毀植物跟我沒有關係。警察應該知道這個基本的法律關係。

三,我的家人和親屬將繼續被警察洗腦,以為他們的悲慘遭遇都是我不顧親情所致。他們中間有些人已經開始詛咒我。對此我無所謂。我沒有能力幫他們理解當局的卑鄙。

三,我將曝光我所知道的警察及政府的所有惡行。

長平

2016年3月2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