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閹割了的鴉片戰爭

2015/9/29 — 16:08

最近我看了Julia Lovell的「The Opium War: Drugs, Dreams and the Making of China」一書的內地版,同一天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在香港家書這樣說:

「但不容爭辯的事實是,在討論香港和國家的事情上,香港人和內地以外的人少不免會接觸到和知道較多資訊。正所謂『真理越辯越明』、『真金不怕洪爐火』,我想請問,如果一個人能夠看到事情的正反兩面,看到事實的正反兩個版本,然後作出的一個判斷,難道不會比一個單方面、只有一個官方的版本更有力、更經得起考驗嗎?

我尤其有興趣的,是想知道內地的一些朋友對資訊不完整有甚麼看法。當然有很多人懂得翻牆,但有更多人並不打算翻牆,看到甚麼就接收甚麼,他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所接觸的資訊並不全面呢?他們知不知道有些東西是自己看不到的?他們有否想過看不到的是甚麼?他們在不在乎?還是認為看不到某些資訊是常態,只不過是我們這些人過份大驚小怪呢?」

我認為內地人根本不知道他們失去的是什麼。

廣告

以Julia Lovell一書為例,該書其中一個重點是分析自民國起至今天,國共兩黨如何操作「鴉片戰爭」歷史,作為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論述的工具,所以書名才有「the Making of China」。內地版將英文原著第十八章標題Communist Conspiracies共產黨陰謀論,翻譯成為「廿世紀中國歷史中的鴉片戰爭」,然後進一步將原版第三二九頁第三段關於共產黨操作鴉片戰爭歷史的部分全部刪除,第十九章討論共產黨在廿一世紀如何利用「鴉片戰爭」更是全章消失!究竟內地讀者是否知道他們少看了全書最重要的部分,然後他們會以為英國歷史學者Julia Lovell也批評英國刻意淡化「鴉片」在戰爭中的角色,殊不知她更多是解剖共產黨如何利用鴉片戰爭宣傳愛國主義反英反美。

鴉片戰爭的中國人,很多根本毫無國家民族觀念,有的向英軍提供物資、有的做響導,甚至提供情報,官員欺上瞞下,將領煙癮發作無法指揮作戰。這些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宣傳下,官方都淡化了。雖然Julia Lovell一書被閹割了,但至少大陸讀者瞭解更多戰爭細節,自行思考對比官方的政治宣傳。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