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處插旗 周圍屙屎 民質之卑 政體之劣

2017/1/14 — 14:27

有中國遊客在泰國的沙灘抽國旗,行為惹來抨擊(網上圖片)

有中國遊客在泰國的沙灘抽國旗,行為惹來抨擊(網上圖片)

無論習近平公開說「中國永不稱霸」,歷史事實早就說明了,只要中土漢人政權強大,便會把手伸向周邊,把更多的土地納入「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範圍之內。

只是暫時未有足夠實力納入這個範圍之內的,便透過一個所謂「朝貢體系」,要周邊啲地方國家稱臣納貢,把中土的漢政權奉為宗主。

用今天的標準,就是要東南亞及南海周邊、甚至亞太地區,都要依據中國的標準來辦事,要加強中共政權在區內的領導地位,要有比其他國家更大的話語權。

廣告

有一些中國人今天去到那裏,都覺得可以隨意插旗、隨意屙屎;任何地方都可以高聲唱國歌,跳大媽舞;去到哪裏,都可以財大氣粗,聲大夾惡;上到飛機一樣可以隨時打人,奴役空中服務員。這一些都是國民潛藏的、被歷史積弱壓抑了的、被現代世界普世價值否定了的那股自高自大、稱王稱霸、漢族沙文主義的重新浮現;也是幾千年來民族性中的霸權意識透過今天的國民行為作延伸。

中共政權在失去了共產主義的道德優越性,因而也失去了在意識形態上駕馭一切的力量後,只能把自己在打江山時千方百計要去否定的中土王朝封建思想重新挖出來,也要以這一種民族沙文主義的代理人自居。所謂「振興中華」、所謂「民族復興」、所謂「中國夢」,說穿了其實只是這一種「種族中心主義」的膨脹。

廣告

今天很多國內人民在中共這個政權的教育及宣傳鼓吹下,已經不自覺地成為了中共這一個政權的心靈俘虜,因而行為上也不時表現出這個政權的卑劣屬性。

孫中山先生當年由北美飛往倫敦,要勸說大翻譯家嚴復支持國民革命。嚴復當時說了這番話:「中國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于甲者,將見于乙;泯于丙者,將發于丁。為今之計,唯急從教育上着手,庶幾逐漸更新乎!」孫中山聽後也只這樣無奈地回答他:「俟河之清,人壽幾何?君為思想家,鄙人乃執行家也。」

今天看來,中共政權不但沒有興教育以提升中國人民質素的動機,教育只是清末封建王朝那一套「船堅炮利」、「西學為體,中學為用」的政治及經濟功利心態的延續。中共治下,教育甚至只淪為其老祖宗馬列大力批判的只是「意識形態控制的工具」。嚴復百多年前對教育的看法,早已被忘記得一乾二淨。而且,這個政權還意圖以所謂的要「加強愛國教育」、「加強國民教育」、「加強歷史教育」這一些說法來進一步把國民質素中的「民品之劣、民智之卑」發揚,以「民族自豪感」的名義及包裝盡情發揮出來,把那一種虛幻的自尊及虛榮,與共產黨的所謂「英明領導」及「體制優越」混淆自幻。

當然,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國內也有不少人看穿這一點。但只要大部份接受了中共政權的教育宣傳弗得搖頭丸的人,排除不去其蟻民心態,或當更多人被綑綁上了這個中共體制的利益網上,還有幾多人會關心那些被拘捕的維權律師?還有幾多人會記得劉曉波及其他被囚禁民運人士?又有幾多人會在意那些被視為「極少數」被打壓的人?誰又會理會他們眼中的所謂的少數滋事分子受到的又是什麼待遇?誰還會記得嚴復、孫中山說過些甚麼?

中國人可以在泰國的沙灘抽旗,可以在聯合國總部門外高唱國歌,可以到時代廣場跳大媽舞,可以到香麗舍大道瘋狂掃貨,不是已經過癮死嗎?

當香港的特首挑釁反對派議員,說這裏是升五星旗的地方;又當香港下一仼特首的熱門可以繞過所有正當程序,為的是要推翻20年來的共識,在我們的文化地標區設立一個故宮博物館;又當加強國民教育歷史教育之議已經可以漠視所有疑慮而全速推進之時,我們可能更能理解,孫中山先生當年為何會有「俟河之清,人壽幾何」之嘆!甚至可能要擔心,香港這條河不但難保其清,更有可能會受到污染而越加混濁。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是作者分享「中國遊客在泰國沙灘插旗捱轟」報道的按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