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視認罪」騷:不要你信 只要你怕

2016/10/19 — 14:33

去年5月8日,央視播出一段「警方提供畫面」,片段中一名被遮去樣貌的女子被指是高瑜,她承認有做過「觸及法律的事」及認罪。網絡段截圖

去年5月8日,央視播出一段「警方提供畫面」,片段中一名被遮去樣貌的女子被指是高瑜,她承認有做過「觸及法律的事」及認罪。網絡段截圖

【文:青(支聯會義工)】

中共十八大以來,「電視認罪」一再上演,一個個未經審判的維權人士、律師、記者、非政府組織(NGO)人士等被安排上官媒「認罪懺悔」,儼如現代版「文革」遊街示衆。「電視認罪被玩壞了」,不少專業人士這樣說,但當港人看到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現身解畫,細述如何「被認罪」,仍然不寒而慄。

上電視認罪已成內地「新常態」,受到廣泛批評。法律界斥「電視認罪」干涉司法,違背無罪假定等基本法治原則。在今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兼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更直言:「在電視上認罪,很可能是迫於辦案機關壓力或從輕處罰的交易條件誘惑,並不等於真的認罪,更不等於真的有罪。」

廣告

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講師劉璟分析,公開悔罪是中共政治運動傳統中最重要的一環。在央視一次次的播放中,公開認罪這種儀式的意義已經達到——當事人是否真心認罪懺悔並不重要,甚至其表達的內容是否符合邏輯亦是次要,最重要的是當事人公開表示對權力的服從之意,公眾感受到來自權力中心無處不在的壓迫感。

「電視認罪」愈演愈烈

廣告

●網絡大V薛蠻子(2013年9月15日)
在央視懺悔片段中,穿囚衣、戴手銬的薛蠻子表示,「我作為網絡名人,有當皇帝的感覺,看微博就像看奏章」,稱自己的微博是一種負面情緒的宣泄,忽視了國家和社會的正面主流。薛蠻子經常批評政府,二零一三年八月被當局以「嫖娼罪」抓捕。

●《新快報》記者陳永洲(2013年10月26日)
陳永洲因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被長沙警方刑事拘留,《新快報》連續兩日頭版要求放人。在央視《朝聞天下》視頻中,還未受審的陳永洲已被剃了頭,承認自己為名利發表大量針對中聯重科的失實報道,向中聯重科、股民和家人道歉。

●獨立記者高瑜(2014年5月8日)
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捕,在央視播放的認罪視頻中,高瑜臉部被打格,聲言「自己的泄密行為危害了國家利益、觸犯了國家法律,對此深表懺悔……甘願接受法律懲處」。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高瑜在庭審中翻供,稱自己當時是被迫認罪。

●自由撰稿人向南夫(2014年5月13日)
向南夫被控用網名「飛翔」,長期向境外網站「博訊」散播虛假訊息抹黑國家,換取巨額酬勞。被捕後第十日,央視播放他承認「抹黑黨和政府」的畫面。警方其後宣布,由於他認罪和態度良好,批准保釋候審。

●著名編劇寧財神(2014年6月26日)
寧財神現身央視悔罪,對吸毒表示深切歉意和後悔,「我在七個月左右的時間裏共購買了三次。每次大密度寫作的時候,我就會吸毒,現在基本三千塊錢的冰毒就吸完了。」

●炫富女郭美美(2014年8月4日)
北京警方二零一四七月九日打掉一個在世界盃期間組織賭球的犯罪集團,抓獲郭美美。郭在視頻中流淚認罪,「回想自己這幾年所做的事情,我非常後悔。出去以後,我不會再去賭博、炫富或者去做一些違法或違背道德的事情,會踏踏實實做人。」

●涉吸毒明星柯震東、房祖名(2014年8月19日)
央視《朝聞天下》播出兩人向警方招認的片段,警員向柯震東展示他對大麻呈陽性的尿檢結果,又要求房祖名打開據說從其家中搜出載有大麻的袋子。影片中柯震東一度痛哭,表示犯了很大的錯誤,做了最壞的示範,非常後悔。

●快播總經理王欣(2014年9月24日)
央視新聞聯播及《焦點訪談》報道快播案偵破過程,王欣認罪並數度哽咽,「如果一個產品,做到最後即便是做大了做強了,它今天失敗了,然後走向滅亡了,它也不會有好的結果,這是我自己的總結,也是對這個行業的從業者的一個忠告。」

●廿一世紀傳媒集團總裁沈顥(2014年9月29日)
沈顥身著囚服現身央視認罪,表示自己在新聞敲詐中起到了領導、支持、協調、參與的作用,要承擔很大責任。二十一世紀屬廣東南方報業傳媒集團,以敢言見稱,沈顥是著名媒體人,傳誦至今的《南周》新年獻詞《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出自其手。

●維權人士翟岩民(2015年6月22日)
翟岩民二零一四年十月因聲援香港「佔中」被刑拘三十七天,二零一五年六月因組織訪民聲援黑龍江慶安槍擊事件被羈押多日,其後現身央視「認罪」,稱自己曾收受律師賄金,組織訪民滋事。二零一六年八月,翟岩民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峰(2015年7月19日)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指惡意炒作案件,製造社會熱點事件。央視播放周世峰認罪視頻,周承認事務所有違法之處,錯誤相當嚴重。不過,二零一六年三月,周世峰稱「從未認罪」,也不知道「上央視」之事,八月四日他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七年。

●《財經》記者王曉璐(2015年8月31日)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財經》發表王曉璐的報道《證監會研究維穩資金退出方案》,股市現異常波動,證監會斥為不實報道。八月三十日王曉璐遭刑拘,三十一日央視播出他表示「後悔」的視頻,稱自己追求轟動,沒有核實信息,報道造成市場混亂和恐慌。

●銅鑼灣書店失蹤五子 瑞典籍股東桂民海(2016年1月17日)
一月十七日新華社、央視等首次播出桂民海認罪片段,稱自己十二年前涉嫌撞死少女被判刑後潛逃出國,因良心受責決定「回國自首」。二月二十八日,內地澎湃新聞及香港鳳凰衛視播出片段,桂民海承認涉非法售賣書籍。

●瑞典人道志願者達林(2016年1月19日)
協助中國弱勢人士打官司的瑞典籍維權人士達林(Peter Dahlin),在央視播放的視頻中認罪,供認接受境外資金支持,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是首位外國人士上央視認罪。

●股東呂波(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在深圳寓所被帶走,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在鳳凰衛視的報道中承認自己「為提高業績」,明知在未取得任何許可下銷書往內地,後悔與桂民海從事非法行為。

●店長林榮基(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在深圳被帶走,在鳳凰衛視播出的受訪「認罪」片段,林榮基詳述他向內地銷書的經過,又指桂民海的書是胡亂編造,自己認識到錯誤,願接受處罰。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林榮基在港召開記者會,指訪問片段「有導演有台詞」,自己只是按要求在鏡頭前背出台詞。

●業務經理張志平(2016年2月28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於東莞鳳崗妻子家中被帶走,失蹤一百三十三日後在鳳凰衛視現身,交代自己偽裝書籍封面過程,又指自己是受桂民海指使。

●英國籍股東李波(2016年2月29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港失蹤,澎湃新聞、鳳凰衛視等內地媒體二月二十九日播出專訪李波片段,李強調自己不是被綁架,稱自己是在朋友幫助下偷渡回到內地,以證人的身份配合調查,更表示自己願意放棄居英權。

●維權律師張凱(2016年2月25日)
本身為基督徒的維權律師張凱,幫助浙江省基督教徒在拆十字架運動中維權,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被溫州警方帶走,在監視居住六個月期滿之際,在溫州電視媒體上「懺悔」,稱自己接受境外組織資助,以維權名義詐騙逾二百萬人民幣。

●肯亞電訊詐騙案台籍疑犯(2016年4月17日)
新華社、央視等及台灣中天電視、《旺報》在內七家媒體,被安排旁聽肯亞案台籍嫌疑人接受公安偵訊並公開認罪。當中,曾公開喊冤的劉媽媽之子「阿廷」坦承,到肯亞是從事電訊詐騙。

●烏坎村維權領袖林祖戀(2016年6月21日)
林祖戀在上訪前夕被抓,汕尾市政府六月二十一日舉行記者會,播出林祖戀認罪片段。林向辦案人員承認,「由於自己對法律知識的淡薄和無知,在民生工程中收受了回扣,以及在村集體購買資產中也收受了巨大的回扣,這點是我最大的犯罪行為。」不過,林的家人及村民認為,林祖戀是因孫兒被扣才被逼「認罪」。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