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中共打壓內地宗教活動,香港基督教領袖只能默然祈禱嗎?

2018/10/8 — 15:12

位於芬蘭赫爾辛基的路德宗「聖殿廣場教堂」,又稱「岩石教堂」(The Rock Church)(作者提供圖片)

位於芬蘭赫爾辛基的路德宗「聖殿廣場教堂」,又稱「岩石教堂」(The Rock Church)(作者提供圖片)

自從中共國務院頒布的《宗教事務條例》正式於二月起生效以來,有關內地基督徒被「依法規管」而實質上「被變相逼迫」的網絡訊息不脛而走。為此,筆者一直困擾不已,反覆思量兩個問題:其一是在當權者強力欺壓下,內地基督徒應該如何自處才能安然而堅貞不拔的守護屬靈信仰?其二是香港基督教會和基督徒到底怎樣善用如今仍享有的信仰自由空間,為內地弟兄姊妹聲援,切實以行動回應他們在慘淡現況下的困苦呢?對於第一個問題,筆者因為不能設身處地的生活在內地艱難厄困當中,不完全了解箇中的難處和凶險,深感不應該指指點點的胡言亂語!可是,香港的教會和基督徒仍然呼吸著信仰自由的氣息,實在不能不認真思考第二個問題而有所行動,而牧養和引領著眾多信徒的教會領袖,更是責無旁貸!

過去一段日子,內地不斷傳來教會被查封,十字架被拆,聖經被焚燒,教徒被控尋釁滋事和被囚禁等不幸消息。當權的共產黨約束黨內成員,禁制他們的宗教信仰活動是黨組織的「家法」,屬清理門戶的「窩裡反」事宜。可是,制定行政法規,不合理的諸多限制人民參與宗教活動,就是僭越了國家對國民享有憲法保障和宗教自由的應有管治權力。藉修改《宗教事務條例》而扼殺信仰自由,說白一點就是中共黨央決意徹底置人民宗教活動於黨國機器的監管和操控的股掌之中,豈會只是地區政府獨斷專橫的個別鎮壓行動?!一些關心內地宗教自由的牧師和學者日前早已撰文指出《宗教事務條例》的修訂條文十分嚴苛,明顯針對過去一直活躍運作的地下教會和家庭聚會活動!

筆者就此曾經與所屬教會的牧者和教友交流,深深感受到一般信眾只是堅信一切安排和發展都是在神的容許和掌管之內,唯信心是賴,藉禱告表達情懷。一位資深牧長甚至表示內地信徒曾經在文革浩劫時遭遇過更殘酷和更大規模的逼迫,只要堅守信心,家庭教會是摧毀和禁絕不了的,因此,在外部環境的惡劣壓力下,強化內心屬靈的裝備和磨練至關重要。一位長者勸說除了恆切禱告外,必須謹記古教會過去飽受政治壓迫的經歷,謹守真道而切勿趨炎附勢,在態度和行事上更有必要「靈巧像蛇,馴良似鴿子」,語重心長。筆者明白馬太福音第十章第16節所指出:「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似鴿子。」,說明面對凶猛奸邪的豺狼時,不單要保持內心的純潔清明,更要保持敏銳觸覺和審慎態度,不要虛偽行事,不要胡塗被利用,因為在智慧和良知之間保持平衡,才能暢順完成神交托的使命,踐行公義,彰顯真理……

廣告

筆者以為,聲援內地基督徒的任何形式行動,都是信徒應有的一種態度,本著信仰的堅定立場,對當權者發出擲地鏗鏘的訊息:儘管政府當局大權在握,還是必須依憲法的保障規範行事,不容肆意妄為的踐踏人民的信仰自由和干預宗教活動!而且,筆者覺得,有組織的大型持續聲援行動,不僅能夠凝聚信徒的信心力量,表達彼此扶持和互相關顧的心意,更將會是對內地信徒在精神上和信仰上的感染、支持和鼓勵!雅各書第二章 20 節有謂:「虛浮的人哪,你願意知道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嗎?」  筆者當然深信,懇切禱告的重要和果效,也不敢妄言這是「平庸和廉價」的表達形式,可是,隔岸觀望的沉默態度絕不可取。如果基督信徒認為請願、遊行和抗議等行動過於偏激,那麼,可以考慮較溫和軟性的行動,例如:舉辦聯堂祈禱會、研討會和分享會;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公開發表支持宗教活動自由的訊息;在社交網絡發放和傳送內地宗教活動情況;推行「一信徒一信息」行動,給內地宗教局以至中共黨中央致送信件,表明對內地宗教自由的關注,以及提出相關的訴求……

早前筆者離港外遊近三週,在北歐和波羅的海諸國參觀過包括天主教、基督教和東正教會等逾二十座教堂,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座落芬蘭赫爾辛基的路德宗「聖殿廣場教堂」。那所 1969 年建成的教堂俗稱「岩石教堂」(The Rock Church),外貌完全不像傳統教堂的設計和結構,沒有巍峨的鐘樓和高聳的十字架,卻是挖空岩石層而建造,儼如一塊厚硬石頭橫亙在大地,顯出聖經所言教會建造在「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第二章 20 節)的堅固磐石上。在當前風雨如晦的動蕩時局中,筆者要問:香港基督教會和教會領袖到底如何屹然面對而無悖於神的訓諭,以及無愧於信眾呢?否則難道香港傳統基督教會如聖公會、信義會和中華基督教會等,以及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真的是建基於鬆土沙堆上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