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駁全國政協稱假活佛「危害國家安全」

2015/12/15 — 20:55

「假法王」吳達鎔與朱維群

「假法王」吳達鎔與朱維群

【文:降邊嘉措】

(唯色註:繼《葉小文現象批判——評葉小文:〈「活佛轉世」也要打假〉之後,著名藏人學者降邊嘉措先生今日又在他的微博上發表這篇署名文章,指出:「朱維群在通篇談話中,只字不提吳達镕和張鐵林的問題,卻把話鋒一轉,轉到了藏族地區,轉到了藏族的喇嘛活佛身上,說『他們一回到藏區』,就如何如何,把批判的鋒芒直指藏族地區,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一石三鳥:既汙蔑、陷害和打擊了藏族同胞,又包庇了吳達镕和張鐵林這些假『法王』、假『活佛』,同時又推卸了自己的責任,把自己同那些假『法王』、假『活佛』不乾不凈的關係,全部掩蓋起來。」降邊嘉措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格薩爾》研究中心主任,藏族文學研究室主任,研究生院少數民族文學系博士生導師。)

2015年12月5日,朱維群同志接受中央電視台記者采訪時,就張鐵林「坐床」一事發表評論,各大媒體以〈 全國政協民宗委主任:假活佛現象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題,做了廣泛報道。

廣告

在西藏問題上,朱維群同志一貫以直言不諱,旗幟鮮明,態度嚴厲,言辭尖銳而著稱。至於說得對不對,有沒有道理,事實真相是不是朱維群同志所說的那樣,是另一個範疇的問題,暫不評論。這裏我想說的是:無論如何,過去在談西藏問題和民族宗教問題時,朱維群同志總算能夠把話說清楚,把自己的觀點講明白。但是,這次卻一反常態,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語焉不詳,含糊不清,閃爍其詞,似有難言苦衷,企圖掩蓋什麽。

朱維群在推卸責任

廣告

據央視報道:朱維群同志指出:「改革開放以來,藏區和內地的交往越來越多,這本來是好事情,但有些人利用這個機會冒充活佛到中東部地區行騙,這不僅玷汙了藏傳佛教的聲譽,給藏傳佛教的清凈莊嚴帶來了深遠危害,也影響了社會安定和民族團結。」

首先我們應該指出的是,朱維群同志長期擔任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是正部級幹部,主管民族、宗教工作,主管西藏工作。曾擔任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現在是全國政協常委、民族宗教委員會主任。重任在建肩,是主管部門的主管領導,他不是新聞記者(過去曾擔任記者,那是另一回事)。「有些人利用這個機會冒充活佛到中東部地區行騙,這不僅玷汙了藏傳佛教的聲譽,給藏傳佛教的清凈莊嚴帶來了深遠危害,也影響了社會安定和民族團結。」

既然情況這麽嚴重,我們有理由向朱維群同志提出質疑:

第一、這些情況不是一兩天形成的,你長期擔任主管部門的主管領導,你應該負什麽責任?是你不負責任,不作為,失職、瀆職,還是與「冒充活佛到中東部地區行騙」的人同流合污,沆瀣一氣?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一個黨的高級幹部,應該向黨組織匯報清楚。對廣大幹部群眾也應該有個交代。

第二、「有些人利用這個機會冒充活佛」怎麽怎麽,「有些人」,是哪些人?你是實指?還是虛擬?以你的身份,你的地位,在中央電視台這樣的國家媒體,在這樣重大的原則問題上,必須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一就是一,是黑就是黑,是白就是白,不能閃爍其詞,含含糊糊。

朱維群危言聳聽 妄圖轉移視線

朱維群同志又說:「他們將一部分錢財帶回到藏區之後,實際上又繼續從事違反法律的各種行為,甚至有一部分錢是用來支持分裂主義活動的。」

這段話非常重要,各個媒體在報道朱維群的談話時,使用黑體字,有這樣的提示:

「據央視報道,針對社會上屢屢出現的假借活佛、法王名義非法收徒、傳法現象,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昨天接受采訪時直言,此類現象甚至可能危害到國家安全。」

這個問題就嚴重了,性質也變了,「支持分裂主義活動」,「危害到國家安全」。

假若說一些人假冒「活佛」也好,一些持有葉小文們頒發的「活佛證」的所謂「真活佛」也好,如朱維群同志所說,他們「一騙錢、二騙色」,那麽,在一般情況下,還是屬於道德品質問題,如果情節不嚴重,還不觸犯法律,主要還是批評教育的問題。毛主席生前諄諄告誡全黨、全國人民,要嚴格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騙色騙財的假「活佛」,其行為十分可惡,後果嚴重,可是,在大多數情況下,基本上還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是批評教育,依法依規加強管理的問題。

但是,如果像朱維群同志所說:「他們將一部分錢財帶回到藏區之後,實際上又繼續從事違反法律的各種行為,甚至有一部分錢是用來支持分裂主義活動的。」

假若事實真相果真如此,「支持分裂主義活動」,違犯了國家安全法,「危害到國家安全」。那就觸犯了法律,屬於敵我矛盾,是犯罪行為,必須嚴厲打擊,堅決打擊,毫不手軟。

朱維群同志說的「他們」,究竟是誰們?必須說清楚,在這一點上,一點也不能含糊。

如果有具體的人和事,必須徹底揭露,堅決打擊。首先你朱維群就有「徹底揭露,堅決打擊」的責任。否則,你就是失職和瀆職。

如果是朱維群同志無中生有,信口雌黃,血口噴人,汙蔑好人,那他自己就犯了誹謗罪和誣陷罪,必須承擔法律責任。

在處理當前的假「活佛」亂象時,必須吸取歷史的經驗教訓,牢記毛主席的教導,嚴格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既要嚴格管理,正確引導,又不能搞擴大化,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在當前形勢下,有一個問題,必須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視。吳達鎔和張鐵林這類假「活佛」的錯誤作法,引起廣大信教群眾理所當然的強烈憤慨和嚴肅批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是正當的。但是,這種批評也不能擴大化、絕對化,更不能情緒化。正如朱維群同志所說的那樣:「改革開放以來,藏區和內地的交往越來越多」,關心和熱愛藏族文化,熱愛和信仰藏傳佛教的人越來越多,關心和保護西藏以及其他藏區的生態環境,向往青藏高原這世界上最後的、也是最聖潔的一片凈土的人越來越多,「不到長城非好漢,不到西藏也遺憾」,已成為一種時尚。遼闊壯麗的青藏高原,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雪域高原敞開她博大的胸懷,淳樸善良的藏族人民熱烈歡迎各民族的同胞兄弟。這種情況是非常可喜的,通過各民族同胞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可以進一步促進和加強漢藏兩個兄弟民族之間的傳統友誼,增強祖國大家庭的凝聚力、向心力和親和力,進一步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這是大局,是大勢,絕不能因為有極少數人假「活佛」之名騙色騙財,做壞事,而影響這個大的發展趨勢,影響包括藏傳佛教在內的藏族文化在內地的傳播,不能影響漢藏兩個兄弟民族之間的傳統友誼和親密團結,更不能造成漢族與藏族信教群眾之間的對立、矛盾和隔閡。

朱維群居心叵測 包藏禍心

毛主席生前教育全黨: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是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

央視記者在采訪朱維群時,是從張鐵林「坐床」成假「活佛」這件事引起的。有剛剛發生的「新聞話題」,有具體的客觀事實,有特定的語言環境,有明確的指向性,那就是假「法王」吳達镕和假「活佛」張鐵林。但是,朱維群在通篇談話中,只字不提吳達镕和張鐵林的問題,卻把話鋒一轉,轉到了藏族地區,轉到了藏族的喇嘛活佛身上,說「他們一回到藏區」,就如何如何,把批判的鋒芒直指藏族地區,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一石三鳥:既汙蔑、陷害和打擊了藏族同胞,又包庇了吳達镕和張鐵林這些假「法王」、假「活佛」,同時又推卸了自己的責任,把自己同那些假「法王」、假「活佛」不乾不凈的關係,全部掩蓋起來。面對「支持分裂主義活動」,「危害到國家安全」的嚴峻局面,嚴重問題,騙財騙色,都是小問題,「小是小非」,可以不去計較,不去追查。吳達镕和張鐵林這樣「政治正確」的假「法王」、假「活佛」的非法活動,就可以掩蓋過去。

在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區,一出現什麽事,葉小文、朱維群就把它們與「分裂主義」聯繫起來,然後「義正辭嚴」地加以批判,儼然成為「反分裂」的英雄。對他們的這種做法,一些幹部群眾早就感到不滿,批評說:「反對分裂是個筐,什麽問題都往裏裝。」

這次,朱維群又故伎重演,高高地舉起「反分裂」這個大籮筐。

吳達镕和張鐵林表演的「坐床」鬧劇,引起廣大群眾的不滿,提出尖銳批評,批評他們是假法王,假活佛,褻瀆了藏傳佛教的純潔性,傷害了藏族同胞的宗教感情和民族尊嚴。但是,沒有任何人批評他們搞「分裂」活動,「危害到國家安全」。他們自己也一再表白,「政治正確」,是在國慶66周年這個喜慶的日子裏,舉行「坐床」大典,表明他們是「愛國愛港」的。只有朱維群「高瞻遠矚」,洞察秋毫,獨具毒眼,看出了「他們」搞「分裂」活動、「危害到國家安全」的實質。遺憾的是:說到這裏,朱維群沒有繼續深入追究吳達镕和張鐵林的問題,話鋒一轉,又把矛頭指向藏族地區,指向藏族同胞,指向藏區的喇嘛活佛。在「反分裂」的大旗下,開脫吳達镕和張鐵林的責任。

善良的人們,你們可要警惕啊!小心朱維群把你們大家都裝進「反分裂」的大籮筐!

朱維群向誰「呼籲」?「呼籲」什麽?

央視報道說:「朱維群呼籲,中東部地區和藏區有關地方的政府,要加強合作,共同采取行動,遏制假活佛現象。」

我不禁要問:朱維群向誰呼籲?你想讓誰來接招?誰來執行?紅十字會?街道辦事處?還是城管部門?他們管得著嗎?管得了嗎?

你向「中東部地區和藏區」的黨委和政府呼籲?我們祖國幅員遼闊,是世界上疆域最大的國家之一,「中東部地區和藏區」,幾乎包括半個中國,你讓這麽廣大的地區的政府怎麽去管?不僅如此,就我所知,不止「中東部地區和藏區」,在東北地區,在內蒙古,在新疆,也有不少藏傳佛教的寺院,有喇嘛活佛在傳法弘法。就是在首都北京,也有不少喇嘛活佛。網上說,僅朝陽區就有「30萬」活佛。我就住在朝陽區,絕對不會有30萬,但有不少喇嘛活佛,則是事實。

按照朱維群的「呼籲」,豈不是全國各地都要「加強合作,共同采取行動,遏制假活佛現象」?是不是要在全國範圍內搞一次打擊假「活佛」的群眾運動?是不是又要搞一次「文化革命」?有這個必要嗎?這樣搞下去,不會破壞社會的和諧穩定嗎?不會干擾十八大路線的貫徹執行嗎?

假「活佛」現象是你們造成的,「中東部地區和藏區」以及其他地區,是受害者,治亂,應該從源頭治起。

你長期擔任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主管西藏工作和民族宗教工作。現在你是全國政協常委、民宗委主任,政協有參政議政的責任和權利,有義務、有責任向黨和國家有關部門建言獻策。更重要的是,你是中共中央委員,有責任、有義務向中央反映情況,及早治理。這些年你幹什麽去了?你們養尊處優,高官厚祿,控制著大量資源,掌握著天文數字的「維穩經費」和「治藏經費」,不「採取行動,遏制假活佛現象」,本身就是失職和瀆職,黨和國家應該追究你的瀆職罪。各民族同胞、首先是廣大的藏族同胞,有權利向你問責:各民族的納稅人,用自己的血汗錢養你這位高級幹部,你幹什麽去了?

你向「中東部地區和藏區」呼籲,實際上就是把假活佛猖獗等種種亂象的責任推給「中東部地區和藏區」的各級領導,乃至廣大群眾,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幹二凈。

朱維群怎麽突然謙虛起來了?

央視報道:朱維群對記者說:「據我所知,有關部門正在對西藏和其他藏區合法的、有歷史傳承的真活佛,進一步地摸清情況,統一編表。」

前面談到,朱維群有很多職務,多種身份,而且是全國政協發言人,他的談話,往往代表國家,代表政府,代表主管部門。朱維群同志平時講話是很自負的,口氣很大,很武斷,在西藏問題上他好像掌握了全部真理,不容置疑。他的話,就是「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媒體和一般群眾也是這麽看待的。

這次談話,朱維群卻突然「謙虛」起來,好像完全是一個「局外人」。首先他說:「據我所知」,一下子把自己撇開了。僅僅是聽說而已,並未參與其事。然後說:「有關部門正在對西藏和其他藏區合法的、有歷史傳承的真活佛,進一步地摸清情況,統一編表。」

這段話,就十分荒唐。「有關部門」是誰?你長期任職的中央統戰部,全國政協民宗委,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是不是「有關部門」?這本來就是你們份內之事。新中國成立66年了,藏族地區的民主改革和宗教改革,到現在也50多年快60年,是整整半個多世紀啊!改革開放到現在也有30多年啦!平時你最愛宣稱: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藏學研究隊伍,有世界上最大的涉藏網站,有最嚴密的組織機構,有最充裕的科研經費,還有維穩經費,等等,而取得的成就又是如何輝煌。鬧了半天,「西藏和其他藏區合法的、有歷史傳承的真活佛」究竟有多少,你們都沒有搞清楚,現在才開始「摸清情況,統一編表」。這些年你們作為主管部門,主管領導幹什麽去了?這不是嚴重的失職和瀆職嗎?連有多少「真活佛」這些基本情況都沒有弄清楚,不掌握基本的數據,怎麽對藏傳佛教界進行有效管理?依法治理?這不是一群糊塗人當糊塗家,講糊塗話,辦糊塗事,其結果不是一塌糊塗嗎?以已之昏昏,怎麽能使人昭昭?這樣怎麽能夠按照毛主席的諄諄教導:「一定要把西藏的事情辦好!」

朱維群同志!你捫心自問:這樣做,怎麽對得起黨中央對你的重托和信任?怎麽對得起廣大藏族同胞和僧尼大眾對你的期待和希望?你控制著天文數字般的維穩經費和治藏經費,養尊處優,高官厚祿,怎麽對得起各民族納稅人的血汗錢?

向朱維群進一言

朱維群同志:最後,我還想說一點,你曾擔任中央統戰部常務副部長,是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的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我是協會一個普通的理事,一直以來,我對你十分尊重,你對我也很友好,以禮相待。我們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個人恩怨。我有什麽新作,總是要贈送給你,請你審閱指導;你組織什麽學術活動,也邀請我參加。每逢過年,你還給我寄贈賀卡。有一年,你給我的賀卡上印著家母親繪的一幅國畫,不但雅致,而且充滿親情和友情,給節日平添了幾份喜慶。由此我也知道你是一位孝敬母親,熱愛母親的人,你因為有這樣一位充滿愛心而又具有文化修養的母親而感到自豪和驕傲。我也感到特別高興,特別親切,特別溫馨,一直珍藏著。在部領導裏,給我寄贈賀卡的,僅你一人。我是一個重感情,珍惜友誼的人。我也十分珍惜我倆之間的友情。但是,今天這裏談的不是個人私交,而是關系到國家利益,民族大義,我不能因私而廢公。

作為統戰部和協會領導人,你經常要求我們建言獻策。今天,我就冒昧地向你進一言:你主管西藏工作,主管民族宗教工作,你應該知道,藏族人民為締造和建設我們統一的、多民族的祖國大家庭,為保衛祖國神聖領土、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曾經做出過一份光榮的貢獻。對於這一偉大貢獻,毛主席、周總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曾經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藏民族又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是淳樸的,誠實的,善良的,是有慈悲心和同情心的。同時又是一個有尊嚴的民族,自尊,自重,而自愛。你應該重溫毛主席、周總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教導,學習和繼承李維漢、烏蘭夫、習仲勳、劉格平等同志開創的我們黨、我們國家統戰、民族、宗教工作的優良傳統,善待藏民族這個淳樸而善良的民族,不要傷害藏族同胞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嚴。更不要動輒就揮舞「反分裂」這根大棒,對待藏族同胞;不要時時刻刻高舉「反分裂」這個大籮筐,企圖把整個藏族同胞都裝進去。

你孝敬你的母親,熱愛你的母親,你為你的母親而自豪和驕傲。我非常理解並且十分尊重你的這種感情。同樣的,藏民族是我們六百萬藏族同胞共同的母親。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是56個兄弟民族共同的母親。一個不愛自己母親的人,不可能真正愛自己的民族;一個不愛自己母親,不愛自己民族的人,不可能真正愛我們偉大的祖國。因此,希望你能夠理解和尊重藏民族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嚴;學習、了解和熟悉藏族人民對偉大祖國所做出的偉大貢獻和無私奉獻。懇切希望你能夠牢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諄諄教導: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這是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是什麽問題,就是什麽問題;是多大的問題,就是多大的問題;是什麽性質的問題,就是什麽性質的問題;是誰的問題,就是誰的問題,不要把所有的問題都簡單地歸結為「反分裂」鬥爭,更不要把反對「藏獨」的鬥爭,篡改為反對藏族同胞的鬥爭。

朱維群同志,你應該知道,這種做法本身就是最大的分裂主義,就是「危害國家安全」,就是破壞祖國統一,就是破壞漢藏團結,就是破壞民族團結,就是破壞安定團結。就是歷史的罪人!

匆匆寫就,書不盡意。冒昧之處,敬請理解和諒解。

(本文原題為〈朱維群同志應該把話說清楚——評朱維群同志對央視記者的談話〉,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